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3章 打脸小白花 - 神医弃女

第593章 打脸小白花

见到了如此的情形,从律和雪香都面露喜色,雪翩然的眉宇间,倨傲之色也再度腾起。 叶凌月不由蹙了蹙眉,凝视着孩童的脸色。 尽管表面伤口全都好了,可那孩童的脸色依旧不大好看,他的眼皮子抖了抖,看上去应该就要苏醒过来了。 身旁的云笙轻嗤了一声,一副等好戏看的口吻。 雪翩然耗费了不少星力,将孩童的伤治了个七七八八,这才收回了星力。 凤莘怀里的孩子,已经清醒了过来,他懵懂地睁开了眼,看到了自己的娘亲时,哇啦一声哭了出来。 那妇人见了孩子醒了过来,喜极而泣,抱着孩童也哭了起来。 “这下子,我们该是两清了。”雪翩然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傲然说道。 话音才落,就听得那孩童尖叫了一声,抱住了脑袋,一直喊着头疼,在地上打滚了起来。 “好疼,好疼我的头要炸开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原本还在佩服雪翩然的医术的人,全都变了脸色。 雪翩然面上的血色,也迅速退去,她惊慌失措地看着那名孩童,不知道自己究竟有什么地方做错了。 “你这歹毒的女人,你是要害死我的孩子,还我孩子,还我孩子。” 那妇人顿时犹如天堂跌落地狱,又急又恼,冲上前去,与雪翩然撕扯了起来。 “滚开,你这肮脏的乞丐,不要碰我们家天女。”雪香也大吃了一惊,作势就要推开妇人。 “大伙儿都看看啊,这几个北青来的贵人,根本就不把大夏的子民当人看。乞丐怎么了,就不是人了嘛。让她们滚出大夏。”叶凌月在一旁看着,趁机煽风点火了起来。 这话,无疑火上浇油,围观的民众们一拥而上,也不顾从律和侍卫们的制止,冲着雪翩然和雪香又拉又扯。 雪翩然本想反抗,可是匆忙之间,她的那个水晶球滚落在地,加之她早前为了治疗孩童耗费了大量的星力,这会儿,正体力不济。 两女惨呼了几声,头发乱了,衣服也被扯破了,也不知是什么人,还冲着雪翩然的脸上,吐了几口浓痰。 “都让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从律怒喝一声,强大的元力如潮水般一圈泛滥开。 原本还围成一圈的人群,被元力一震,踉跄着,全都退开了。 再看看被围在了人群中的雪翩然,衣服早已是破烂不堪,露出了白皙的肩膀和腿来,至于她的侍女雪香,因为犯了众怒,样子更惨,这会儿已经躺在了地上,鼻梁都被人打歪了,断了几颗牙,这会儿已经昏了过去。 云笙在旁冷笑着,她能把人给治好了,就有绝对的把握再把人弄残了。 她们还真以为,她医佛云笙的治疗,是人人都受得起的? 从律面色铁青,凝视了云笙一眼,心中有所顾忌,他知今日有云笙在此,雪翩然是绝对讨不到半点好处的。 他脱下了衣服,抱起了雪翩然就要离开。 “想走,先履行承诺再说。方才,那女人说过,若是不能让男孩恢复如初,就要下跪道歉。”云笙闪到了从律身旁,伸出了一只手,将两人拦了下来。 她的身形,比起魁梧的从律要娇小许多。 可是仅仅是往那里一站,那气势,却是让久经沙场的从律都不得不望而生畏。 “前辈,得饶人处且饶人。”从律闷声说道。 怀里的雪翩然也是瑟缩着,望着云笙的眼神,就如见了鬼似的。 “放屁,方才你的人打那个小孩时,有没有想过得饶人处且饶人,我告诉你们,今日若是她不跪下来道歉,我就断她双腿!”云笙说罢,只指尖一拂,只听得数道金光闪过。 几枚毫毛粗细的细针,落到了地上,地面顿时炸开了一个半径尺余的大坑。 再看面前的女子,粉脸含煞,周围的空气,仿佛如凝结了般。 “前辈……”从律哑然。 从律怀里的雪翩然,轻声说道。 “从大哥,你放我下来。” 雪翩然站了起来,脸上又羞又恼。 她知道,这位女子必定和叶凌月熟识,可让她去求叶凌月,她宁可一头撞死。 雪翩然眸子闪了闪,漂亮的眼中,染上了一层委屈之色,她乞求着,看向凤莘。 “雪翩然,既是你自己惹下祸,就该由你自己承担。”凤莘的眼中,波澜不惊,声音也是冷漠到了极致。 雪翩然身躯一震,失声喊道。 “莘。” “哪来的那么多废话,道个歉也弄得生离死别似的,你不烦,我还烦了。”云笙没好气着。 她最烦的就是这种圣女小白花婊,雪翩然不出声还好,一出声,云笙更带气。 只听得她指尖一弹,两股暗力袭出,雪翩然只觉得膝盖一软,两个膝盖骨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上。 这一跪,直接把她的膝盖都给震成了碎末。 雪翩然脸色惨白,险些没昏死过去。 从律心中不忍,就要上前,却被凤莘一个眼神制住了,凤莘摇了摇头,提醒从律,他若是帮忙,只会越帮越忙。 雪翩然今日的所作所为,委实让凤莘寒心。 雪翩然浑身颤抖着,过了良久,才朝着那一对母子俩说了一声。 “抱歉,还请两位见谅。” 孩童还在头疼不止,那名妇人抱着他哭了起来,也不会理会雪翩然。 “你们可以滚了。”云笙冷哼了一声。 她做事还算有个度,对方毕竟是北青的天女,真整死了,麻烦的还是自家的宝贝女儿叶凌月。 “女婿……小伙子,你帮我把这个孩子抱起来,找个清静的地方,我要替他疗伤。”一转脸,云笙就换上了比花儿还要灿烂的笑容。 那变脸速度,让凤莘有些受宠若惊。 叶凌月在一旁唾弃,想不到夜夫人也是个外表控,她哪里知道,云笙这是丈母娘见女婿,越看越中意啊。 凤莘四下一看,不远处就是醉仙居,就索性抱起了孩童,往醉仙居走去。 “哎哎,发生了什么事,你说雪翩然和她的侍女刚才被人打了?这么好的事,怎么没招呼我一声,我也好去扇她们几个耳光啊。” 见凤莘抱着孩童,叶凌月带着云笙走进了醉仙居,后知后觉的蓝彩儿连忙迎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