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6章 探监,决裂 - 神医弃女

第576章 探监,决裂

不过是几日之间,洪放夫妻俩的日子,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夫妻俩一个梦想着成为储君,一个指望着母仪天下,只可惜,到头来,都成了一场空。 天牢的日子,可不好过。 尤其是洪府这一次,犯下的是谋反的大罪,没有严刑逼供,就已经是法外施恩了。 由于叶凰玉关押在天牢里时,诸葛柔暗中命人动过手脚,多次刁难叶凰玉,聂风行又是个极其小心眼的主,心疼娇妻受了委屈,自然不会放过这一次千载难逢的报复的好机会。 过去的几日里,洪府的三人,每日吃的馊掉的饭菜,喝得也都是浮着虫卵的脏水,每日早午晚,还会准时被狱卒们伺候一次“屎尿浴”。 三人所在的牢房里,这会儿是臭气熏天,不时还有老鼠、蟑螂乱窜,日子过得是生不如死。 洪放夫妻俩倒还好,可怜了自小就养尊处优的洪玉郎,这几日饱受惊吓,原本丰神俊朗的模样,已经憔悴不堪,一副随时都要昏厥过去的凄惨样。 叶凌月走入天牢时,正听到了洪玉郎哽咽着。 “父亲,圣上已经下了旨了,我们再过三日就要砍头了,孩儿还年轻,不想死啊。” “夫君,你不是说找了叶凰玉,让她想法子保住玉郎的性命嘛?”诸葛柔也是一脸的悲怆。 洪放浓眉紧锁。 他原本还存在侥幸心理,希望女儿洪明月会回来救自己,可是一晃多日已经过去了,圣旨都下了,洪明月却杳无音讯。 他万般无奈之下,只能是托人去找叶凰玉。 “你们的如意算盘,怕是要打空了,我娘亲忙着婚事,没空到这种晦气的地方来。” 牢门前,多了一双鞋。 洪放一看是叶凌月,赤红着眼。 他和洪府落到了今日这个地步,全都是因为叶凌月。 洪放对于叶凌月,可谓是又恨又惧,这个修为不过丹境的女子,手段之阴险毒辣,饶是洪放都自叹不如。 “是你,你来做什么!” 洪放深知叶凌月的脾气,若是来的是叶凰玉,他也许还有一分机会救洪玉郎。 可来的是叶凌月,此女生性歹毒,锱铢必较,绝不会帮助他们。 “月侯,你可怜可怜我们母子俩,当年迫害你和你娘的是我,和玉郎没关系。”诸葛柔在一旁苦苦哀求着。 “叶凌月,你救救我们,你身上也留着一半洪府的血啊,你是我姐姐啊。”洪玉郎一见叶凌月,挣扎着爬了过来。 叶凌月不耐的掏了掏耳朵。 “别侮辱了‘姐姐’这个字眼,过去十四年里,洪府给了我和娘亲的,只有苦难和耻辱。我今日来,是要告诉你们,断了各种念头,尤其是不要骚扰我娘亲,若是让我知道了,我保证,不用三日,我就可以让你们在天牢里死的干干净净。”叶凌月一拂袖,转身离开了。 “小贱人!你不得好死!你和你那个下贱的娘亲,都不得好死!” 诸葛柔眼看哀求不成,犹如疯妇般扑上前,想要抓住叶凌月的衣袖。 一片的狱卒早有提防,一盆恶臭不堪的屎尿水泼了过来。 诸葛柔呛了一口,拼命咳嗽了起来。 “啧啧,不知死活的东西,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月侯大人也敢骂。” 那名老狱卒在一旁骂道,一双眼,贼溜溜地落在了诸葛柔的身上。 诸葛柔被屎尿泼了一身,宽大的衣裳贴着肉,曲线毕露。 她虽已经是生了三个孩子,可身材脸蛋都保养的不错。 这阵子虽然因为受了牢狱之灾,憔悴了许多,可也因此,少了平日的嚣张跋扈哦,多了一种弱质纤纤的美感。 啧啧,不愧是侯府三夫人,那模样,那身段,简直就是天仙。 那名常年不见女人的老狱卒,看得两眼直发绿光。 诸葛柔呕吐得连苦胆水都要出来了,忽觉得不对劲,再看看那老狱卒的模样,胃里又是一阵的难受。 “大美人,你要不要跟爷亲热亲热,爷可以保证,你接下来几日,不用吃馊水馊菜,还可以换个干净的牢房。” 那老狱卒也是色胆包天,不知耻地凑上前,摸了诸葛柔一把。 “你要干什么,我可是洪府的……” 话说到了一半,卡在了咽喉里,诸葛柔才发现,她早已不是风光体面的侯府三夫人了。 诸葛柔尖叫了一声,拼命往后退。 洪玉郎吓得不敢动弹,洪放阴沉着脸。 “你可是真的想一亲芳泽?” 那老狱卒一听,顿时喜上眉梢,口不择言了起来。 “想,当然想,做梦都想,只要这大美人答应陪我一次,我什么都能答应你。” 诸葛柔险些没昏死过去,她只觉得,整个天都要塌下来了。 她难以置信地看着洪放,仿佛从未认识过这个男人,洪玉郎也失声叫道。 “父亲,你怎么能让娘做那种事?” “闭嘴,都什么时候了。再说了,我这也是为了我们全家,你娘又不是第一次。”洪放狰狞着脸,看向了诸葛柔的眼神,满是嫌恶。 他每次,一闭上眼,就回想起诸葛柔和那老太监的事。 诸葛柔一听,苍白的脸上,落下了两行泪。 “柔儿,你听为夫一次,我们能不能逃命,就全靠你一个人了。你去陪他一晚,我让他把我们偷偷掉包换出去。”洪放劝着诸葛柔。“我们一家三口,能不能活,全靠你一个人了。你放心,只要我们几个逃了出去,到了三生谷,一切都会好的。” 洪放的甜言蜜语,诸葛柔再也听不进去了。 她忽然明白了,叶凌月为什么会那么恨洪府。 她以为,她比叶凰玉幸运,得到了这个男人身和心,而事实上,她才是最可悲的哪一个。 洪放,他根本就不配称之为一个人。 诸葛柔望了眼洪玉郎,只有十四岁的儿子,哭得双眼通红,她惨笑了一声。 “好,我答应了。” 牢门被打开了,诸葛柔被拖了出去,整个夜晚,她的痛苦的残呼声和呻*吟都回荡在天牢里。 ~月票加更之21,嗷呜,距离前十只有9票了,乃们好凶残,冲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