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4章 凤凰令里的传音阵 - 神医弃女

第544章 凤凰令里的传音阵

小乌丫眼尖,一眼就看到了凤令,上前捡了起来,她原本想要还给凤莘,可是看清了手中的令牌时,小乌丫黑溜溜的眼珠子转了转,像是发现了什么,就将凤令收了起来。 回到了凤府后,蓝彩儿郁郁不快,独自坐在房中发呆,小乌丫一个人觉得发闷,就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见四下无人,小乌丫取出了那块凤令,口中念念有词了一番,凤令上,忽然有一道五彩光芒闪过。 几乎是同一时,在一号洞穴里,那一块凰令上,也是灵光一闪而过。 正拿着五彩轮回丹和九转轮回丹反复比较着的叶凌月,听到了一个稚嫩而又熟悉的嗓音。 “老大?小吱哟?” 甜甜的女童嗓音,让叶凌月和小吱哟都是一惊。 一人一兽,齐刷刷看向了那一块躺着的凰令上。 小吱哟那叫一个激动啊,连滚打爬跑到了凰令旁,叶凌月也是惊喜往外。 “小乌丫,真的是你?你怎么……凰令是怎么一回事?为何你的声音会从凰令里传出来?” 叶凌月和小吱哟被困在一号洞穴,与世隔绝,发现能和外界联系,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和凤莘、蓝彩儿得知叶凌月失踪,很可能再也没法子回来,伤心欲绝的心情不同,小乌丫一直很淡定。 作为神兽,又是和叶凌月、小吱哟朝夕相处的她,直觉告诉她,老大和小吱哟还活着。 蓝彩儿还只当她年纪小,还不懂事,不知道生离死别的概念,所以也没特别询问。 “老大,小吱哟,我是通过凤凰阙跟你们说话呢。凤府的这块令牌是我们的凤凰宝物,叫做凤凰阙,我早前也不知道,是得了浴火古凰的心头血和一部分传承记忆后才认出来的。凤凰阙是一对的,只要解开其中一个上面的禁制封印,就可以形成一个传音阵。”小乌丫也是刚发现这一点。 所以她才会悄悄将凤令藏了起来。 叶凌月听罢,松了一口气,又像小乌丫询问了一些,星宿洞的事。 得知众人,包括凤莘、蓝彩儿,还有夏侯颀、丰雪等人都安然无恙后,叶凌月松了口气。 听小乌丫的话,在最后关头,好像是凤王爷的暗卫救了所有人的性命,那个可怕的天妖,也已经被消灭了(这是某凤告诉小乌丫的另外一个版本)。 “老大,你没事的事,要不要告诉凤王爷和蓝姐姐,尤其是凤王爷,他好像很难过很难过。”小乌丫虽然年纪好小,不是那么懂得男女之间的事情,可是她记得,从星宿洞出来时,凤王爷的样子,很可怕。 他的眼神空洞,整个人就好像没了魂似的。 凤令里,一阵短暂的沉默。 叶凌月也在矛盾,要不要将自己被困在一号洞穴的事,告诉凤莘。 “还是暂时不要告诉他们了,免得他们担心。小乌丫,我和小吱哟可能暂时不能回去和你团聚了,你乖乖呆在蓝府,陪着彩儿姐姐,有什么风吹草动,及时告诉我。”叶凌月想了想,还是决定暂时不告诉凤莘和蓝彩儿。 她知道,依两人的脾气,若是知道自己还在星宿洞,必定会想尽一切法子,甚至是找到陈鸿儒,询问离开一号洞穴的法子。 在没有绝对把握和陈鸿儒抗衡之前,叶凌月宁可让世人以为,她已经死了。 余下的几日,叶凌月和小乌丫断断续续地联络着,也陆陆续续知道了些凤府的事。 凤莘回了凤府后,昏睡了数日。 这几日里,任凭穆管家他们怎么劝说,凤莘都是滴水不进。 “少爷再这样下去,只怕撑不住了。” 穆管家和刀奴都焦急不已。 北青帝和雪翩然也都已经陆续派人来看,但无一例外,都被凤莘拒在了府外。 这副样子的凤莘,让穆管家和刀奴心疼不已。 可他们都知道,叶凌月身陷星宿洞,这一次,怕是再也没法子出来了。 星宿洞已经关闭了,就连鸿儒大师都认定,叶凌月已经是凶多吉少了。 凤莘躺在了院落里,昏昏沉沉,他已经好些日子,没有进食了。 脸上,痒痒的,似有什么软软的东西,挡在了他的眼前。 凤莘以为是落叶,随手一拂,却摸到了一只软软的小手。 睁开眼,却看到了小乌丫。 “小乌丫,是你……很抱歉,我没有保护好她。”凤莘开口说了第一句话,太久没有进食,他的声音近乎沙哑,说话时,喉咙还一阵阵的干疼,就如有一把锉刀在咽喉里不停地摩挲着。 “你为什么要那么难过?”小乌丫没有预料中的伤心欲绝,她瞪圆着眼,凝视着凤莘,从他的眼底,感觉到了绝望的忧愁。 “你还小,可能还不明白。我最珍贵的东西不见了。”凤莘的心,微微一震,他想小乌丫可能还不懂得失去最心爱之人的意思。 他不知道,怎么告诉小乌丫。 小乌丫歪着小脑袋,看着凤莘,有些心虚。 最珍贵的东西……额,难道是凤令。 她和小吱哟都觉得,凤莘是长得顶好看顶好看的人。 顶好看的人,就算是伤心难过,依旧是顶好看的。 可小乌丫不喜欢这样的凤莘。 小乌丫虽然有个无良的老大,但奈何她是个品质纯良的好孩子。 她想了想,从身上取出了一样东西,递给了凤莘。 “你是说这东西不见了嘛?哎,其实我原本不想还你的,这块玉,是我们凤凰一族的宝贝,不过看在你这么难过的份上,还是还给你吧。” 凤莘定睛一看,小乌丫递过来的,是凤令。 凤令,凤莘一直是带在身上的。 可在离开星宿洞时,他无意中,将凤令遗落在了哪里。 这几日,凤莘依旧沉浸在叶凌月失踪的悲伤中,也没有去寻找凤令的下落。 看着那块凤令,凤莘怔然失神。 凤凰令,本是一对。 如今,凤令在他手中的,而凰令的主人,却生死成谜。 泪,从眼眶里怆然落下,滴落在凤令上。 凤莘想不起,自己有多少年没有哭过了,就连当初,娘亲死时,他都未曾哭过。 “你为什么要哭,东西不还给你了嘛?”小乌丫更奇怪了。 “谢谢你,小乌丫。只是没了你们老大,有凤令又有什么用?”凤莘摸了摸小乌丫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