第536章 意外收获,三枚神箭 - 神医弃女

第536章 意外收获,三枚神箭

难道说? 叶凌月的脑海中,蹦出了一个大胆的念头,小吱哟是有样学样,在用禁制之力,锻造自己的肉身? 叶凌月的猜想很快就得到了验证,小吱哟靠着血肉之躯,没有丝毫退缩,一次次地迎向了光符球。 光符球的攻击,最初,让小吱哟皮开肉绽,痛彻心扉。 可是随着被攻击的次数的增多,禁制之力,一点点渗入到小吱哟的体内、血肉、骨骼和毛发里。 破损的皮肤剥离开,小吱哟的体表,迅速生长成了一层新生的皮肤。 那皮肤的形态,很是古怪,犹如龟甲一样,厚厚的一层,晶莹剔透,看上去很是华丽。 禁制之力,越来越弱,那个光符球只能是回光返照似的,偶尔才能爆发出一道禁制之力,打在了小吱哟的身上时,不痛不痒,就跟蚊子咬似的。 半个多时辰过去了。 小吱哟竟然在完全独立的情况下,和那个光符球耗上了。 到了最后,小吱哟也意识到,那个光符球已经没有多少禁制之力了,它猛地一扑而上,一爪抓住了那个光符球,落到了地上,啪的一声,就如拍苍蝇似的,一掌落下。 可怜的那个光符球,应声裂开,里面掉出了三枚箭来。 看到箭时,叶凌月恍然大悟,原来这一个光符球里面,竟然封印着羿神破虚弓的三枚箭。 不过,最让叶凌月高兴的还是小吱哟身上发生的变化。 小家伙方才的表现,无疑是让人惊艳的,而且更可惜的是,它的肉身好像被强化了。 所有人看小吱哟的眼神,就跟看怪物似的,它,居然吸收光符球里的能量! 顺利完成了人物后,小吱哟还有几分意犹未尽,抬起了脑袋,瞅瞅天空上余下的三个光符球。 “咳咳。”从律实在忍不住,咳了几声。 言下之意是要告诉叶凌月,那三个光符球,是他们的。 叶凌月只觉得哭笑不得,走上前去,表扬性质地拍了拍小吱哟的脑袋。 “表现不错,出去之后,一百只烤鸡腿当奖励。” “吱哟(求表扬,求抱抱)”小吱哟那叫一个喜极而泣啊,金瞳迅速敛去,就如缩水了般,扑通一声,又变回了原来那头小萌犬的模样,叼着三根箭,送到了叶凌月的手中。 还不忘钻进了自家老大的怀里,一阵撒娇。 叶凌月凝视着手中的三根箭,箭身血红色,上面流淌着一股暴戾的气息。 其他的三方势力,尤其是陈敏之,看着叶凌月手中的箭,眼中有异光一闪而过。 叶凌月心中苦笑,小吱哟这一次超常发挥,居然把羿神破虚弓的神箭给抢了过来。 她早前就留意过了,那羿神破虚弓只有弓没有箭,心中也怀疑过,箭可能被封印在光符球中,只是没料到,最后却落到了自己的手中。 好马还需好鞍配,羿神破虚弓那样的天阶神兵,只有配上了羿神破虚箭,才能真正发挥作用。 眼下弓的禁制还没打破,一旦禁制被彻底打破,其他几方势力,必定不会善罢甘休。 “恭喜叶姑娘。”从律还算是大度,上前恭喜了叶凌月,还不忘多看了几眼小吱哟。 小吱哟却很是傲娇地回了人家一个白眼,继续趴在叶凌月的怀里装死。 “只剩三个光符球了,看来接下来,还要看从兄和在下的了。” 陈敏之呵呵笑了两声,和从律互看一眼。 无论是从律,还是陈敏之,早前都是刻意不上场。 他们都明白,射九阳其实只是一个开始,真正的较量,还在后头。 一旦九个光符球被打破,羿神破虚弓的禁制一除,维持了大半个月的和睦共处的假象必定会被打破。 原本,从律和陈敏之都打算,在关键时刻,立刻出手。 可谁知道,羿神破虚箭会阴差阳错地落到了叶凌月的手中。 这样一来,就算是抢到了弓,没有箭也是枉然。 两人都若有所思地,看向了叶凌月。 叶凌月又怎么会不明白两人的意思,她干干笑了两声,抽出了两根箭,一左一右,递给了的陈敏之和从律。 “剩下只有三个光符球了,以两位的能耐,想必最终获得羿神破虚弓的,必定是你们两人中的一人。实不相瞒,我这一次进入星宿洞,就是为了羿神破虚弓而来,得不得到灵器是其次,我的目的,自何时为了拯救西夏平原的民众和军队。若是两位愿意答应我,得到羿神破虚弓后,能借我一用,平定了西夏平原的灾情,在下很愿意,将这两枚箭送给两位。” 叶凌月说罢,陈敏之和从律都是微微一愕,显然没想到,叶凌月会将到手的羿神破虚箭送给两人。 可旋即,陈敏之和从律都明白了叶凌月的用意。 两人心中齐道,这叶凌月倒是聪明的很,明知道敌强我弱,在这个时候,以退为进,看似是送出了箭,实则却是一箭双雕,既拉拢了人心,又又能免除到时候被追杀的厄运。 “多谢叶姑娘,北青和大夏本就是友邦。若是从某有幸得到了羿神破虚弓,必定会遵守承诺,帮助大夏平定西夏之乱。”从律颔首,表示感谢,接过了叶凌月的箭。 “敏之也是如此,如实能得弓,必定不会忘记叶姑娘的赠箭情谊。”陈敏之也是淡然一笑,拿过了另外一根箭。 三根箭,一下子去了两根,叶凌月没感到遗憾,反倒觉得轻松了许多。 唯独大夏代表团一方,洪明月和洛宋见叶凌月转手就送出了两枚箭,却唯独不将最后一枚箭交出来,脸色很是难看。 “叶凌月,你是大夏的人,却将箭送给了北青的人,你就不怕回到大夏后,夏帝治你的罪!”洪明月愤愤然。 “呵~还真是好笑,你们在组建大夏代表团的时候,不是第一个就把我给排除了嘛?这时候倒是记起了我来,箭是我的,怎么用,送给谁,都是我的事,与任何人,任何国家无关。”叶凌月冷嗤了一声,不再理会洪明月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