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 小乌丫的坦白 - 神医弃女

第545章 小乌丫的坦白

“老大怎么会没了呢?老大和小吱哟都在啊,你要是想她们,可以跟她们说说话。”小乌丫郁闷了,心想,这些大人怎么那么复杂呢,她都没听主老大的话,把凤令还给他了,他还那么难过,真不好玩。 不知道老大知道了,会不会恼她。 “小乌丫,你在说些什么?”听了小乌丫的话后,凤莘愣了愣,不由追问了一句。 “凤凰令内,有凤凰一族的传音阵。”小乌丫强调着。“我早几日还听到老大和小吱哟的声音了呢,就是这块玉上传出来了,老大和小吱哟告诉我,她们都没事,只不过暂时没法子回来,让我好好照顾自己。” 凤莘皱紧了眉头,不知小乌丫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握着手中的凤令,直到令牌被捂得暖暖的。 尽管几率很是渺茫,凤莘还是觉得,仔细查看下这块凤令。 从下午到夜晚,凤莘都没有发现凤令有任何异样,就在他心灰意冷之际,凤莘随手将凤令放在了枕变。 几日来没有好好进食好好休息的身体,终究还是撑不住了,凤莘倚在了榻上,闭上了眼。 到了午夜前后,素来浅眠的凤莘,听到了一个蚊子般大小的声音。 “小吱哟,不许偷懒,想要早点出去,我们都得日夜修炼。” 那声音,正是叶凌月的声音! 凤莘精神一振,难以置信地凝视着凤令。 夜色之中,凤莘手上的凤令,发出了莹润的光泽,如同一团萤火虫光辉,叶凌月和小吱哟断断续续的声音,正是从里面传出来了的。 “凌月?” 凤莘轻声喊了一声,这一声,微微有些颤抖,却犹如历过了千山万水,悄然落到了叶凌月的心底。 “咦,好像是凤莘的声音。” 叶凌月和小吱哟白日都在修炼,也没留意到,小乌丫把凤令还给了凤莘。 “吱哟~”小吱哟也听到了,很是兴奋地叫了两声。 混沌天地阵这个鬼地方,小吱哟呆得腻味死了,它一想起凤美人和凤府里好吃的烤鸡腿和各种坚果就一阵泪眼汪汪,它抱着那块发出声音的凰令,一副见了亲妈的模样,恨不得吧唧吧唧啃上几口。 在混沌天地阵里的叶凌月,经过了一日的苦修,这会儿也是精疲力尽,一听到凤莘的声音,她还以为是幻觉。 她和小吱哟没死的事,她只告诉了小乌丫一人。 她甚至还告诫小乌丫,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只是为了不让其他人操心。 “小吱哟,边上去,恶心死了,凰令上都是你的口水。让我和凤莘好好说几句话。”那是属于叶凌月的声音,清脆中带着几分嗔怒,那声音,让凤莘早几日,已经麻木枯死的心,绝处逢生,一点点又复苏了起来。 “为何,连我也瞒着,你可知道这几日……”凤莘得知叶凌月连自己都瞒着时,心中不免有些愤愤不平。 这小女人,实在是太可恶了。 若是再遇到她,他一定要好好“教训”她。 听出了凤莘口气里的恼火,叶凌月一阵心虚。 “凤莘,我也不是有意瞒着你的。我和小吱哟眼下被困在混沌天地阵中,虽然没有生命危险,可是想要出去,也绝非是一朝一夕的事。我不想让你担心,你还有很多事,需要你去完成。”叶凌月苦笑着。 三十六天罡宫,七十二地煞狱,组成的六重天地劫,她至少要打破一重的地劫,才能从一号洞穴脱身。 她也看到了,多少累累白骨,沉尸在混沌天地阵中,就连当年的陈鸿儒,也不知耗费了多久,才突破了天地劫,那时候的陈鸿儒,已经是九鼎方士了。 她虽是活着,但只要一日不出混沌天地阵,就跟死了没什么两样。 也许,她会永远困死在混沌天地阵,红颜化为枯骨。 她不联系凤莘,也只是不想她为自己牵挂。 凤莘有雪翩然,他有凤府,而她不过是他人生路上的一道风景而已。 “叶凌月,谁让你这么大度,谁让你这么体贴,事事为我着想?没有任何东西,比失去你更重要。”凤莘握紧了凤令,他的声音里,带着强烈的情绪波动。 强烈到,叶凌月即便是隔着一块凰令,叶凌月也能感觉到。 手中凰令顿时觉得烫手了起来,连脸上,也是一阵耳红面赤。 “凤莘,抱歉,我错了。”叶凌月吸了吸鼻子,心底一阵委屈。 “要道歉,等见到我时再道歉。告诉我,你究竟在什么地方?”凤莘听着女子柔软的声音,心也一寸寸软了下来。 “你没法子找到我,我想我应该在星宿洞的一号洞里,除了我自己能破阵而出外,没有人可以帮我。我会想法子,尽快突破轮回境。我还活着的事,你暂时只能告诉蓝府的人和我娘亲。你让彩儿和小乌丫,先返回大夏,让她们通知我的手下燕澈和癞姑。还有,这阵帮我盯紧了洪府的举动。我怀疑,洪府可能要密谋篡位。”和凤莘意外联系上后,叶凌月也感到如释重负。 虽然有小吱哟陪伴,可混沌天地阵中,没有日夜白昼,凤莘的声音,就好像是慰人心弦的乐曲,让叶凌月枯燥的生命一下子又注入了暖流。 两人虽然是隔了不知多少距离,可又似乎前所未有的靠近过。 凤莘又何尝不是如此。 那一晚,凤莘将凤令贴在了心口处,一直到了很晚,才睡了过去。 第二日一早,穆管家像往常一样,忐忑地候在了凤莘的房门外,心里想着,要怎么劝说王爷,吃点东西。 再这样下去,叶姑娘没找到,王爷就要先垮下来了,他如今还是有伤在身。 吱啊—— 房门打开了,凤莘走了出来。 “老师,我有些饿了,替我准备膳食。” 听到了这番话时,穆管家面色呆滞,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王爷居然说要进食! “哦,老奴这就去吩咐膳房。”穆管家难以置信地看了看凤莘,见他的脸上,再没有了早几日的萎靡不振。 事实上,凤莘一夜之间就恢复了过来,原本死气沉沉的眼眸里,也再度有了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