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7章 害人终害己 - 神医弃女

第587章 害人终害己

茅厕外,众人目瞪口呆。 青碧公主被洪放蹂躏了一番,她初时还不乐意,可一番恩爱之后,酒劲加上身体本能,让她尝到了前所未有的美好滋味。 她甚至不顾身旁爬动的蛆虫和蛇鼠,下意识地搂住了洪放赤着的身子,配合着扭动着自己的身子,发出了羞人的叫声,那模样说有不堪入目就有多不堪入目。 重人闯入时,她还浑然不知,和洪放火热着。 “公主!” 只听到一声惊呼声,她才睁开了迷醉的眼,这一眼看过去,青碧公主尖叫了一声,一把推开了身上的洪放。 可洪放已经被药冲昏了脑袋,那个位置又因为咬伤的缘故,只想找一个宣泄口。 他哪里肯松手,捏住了青碧公主身前的两团,发狠的折腾,青碧公主直被弄得两眼发白,差点没晕过去。 “畜生!” 从律实在看不下去了,冲上前去,一脚踢开了洪放。 “啊!!” 青碧公主这才彻底清醒了过来,她再看看自己的身上,爬满了恶心的虫蚁,就连她的下身一片狼藉,身上还有各种虫咬过的小伤口。 雪翩然和小玉见了,忙拿了衣裳,给青碧公主披上了。 “夏侯颀,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从律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青碧公主只不过上了一趟茅厕,就被人毁了清白,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北青帝得知后,必定不会善罢甘休。 公主本人,绝不会这般随便和人苟合,可她方才的模样,又…… 青碧公主酒劲已经有些散了,她披上了衣服,发鬓散乱,再看了看夏侯颀,后者甚至连一眼都不愿意看她。 青碧公主的心,一阵阵的刺疼,毁了,全都毁了。 青碧公主疯了般,冲到了从律身前,抢过了他的佩刀,砍向了被人制住的洪放。 洪放此刻,双瞳扩散,还沉浸在余味之中。 从律的那把刀,乃是青帝钦赐,地级上品灵宝,一刀砍了过去,只听到血水嗤的一声。 一刀、两刀、三刀,青碧公主就跟疯了般,一阵乱砍。 直将洪放看成了肉酱,她才住了手。 她那般疯狂的模样,落到了柳太后和太皇太后的眼中,如疯兽般。 夏侯颀看她的眼神,也愈发的冷漠。 青碧公主浑身都是血,她丢下了刀,再也控制不住,失声哭了起来。 “公主,你先别哭,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想想是什么人要害你?”雪翩然见了一地的血肉模糊,微不可闻地皱了皱眉,一脸和善地走到了青碧公主的身旁,抚着她的肩膀,柔声询问着。 只是,她在询问时,眼中闪过了一丝阴险。 听雪翩然这么一说。 青碧止住了哭声,她酒醉时,脑子浑噩的很。 可她还记得,有个比鬼魅还要可怕的男人说过,让她不要招惹叶凌月。 就是那个男人,将她强行带到了茅厕里,被人给侮辱了。 她不好过,叶凌月也别想好过! “是叶凌月,是她害了我,是她找人胁迫我,毁我清白!” 青碧公主歇斯底里地叫嚷着。 “公主,这话可是真的?当真是叶凌月害了你?”雪翩然一听,顿时露出了几分喜色来。 “不错,那男人必定是叶凌月的手下,他听到我要害……”青碧公主说到了这里,意识心虚,没有继续往下说。 “青碧公主,话可不能乱说,你说我害你,可有证据。” 人群散开了,叶凌月和叶凰玉走了过来。 叶凌月方才担心娘亲一天没有吃东西,准备去送点吃的,哪知道进了洞房,却发现,空气中有一些异样。 尽管云笙清理过新房,可空气里,还带着一丝迷香的味道。 叶凌月心中正怀疑着,就听到外面吵吵嚷嚷的,说是北青的青碧公主不见了。 青碧公主身份特殊,若是在叶府里出事,势必和她脱不了关系。 叶凌月于是和娘亲走了出来,哪知恰好就听到了青碧公主指证她。 “就是你,那男人是你的下人,他听说我要……我要……”青碧公主吞吐着。 “小玉,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从律青着脸,喝了一声。 那名叫做小玉的吓得跪倒在地,望了眼青碧公主,再望了眼从律,吞吐着。 “你看管公主不利,若是再有所隐瞒,我今晚就让你死在这儿。”从律咬牙,手中的刀脱了鞘。 “从大人饶命,公主……公主当时和奴婢正在辱骂月侯,公主还说……还说她从宫廷方士那里,讨来了一颗绝子丹,要让月侯服下去,让她一辈子也当不成凤王妃。”小玉不经吓,被从律一瞪,吓得什么都说出来了。 众人一听,脸色巨变。 绝子丹那是什么东西? 那可是外面窑子里才用的下流东西,是为了老鸨们不让手下的青楼女子们怀有身孕,逼迫他人服下的。 早前因为青碧公主的遭遇,众人对她还有几分同情,可一听说,这少女年纪轻轻,居然连绝子丹这样歹毒至极的手段都用上了,可见其品性,绝非纯良之辈。 太皇太后和柳太后也是容颜大变,想这青碧,只是因为不喜欢月侯,就用上了绝子丹。 那若是此女当上了大夏的皇后,真的掌管后宫,岂不是成了第二个洛贵妃。 这般想来,太皇太后和柳太后,也顿时寒了心。 从律这会儿,也是骑虎难下,他原本只是想查出幕后的真凶,哪里知道,竟会引出了绝子丹的事来。 他正欲再发问,可一抬眼,就看到了站在了人群中的凤莘。 凤莘的脸上,沉凝一片,看向了青碧的眼神中,寒光熠动。 从律心中一凉,心知青碧因为这件事,已经彻底把凤莘给得罪了。 “小玉,你好大的胆,公主只是酒醉,随口开了个玩笑,并没有真正加害月侯,谁许你乱嚼舌根子。”雪翩然却是瞪了一眼小玉,轻描淡写地说道。 那小玉一听,立时明白了过来。 “奴婢该死,公主一向是宅心仁厚,那会儿也是酒醉乱说,怎么可能真的那么做。但,公主在叶府,被人掠走的事,却是千真万确,还请夏帝、从大人一定要为公主讨个公道。” 两女一唱一和,却是完全将责任推卸的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