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 “英雄”救美,鸿十三来了 - 神医弃女

第560章 “英雄”救美,鸿十三来了

叶流云一怔,不知道洪明月这话的意思。 忽听到一阵衣袍的响声,洪明月的眼神里,闪过了一抹暴虐的光色,她甚至脚步都没有移动一下,身后忽然兴起了一股澎湃的元力。 那元力,如同潮水般,汹汹而来,呈没顶之势,欺向了叶流云。 不过是一息之间,从不动声色,到元力如山洪般爆发,整个过程,不过眨眼之间,如此可见,洪明月对元力的操控,已经到了一个多么可怕的地步。 轮回之水力! 谁又能想到,洪明月连半分喘息的余地都不给,就直接使用上了轮回水之力。 轮回五劫中,水之力看似是最阴柔,最不具备威力的,可洪明月偏偏自小专攻水之力,只因为她的体质和所学的功法,配合轮回水之力,效果最佳。 叶流云只觉得,洪流般的元力,朝着她的天灵盖拍下。 躲? 无处可躲,仿佛整个擂台,甚至是整个校场,都已经被洪明月的轮回水之力覆盖。 这就是洪明月的实力? 叶流云苦笑,忽然明白了,为何前几天,洪明月不出手。 叶流云这才发现,她小看了洪明月,洪府,根深叶重,洪明月,非但天赋异禀,而且心计极重。 她就是要让叶流云爬得高高的,然后从巅峰之时,一脚将踢下万丈深渊,让叶家、让叶流云粉身碎骨。 头顶,强大的轮回水之力没顶而来,叶流云的手脚一片冰冷,她仿佛听到了自己体内的元丹,被轮回水之力绞碎的那一瞬。 忽然间,一股狂暴的元力,迎上了轮回水之力,那是数十道劲芒,狠狠地抢在了洪明月的轮回水之力之前,将叶流云碾压成齑粉的刹那间,撞了上来。 洪流般的水之力,泛起了一阵阵的波纹,席卷向叶流云的水之力,被这半路横差一脚的陌生元力,逼得的方向大逆,如同退潮般,尽敛而去。 处于两股力之间的叶流云,虽是避过了死劫,可还是收到了波及,身形如一片落叶般,跌落了擂台。 就在这时,叶流云只觉得腰间一紧,有一道人影,掠到了她的身旁。 抬头看去,只见一名年轻男子,正咧嘴冲着她笑了笑。 男子长得很清俊,笑起来时,牙齿犹如编贝般,挺秀的鼻梁,白净的犹如女子般的肌肤,脸上镶嵌着宛若两轮新月般的眸。 自小就潜心修炼,从未和陌生男子打过交道的叶流云,从未和一名异性这么亲近过,一时之间,脸红心跳。 那双握在自己腰上的手,又紧了紧,叶流云只觉得“男子”手握的那个部位,有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往她身体里钻。 那股感觉所到之处,她早前被洪明月的轮回水之力震伤的伤势,竟然一下子好了大半。 “流云表姐,你且退回去。”男子搂着叶流云,稳稳落在了地上,将她放开后,交给了身后赶来的叶家的人,再冲着叶流云等人,友好地眨了眨眼睛。 表姐? 叶流云正面红耳赤着,听到了这个称呼,以为听错了,还纳闷了一会儿,正欲发问男子的身份时。 只听得那人已经化为了一道残影,再看清人时,“他”已经上了擂台。 满场哗然,就连夏帝都不由诧然,询问着身旁的内侍,来人是谁。 唯有凤莘,看到了擂台上的那个人时,早前的淡漠,烟消云散,眉宇之间,只剩了一片温煦的宠溺。 他朗声说道。 “此人,姓鸿,名十三,是御前比试,最后一个出场的选手。” 来人迎着阳光,虽是一件洗得有些发旧的白衫,然,旭日当空,来人一身的金辉,那一刻,风华绝世。 “鸿十三,是你!” 洪明月万万没想到,一招击溃自己的轮回水之力的,会是他! 那个在太乙秘境外,被自己的沧海三生曲,逼得狼狈不堪的鸿十三。 “明月公主,十三来此,只为履行你我当日的约定。” 鸿十三展齿,笑的很是坦荡。 洪明月这才记得,她当时似乎和鸿十三说过的,若是要挑战她,就来大夏御前比试。 这件事,洪明月根本就不记得了。 她是期盼,在大夏御前比试上,能够棋逢对手。 可那个假想的对手,是叶凌月! 方才,她不惜一上场,就击杀叶流云,一个原因,就是为了逼迫叶凌月。 若是叶凌月没死,看她击杀叶家的人,又岂能不出手! 出手,是出手了,可来的却是鸿十三,一个连青洲丹榜都榜上都不见踪影,籍籍无名的鸿十三。 她洪明月乃是天之骄女,自跻身青州丹榜后,多少人前赴后继地向她挑战,可笑到最后的,却始终只有洪明月一人。 “你,不配。”洪明月冷冷丢下了三个字。 她看得分明,虽然鸿十三方才化解她的水之力的那一招,颇有些玄妙,可却没有半分轮回之力。 一个连轮回境都没达到的武者,在洪明月看来,根本不配与她交手。 这是赤果果的被鄙视了? 鸿十三颇为无辜地摸了摸鼻子,没有轮回之力,那也不是她的错啊。 谁让她和其他人不同,渡的是混沌天地劫,就算是她修炼到死,这辈子也是生不出一点轮回之力了。 “十三兄弟,加油,把那只芦花鸡的羽毛拔光,让她那么得瑟。” 擂台下,多了几张脸,鸿十三低头一看,只见叶家的几名子弟,挤在了下面,其中就有死里逃生的叶流云。 鸿十三方才那一声表姐,是在叶流云耳边说的,其他人都没听到,叶流云怎么想也想不起,自己有这么号表弟。 至于叶银霜等人,则是觉得这位叫做鸿十三的美少年,看着很是面善,“他”又救了叶流云,爱屋及乌,就站到了支持鸿十三的行列中。 芦花鸡? 鸿十三听了,不禁莞尔,这形容,一听就是出自自家姐姐,蓝彩儿之口。 再看看校场的贵宾席上,蓝彩儿那叫一个激动啊,嘴巴张的大大的,眼眶也红红的,一副久别重逢的激动。 鸿十三低咳了几声,目光收了回来,生怕蓝彩儿把她的身份给暴露了。 再看看擂台上,一脸冷傲的洪明月,鸿十三咧开了嘴,很是悠闲地伸出了三根手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