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8章 出击制胜,凤王和夏侯颀的合作 - 神医弃女

第568章 出击制胜,凤王和夏侯颀的合作

看到了几位老当益壮的老方士们一出现,鸿十三很是意外,刚想喊一声师傅,又想起了自己眼下还是鸿十三的装扮。 倒是龙语大师,迅速瞥了鸿十三一眼,老眼微微眯起,瓮声瓮气地说道。 “我们方士塔,可不能输给了月不落成的战斗方士,三生谷是吧,老夫倒是要看看,你们有多大的能耐。” 眼下之意,却是已经看破了叶凌月就是鸿十三的身份。 这也难怪,尽管叶凌月容貌做了一些改变,可在放眼整个大陆,能一下子调出上百名训练有素的战斗方士的,除了北青那一位,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月不落城的叶掌鼎,他的宝贝弟子了。 龙语大师没好气地剜了叶凌月一眼,心中对这个宝贝徒弟,真是又爱又恨。 恨的是这小丫头,满脑子鬼主意,连对自己这个师傅,都隐瞒死讯。 害得他一大把年纪了,那一日在蓝府的丧礼上,哭得鼻涕眼泪一大把,丢尽了老脸。 爱得是,也就是自己这个徒弟还活着,炼成了五彩轮回丹,独闯了北青的星宿洞后,还好好地回来了。 师徒俩一个眼神交汇,瞬间明白了彼此的心意。 “老不死的,想死是吧,我今日就送你去见阎王。”洛宋目光一沉,乘风宝瓶踩在了脚下,冲向了龙语大师。 后者拿出了几张符纸,瞬息之间,化成了多头方兽。 而三生谷的那名长老,也迅速祭出了灵器,正面迎击上了蓝应武和叶凰玉。 一时之间,又只剩下了洪明月挟持着夏侯颀。 “洪明月,放开太子,我依旧信守承诺,放过诸葛柔和洪玉郎。”鸿十三和洪明对持着。 两人早前刚交过手,谁又能料到,这么快就要二度交锋。 “鸿十三,你当我是傻子不成,我爷爷已经突破了神通境,眼下的形式,对我极为有利。况且,我杀了夏帝,再多杀一个夏侯颀也没什么。”想起了早前自己的惨败,洪明月的眼中,凝起了仇恨之色。 一双眼中,闪动着猩红。 是鸿十三,毁了她的一切。 名誉,在家人心目中的地位,早知会有今日,她在太乙秘境时,就得杀了他! 想到了这里,洪明月二话不说,手中的沧海三生笛发出了一阵啸声,一道冰冷的寒芒,眼看就刺入了夏侯颀的咽喉。 叶凌月心中一凛,出手已是迟了。 “颀儿!”柳皇后和太后悲呼一声。 洪明月的心中,一阵复仇后的痛快感。 可这时,她留意到了鸿十三的神情,有些不对。 手中的沧海三生笛上,没有鲜血喷洒出来,夏侯颀的身子忽然发出了一阵轰鸣声,那白光轰的一声炸开,洪明月冷不猝防,被巨力袭中,跌落在地。 手中的沧海三生笛,落在了地上断成了两截。 “夏侯颀”的尸首,四分五裂,却是一具和人差不多大小人偶。 “怎么会?”洪明月身上伤痕累累,呢喃着,盯着那一具人偶。 就连鸿十三也是一脸的诧然。 “洪明月,你没料到吧,你挟持的根本不是本宫,而是本宫近几日,刚刚炼制成的一种傀偶,只需要一缕精神力,就能化为本宫的替身的精神傀偶。” 只见太后和凤莘等人身旁,一个打扮成御林军模样的男子,摘下了头盔,露出了真容来。 除了凤莘以外,包括皇后、太后在内的一干人,都是一脸的茫然,显然不知道,夏侯颀何时隐藏在了她们的身后。 “太子殿下,早就怀疑洪府狼子野心,所以在数日之前,就和本王密谋,如何布局捉拿洪府。”凤莘淡淡说道。 一旁的夏侯颀神情微微一动,欲言又止。 凤莘说是两人联合,可事实上,却是他主动找上门来。 早前鬼门的信函,就让夏侯颀一直耿耿于怀。 而凤莘的一番话后,更让夏侯颀确信了,洪府已经生了二心。 也是凤莘,提醒他,在御前比试当天,务必要找一个替身。 夏侯颀又刚好想到,自己近日炼制出来的精神傀偶,两人一商量,这才有了今日这个局。 鸿十三听了,挑了挑眉,再看看凤莘和夏侯颀,心中暗想。 怪了,这两男人,不是一直都不和嘛,什么时候,勾搭……额,联合在一起了。 不过这也难怪,凤莘和夏侯颀都是有远谋之人,平素就算是不对牌,在涉及到彼此的共同利益的情况时,都会暂时抛下成见,暂时合作。 她哪里知道,凤莘和夏侯颀之所以互看不顺眼,完全是因为她的缘故,否则以两人的脾性,成为知己的几率很高。 凤莘却是冲着她瞟了一眼,眼底的促狭不言而喻。 眼看洪明月受伤,洛宋等人迅速退回。 洪明月到了这时,已经是频临崩溃,她的灵器被毁,身上更是多处受伤。 反观鸿十三等人,却是一副轻松惬意。 洪明月无法忍受,自己接二连三的被人算计,丢了夏侯颀这张王牌,她只剩下了鱼死网破这一条路。 洛宋冷然一笑。 只听得嘭的一声,聂风行和洪放的身影陡然分开。 洪放落到了洪明月身旁,聂风行退回了己方。 就在方才那会儿功夫里,诸葛柔和洪玉郎也已经被安国侯等人救了下来。 天空,洪青云和古沧天依旧还在酣战,可从形势上看,古沧天已经落了下风,随时都可能被击溃。 洪放神情复杂,看着站在了一起的叶凰玉和聂风行,心中恼怒异常。 “凰玉,你我夫妻一场,又何必闹到了今时今日的地步。你若是肯投降,待父亲大业有成时,我依旧可以给你夫妻的名分。” 诸葛柔一听,面色激变,可此时,她也不敢撒泼,她已经没什么可以再仰仗的了,洪放就是他的一切。 更何况,只要洪青云获胜,洪放作为洪府如今唯一的一个子嗣,将来就是一国之君,诸葛柔想着将来自己可以登上了皇后之位,只能是强忍下了心头的恶气。 “洪放,死了那份心吧,在你当初,赶我和凌月离开洪府时,就没有回头的余地了。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叶凰玉的手,与聂风行握在了一起,斩钉截铁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