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9章 不堪的往事 - 神医弃女

第589章 不堪的往事

458 女人看男人,和男人看男人,那必定是不同的。 凤莘虽然不会武,可是他方才对待叶凌月的温柔模样,让云笙很是受用。 哎,她还是很欣赏这种温柔体贴的男人的,只可惜,她被身边这个霸道无比的男人给套牢了,想当初,追求她的那谁那谁,就是这种类型。 不过严格意义上来说,凤莘和她的夜狐狸还是有几分相似的,两人都不愿意自己心爱的女人脏了手。 一听娇妻在夸奖其他男人,夜北溟顿时不满了起来,轻轻噬咬了下云笙娇嫩的脖颈,后者惊呼一声,拧了他一把。 “有什么好的,长得好看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夜北溟说这话时,声音冰冷刺骨。 当初那个害了女儿的负心汉,也就是有一副在好皮囊。 “哎,你属狗的啊,乱咬什么。你拿我未来女婿和北地的那个渣滓比?那厮,我早晚收拾了他。”云笙一口银牙,险些没咬碎了。 当年,她和夜北溟得知了爱女陨落,一怒之下,就要血洗北地。 哪知道那奚九夜也有些能耐,竟然请动了几位神帝出面。 奚九夜更卑鄙地以夜凌月当年的旧部相要挟,为了避免生灵涂炭,几位神帝逼了云笙夫妻俩签下了停战协定。 可是即便是如此,云笙和夜北溟也从未放弃过要找奚九夜报仇,只要等到时机成熟了,北地必灭! 那些想要害她的宝贝凌月的人,绝不会有好下场。 “那凤莘似乎并不一般,他身上有些古怪。”夜北溟生怕妻子想起了当年的事,岔开了话题。 “不过是体弱了些,我改日找个机会,替他补补,关键要我们月儿喜欢。”云笙不以为然了着。 “小野猫,在替其他男人看病前,能不能先想法子治治我的‘毛病’。”夜北溟搂着娇妻,听着她娇嗔的声音,只觉得腹中有一把火在烧。 云笙一个没提防,被他抱了起来,刚要骂人,却被男人的唇封住了嘴,牢骚一下子,变成了隐隐呜呜。 夫妻俩消失在夜中。 长夜漫漫,旖旎的夜色却只是刚刚才拉开序幕。 可另一边,北青驿站里,华灯初上,青碧公主被送回了驿站后,雪翩然还不死心,试着她画出晚上挟持她的人的画像。 只可惜,任凭青碧怎么想,都想不起那男人的容貌来,还刺激得青碧大发雷霆,在房间里,发了一通的脾气。 如此一来,最后一丝线索也断了。 好不容易安抚了青碧公主,雪翩然走了出来。 “公主的身子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惊吓过度,加之怒极攻心,精神有些不济。还有,公主她不慎服用了绝子丹,从今往后,只怕不能再生儿育女了。” 提到绝子丹时,雪翩然极快地看了眼凤莘,凤莘的面色不变,可眼底已经凝聚起了一层冰冷。 “出去,你们全都给我滚出去。”尽管雪翩然说得很小声,可青碧公主还是听到了,她痛哭了起来,还将房内所有的东西,都砸了个稀巴烂。 “青碧,你再放肆,我立刻让人把你送回北青。你做的丑事,若是被圣上知道了,后果你很清楚。”凤莘冷声喝道。 房内,青碧公主的哭声果然收敛了些。 北青帝那般的人物,儿女对其而言,儿子不过是用来开枝散叶用的,女儿则是联姻的政治工具,就算是青碧曾经很得宠爱,可她如今身败名裂,还落了个不能生育的下场,已经没了任何利用价值。 青碧若是不能嫁给夏侯颀,那她回到北青,为了保全北青皇室的颜面,她也只有死路一条。 “凤王哥哥,我错了,你是看着我长大的,你可怜可怜我,这次,一定要帮我。”青碧公主容颜惨淡,她由着小玉搀扶着,走了出来。 一夜之间,青碧就从一朵娇艳的花朵,迅速枯萎衰败。 尽管已经反复清洗过了,可一看到她,众人都是下意识地退开了几步,仿佛她身上还带着茅厕里的那股臭味。 青碧却浑然不知,两行泪水从她的脸上滑落,模样看上去凄楚可怜的很。 “青碧,你哪来底气以为本王会可怜你。尤其是在你意图谋害她之后?”凤莘极其讽刺地看了青碧一眼。 后者听罢,瘫在了地上。 凤王哥哥从未用这样的语气和她说过话,他的眼神,仿佛要将她万箭穿心般。 她从他的眼中,看到了厌恶和冰冷。 雪翩然则是一脸的震惊,她认识的凤莘,从不会像今日这般绝情。 凤莘说罢,拂袖而去。 青碧呆坐着,无声地落着泪。 “公主,为今之计,只有一个人能帮你,你必须去求夏侯颀。”从律沉吟。 北青青碧公主是无论如何也回不去了,她必须留在大夏,嫁给夏侯颀。 “从大哥,这怎么可能,当初他就不愿意要我,更何况,我如今已经是残花败柳。”青碧哭了起来。 她好后悔,早知会落到现在的地步,她绝不会去招惹叶凌月。 谁知道,那个女人这么可怕,只是说了她几句坏话,自己就落了如此的下场。 “夏侯颀是聪明人,他会留下你。哪怕不是皇后,他的后宫里,也会有你的一席之位,无论如何,你也是青帝的女儿。”从律语重心长地说道。 从律猜得没错,侯府的事情发生之后,夏侯颀、柳太后和太皇太后,回了皇宫后,也连夜商讨起了青碧公主的事情来。 “颀儿,你说你要留下青碧?你不是不喜欢她嘛?” 柳太后和太皇太后目睹了青碧公主的所作所为之后,尤其是看她杀人时的可怖模样,立马就断了让青碧公主留下来的念头。 这般好狠擅妒的女子,留在夏宫,俨然就是一个祸害。 “孩儿留下她,自然不会让她再当皇后。留下她,北青帝就欠了我们一个人情。况且,只要青碧在一日,大夏和北青就是联盟。孩儿如今羽翼未丰,需要北青的支持。”夏侯颀的一番话,让柳太后和太皇太后欣慰不已。 颀儿当了皇帝后,沉稳了不少。 可唯独夏侯颀心中才知道,除了叶凌月,他任何女人都不想娶,可他既是登上了帝王之路,就已经舍弃追求她的权利。 夏侯颀明白,他已经到了不得不放手的那一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