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章 夜半,暖床的某人 - 神医弃女

第610章 夜半,暖床的某人

通天阁的问讯会,那又是什么东西? 叶凌月和蓝彩儿听罢,都有些意外。 通天阁不就是编写了青洲丹榜和轮回丹榜的通天阁嘛,关于这个通天阁,大陆上传言颇多,但真正见过通天阁的人,却少之又少。 更少有人知道,通天阁和雇佣兵联盟之间的联盟关系,不过如此一来,也就能解释,为什么通天阁能够编制出最权威的丹榜和轮回榜。 雇佣兵联盟的雇佣兵很多,他们都是通天阁最好的眼线。 “可别小看了通天阁的问讯会,通天阁的两位长者天尊和地尊,拥有强大的占星预知之力。传说大陆上没有他们不知道的事,小到一个人的前世今生,大到一个国家的国运,通天阁都能预测。当然,前提是,你能付得起足够的代价。”小李提起通天阁的那两位,也是一脸的崇敬。 通天阁的问讯会也不是人人都能参加的,每年都只有雇佣兵个人积分和团队积分最高的两个名额,才可以获得问讯的资格,虽然小李也觉得,黑月和蓝蓝,没大可能夺得个人积分第一,不过,她们所属的帝煞雇佣小队,还是有这个潜力的。 雇佣兵城里的积分榜是每年春末结算,叶凌月和蓝彩儿来时已经是秋季了,这也就意味着,两人剩下来的时间,只有半年左右。 叶凌月听罢,眼珠子转了转。 “小李,这么说来,雇佣兵城里也有积分榜了,个人和团队积分第一的是谁?” “第一暂时是一只老牌雇佣兵团叫做‘轩歌’。第二名是‘血饮’,第三名就是你们所在的‘帝煞’了。至于个人积分榜第一名,是‘血饮’的薄情少主。”小李翻了翻积分簿。 “啥?那个看着娘娘腔的薄情,居然那么厉害?” 蓝彩儿一脸的不可思议,她还以为,积分第一,好歹也要像他们家帝队长那样,凶神恶煞,不怒而威,才对得起观众,薄情那副模样,哪里像是积分榜第一名了。 “呵呵,蓝蓝,那你是有所不知。薄情少主的外号叫做‘聚宝童子’,他随便接个任务,半路都能遇到一些珍贵的药草或者是矿石。打灵兽时,捡到灵核的几率,也比一般人,高个七八倍。这样一来,他的积分能不高嘛。”小李说着一脸的艳羡。 关于这位薄情少主,他在雇佣兵城里,一直是话题人物。 除了他运气特别好、容貌特别漂亮以外,他还有一个特点,就是特别讨厌女人,所以雇佣兵们都传言,他是个断袖。 自从刀戈的未婚妻来了后,和薄情形影不离的,就换成了那个叫做洪玉郎的雇佣兵新手。 当然这些八卦,小李是不会在叶凌月和蓝彩儿面前议论的。 叶凌月和蓝彩儿翻了个白眼,人比人气死人不是么。 商量了片刻之后,叶凌月和蓝彩儿决定,从低级任务开始,她们选择了第一个任务,是采集赤霜草,这种草,是一种五品的灵草,生长在雇佣兵城外十里外的沼泽地区。 一天来回,绰绰有余。 不仅是这个任务,叶凌月还一口气,接了十几个任务,不外乎是寻找药草,猎杀中阶灵兽之类的。 出了城后,蓝彩儿有些纳闷。 “凌月,干嘛老是接一些低级任务,最多也只有五十个积分,难道你不打算冲击个人积分榜了?” “当然要冲击,能和通天阁直接接触的机会不多,我刚好有事要想询问通天阁。”叶凌月笑着答道。 叶凌月想要询问的事,却是关于凤莘的病。 上一次,在星宿洞时,凤莘救过叶凌月一命,她这人不喜欢欠人人情。 “我们对附近还不熟悉,需要熟悉地形,况且,狗娃告诉了我们他发现乾坤紫金竹的地点,我们若是贸贸然寻找,只怕会被人盯上。不如就借着完成任务的机会,顺便确认乾坤紫金竹的下落。”叶凌月想得很清楚,她和蓝彩儿的实力,在大夏时,也许还不错,可在高手如云的雇佣兵城了,那就不够看了。 “帝”和“煞”两人,也不清楚到底是敌还是友,安全的做法,就是稳扎稳打。 蓝彩儿了然,两女这才开始了第一个任务。 接下来的大半个月里,叶凌月和蓝彩儿忙碌得跟陀螺似的,早出晚归,在山林里钻来钻去,每次回来,就跟泥猴似的。 雇佣兵城的任务,可不是那么好完成的,两人每次回来都是精疲力尽,倒头就睡。 除了睡觉就是吃饭,巫重和阎九想要看到她们都很困难。 “哎哎,我说巫重啊,你可真狠心,不就是一些积分嘛,我们俩随便接几个任务,就可以养活那两女人了。”阎九见了,免不得唏嘘一番。 “地下阎殿将来的女主人,又岂能那么弱。”巫重说罢,起了身,走了出去。 “啧啧,女人不是天生就该让男人保护的嘛,不懂得情趣的家伙。”阎九撇撇嘴。 青云楼最北侧的厢房里,忙碌了一天的叶凌月已经睡着了。 鬼魅般的身影,进入了房内。 看着床榻上,酣然入睡的小人儿,巫重那张狰狞的脸上,多了一丝的柔色。 “吱哟~” 正趴在叶凌月的身上熟睡的小吱哟,察觉到了什么,刚要睁开眼看个究竟。 可还未等小吱哟看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两道指风袭来,落到了叶凌月和小吱哟的昏睡穴上。 巫重冷哼了一声,把霸占着床铺的小吱哟,丢到了床下,这只没大没小的公兽,说过多少次了,少占他的女人的便宜。 很是熟门熟路地爬上了叶凌月的床铺,巫重手臂一捞,将蜷在了床内侧的叶凌月抱在了手里。 青云楼装修豪华,这里的床榻也很宽大,巫重抱着叶凌月,凝视着怀里,熟睡着的小女人,涂得乌漆麻黑的小脸上,长长密密的睫毛如蝶翅一般。 “女人,比起我来,你是不是更喜欢凤莘那个废物?”巫重在她的耳边呢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