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5章 欢喜冤家 - 神医弃女

第615章 欢喜冤家

得了帝的提醒后,叶凌月和蓝彩儿都警觉了起来,早前两人都以为,经过了十几天,两人已经算是脱离新手期了,可是与“帝”、“煞”一比,两人虽然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她们依旧是初出茅庐的小新人。 只可怜了小吱哟,一听到会遇到瘴气,吓得小身板直打哆嗦,只能是硬着头皮往前冲。 好在一整天下来,那枚小铃铛都没有变色。 到了傍晚前后,两方人马驻扎营地。 虽说一起合作了,但是“帝煞”和“血饮”的人,还是互看不顺眼。 就连扎营都扎在了东西两侧。 到了晚饭前后,就各自分头去寻找干柴和食物去了。 只可惜,荒山野林的,也找不到什么好的食材,“血饮”的一帮人只能啃起了干粮了。 “帝队长,你要不要吃我的干粮,是城里买来的野猪肉干,味道还算不错。”夏家三姐妹中的大姐夏梦,掏出了一个油纸包,眼底含春,走到了“帝”的旁边。 “帝煞”那一边,叶凌月屁股还没坐热,就被副队长给踢出去找食物去了,至于蓝彩儿也没好多少,正苦手地在扎营。 阎九则是去找干柴火去了,只有“帝”一个人抱着臂,坐在了营帐旁。 “我不习惯吃别人的食物。”意料之中的,冷冰冰的回答。 夏梦僵着手,手中的油纸包悻悻然地收了回去,“帝”个性很冷淡,除了副队长“煞”稍微和气一点,对那个黑月和蓝蓝,也没多热情,想到了这里,夏梦稍微款了些心,暗想着当初“帝”选中黑月,十之八九,也是因为她的医术。 没多久,阎九都回来了,可叶凌月却迟迟未归。 直到这边的营火都升起来了,那小黑妞还是不见踪影。 “我说,小黑子别被狼叼了吧?”阎九稍稍有些小担心。 你才被狼叼走了,全家都被狼叼走了,我家二妹是什么狼都能叼走的嘛。 蓝彩儿听着恼火,手下拨动着篝火的动作大了些,一颗大大的火星,跳上了阎九的衣服,瞬间将他那件做工上乘的衣服,烧成了个大洞。 “小蓝子,你要死是不是,把本大爷的衣服烧坏了,你赔得起嘛,这次任务,分给你的积分,一半归我。”阎九跳脚着。 “你是不是男人啊,衣服破了个洞就哇哇叫!不就是个洞嘛,本姑娘给你补还不成嘛!”蓝彩儿也恼了,这个死男人,把最苦最累的活都给自己和二妹干了,自己叼着根牙签在一旁,她看着就满肚子的火。 类似的吵架,自打蓝彩儿遇上了阎九后,就没停止过。 到了最后,还是阎九把衣服脱了下来,丢给了蓝彩儿。 蓝彩儿那张长了胎记的小脸,狠狠地瞅了下,怒气冲冲地找出了针线包,缝起了衣服来。 “哎哎,这线的颜色不对,本少的衣服是白色的,你弄个黑线缝像什么样。” “哎哎,我说你是不是女人啊,这手工这么差,将来谁敢娶你,看你缝的真口,比老大脸上的疤还粗。” “闭嘴,你信不信我用针把你的嘴巴缝上!” 阎九和蓝彩儿的声音,就跟鸟叫声一样,在整个营地里,盘旋来盘旋去。 “血饮”的营地里,刀戈将手中的包子烤了烤,体贴地拿给了宋净云。 听到了那一边,阎九和蓝彩儿的对骂声时,落到了他的耳边。 他下意识地看了过去。 因为恼怒,蓝彩儿狠狠地扎着手中阎九的衣服,一张小脸上异常生动。 可笑至极,蓝彩儿哪里会针线活。 她是武将之女,动刀动枪远过于针线活。 几年过去了,她还是老样子。 刀戈看到蓝彩儿的第一眼,就认出了她来。 和几年前相比,她已经从一个少女,彻底蜕变成了一个女子,说话依旧是咄咄逼人,明艳的容貌,哪怕是那块胎记,也没让她失色太多。 她伪装成这副模样,到雇佣兵城来做什么? 是因为知道,他也在雇佣兵城,还是……刀戈认识的蓝彩儿,一直是主动热情的。 在他混入军营的那阵子里,她就喜欢追着他跑,哪怕军营里的兵士们都笑话她,她依旧不掩饰,自己对他的爱慕。 那样主动的女人,是刀戈最反感的。 他喜欢的女人,是像宋净云那样,安静睿智,如同白莲般的女子,而蓝彩儿,是另一个极端,如果宋净云是白莲,那蓝彩儿就是一枝带刺的野蔷薇。 她,注定不适合他。 他以为,几年前,在他差点害死了她们父女俩后,她再也不会出现在他面前。 可是,她居然又出现了。 虽然,她换了一副面孔,可她看到自己时,那副神情,刀戈看得一清二楚。 她,还在乎他。 想到了这里时,刀戈没有意识到,他心底涌起了一种喜悦感,可那喜悦感,太淡了,甚至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 那又如何,他不喜欢她,无论几年都是如此。 “刀大哥,我吃不下了。”宋净云吃了一半的,将余下的一半,塞到了他的手中,也同时将刀戈从回忆中, 若是蓝彩儿的话,只怕会把一个都吃光,还缠着他撒娇,让他热第二个吧。 刀戈冷笑,心中更加肯定,宋净云是最适合他的那个人。 “大哥哥大姐姐,你们是不是在谈恋爱啊?我爷说了,谈恋爱时,连人都喜欢床头打架床尾和的。” 就在蓝彩儿和阎九互看不顺眼时,一个突兀的小声音,打断了阎九和蓝彩儿。 龙包包小少爷,正一副小大人模样,蹲在了一旁,瞅着他俩。 蓝彩儿和阎九的嘴角很是默契地打了个哆嗦。 “死小孩,你胡说些什么!” 两人同时脱口而出。 “看吧,我就说你们在谈恋爱,都说了谈恋爱久了,吃东西和说话都会一样一样的。” 龙包包小少爷继续充当“恋爱专家。” 刀戈的眼神微微一暗,握在手中的干粮,不知何时,已经被捏成了渣滓。 “咦,帝那家伙去哪里了。”被龙包包这么一说,一向脸皮很厚的阎九有点不好意思了,他四下瞅了瞅,发现巫重竟然不见了。

下一篇   第616章 流鼻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