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0章 被打断的好事 - 神医弃女

第620章 被打断的好事

阎九的话,戳中了蓝彩儿的痛处。 原来,连他都知道? “你看着刀戈的眼神,是个人都知道。小蓝蓝,你居然喜欢那种男人?”见蓝彩儿的神情惨淡,阎九没有意料中的斗嘴获胜后的舒坦,相反,他的心底,多一股不是滋味的酸涩感。 “谁说我喜欢他!”蓝彩儿厉声骂道。 不等她说完,阎九的唇已经压了上来。 和白日优雅的外表不同,阎九的舌,很霸道,横冲直撞,一下子闯入了她的口腔。 蓝彩儿呜咽着,想要张嘴咬下,却被阎九早一步,捏住了下巴。 “小蓝蓝,口是心非可不是个好习惯。我不喜欢我身下的女人想着其他男人,记住,今晚,你的男人是我。” 更激烈的吻,骤雨般落下,营帐里的温度,陡然蹿高了几分。 蓝彩儿挣扎不开他强有力的禁锢,只能由着他掠夺。 “怎么不咬人了?”意识到身下的人儿放弃了挣扎,阎九停下了动作。 身下的女人,气喘不止,因为方才的那一番激*情,她的衣襟已经别扯开了,露出了雪一般的肩膀,在昏暗的灯火下,更加诱人。 “既是反抗不了,又何必多此一举。你反正长得好,和你做也没什么,要做就快点。” 蓝彩儿咬咬牙,她喊了又能怎么样,只会引来其他人的笑话。 反正她答应了和他睡一个营帐时,所有人的脸上的表情,都是鄙夷的,还有刀戈,无论他有没有人认出她来,他一直都觉得她是一个送上门的廉价的女人。 “快?小蓝子,你是在怀疑我的体力嘛?夜晚才刚开始,你可别后悔。”阎九邪笑着,吻轻轻落在了她的唇上。 这一次,他的吻很温柔,反复摩挲,舔噬着。 随着他的动作,蓝彩儿觉得自己都要窒息了,身体内,有股怪异的感觉,一点点腾起。 这时,营帐的布帘,一下子被掀开了。 “蓝蓝姑娘,你没什么事吧?” 帐篷内,阎九和蓝蓝的动作同时一滞。 阎九松开了蓝蓝,两人的唇间,还带着一条暧昧的白丝。 营帐外,宋净云满面通红,而刀戈沉着脸,死死盯着阎九身下的蓝彩儿。 她裸露的双肩上上,红痕点点,她的唇,红肿着。 不等刀戈看清楚,阎九已经拿起了自己的衣物,将蓝彩儿包得严严实实的。 他径直走到了营帐外,将两人窥探的目光,挡去了。 “两位,大半夜的,你们擅自闯入我们的营帐,似乎不大好吧。”阎九的声音,也有些沙哑。 “不好意思,煞队长,我不知道你和蓝蓝姑娘正在……我们方才听到了声音,还以为她遇到了什么事。”宋净云连忙解释道。 “她和我在一起,能有什么事,既然确认过了没事,两位还是早点回去,该干嘛干嘛去吧。”阎九不冷不淡地说道。 任凭什么人,在这种时候被人打断,都不会有什么好心情。 宋净云红着脸,推了呆呆站在身旁的刀戈一把,她早就说过了,不会有什么事,可是刀戈一定要来看。 刀戈没有立刻离开,他和阎九对持着,他觉得自己的胸膛内,仿佛有一把火在烧,烧的他的心,好想破开了一个洞。 “刀大哥?”宋净云纳闷着。 直到阎九将帐布一把扯下来,刀戈才离开了。 营帐外,那阵脚步声,渐渐远去。 缩在了被褥里的蓝彩儿,一直低着头,把头埋在了被子里。 “你想闷死自己啊。”阎九有些心烦意乱,看到了蓝彩儿的鸵鸟样,他更脑了,一把将被子扯开了。 看到的却是一张泪流满面的小脸。 阎九看过无数女人在他面前哭,可是就在他看到了蓝彩儿的泪水时,他的心一震。 “我恨你。” 蓝彩儿抓起了衣服,胡乱套上了,就想冲出去。 哪知阎九比她的动作更快,他挡住了营帐口。 “回去睡觉。” “滚开!” “我不碰你,回去睡觉。” 蓝彩儿迟疑着,不知道阎九的话中,有几分是真的。 阎九也不多说,干脆就坐在了营帐口,蓝彩儿足足等了一刻钟,才跺了跺脚,钻进了被窝里。 前半夜,蓝彩儿都睡得不踏实,她生怕,阎九会突然兽性大发,扑了过来。 可除了不远处的呼吸声外,这一夜,再也没发生什么事。 到了后半夜时,蓝彩儿才沉沉睡了过去。 这一觉,却是睡到了天亮。 听到了营帐外,一阵悦耳的鸟叫声时,蓝彩儿才醒了过来。 营帐里,已经不见了阎九的踪影。 想起了走完发生的事,蓝彩儿还有几分尴尬,这让她以后,怎么面对阎九? 走出了营帐,外面的篝火已经熄灭了。 四周静悄悄的,众人好像都还没起来。 蓝彩儿就离开了营地,往了不远处的水潭走去。 用水洗了把脸后,蓝彩儿凝视着水中的自己的脸。 “长”了块大胎记的脸,怎么看,怎么丑。 这样的她,阎九竟然也“吃”的下去,蓝彩儿顿时明白了,难怪都说,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估计对于阎九那样的纨绔而言,拉上灯后,女人都是一样的。 哼,这一次,完成任务后,她就退出“帝煞”。 蓝彩儿恨恨地想到,捡起了一块石,丢进了水潭里。 破碎开的水面上,忽然多出了另外一张脸。 蓝彩儿吓了一跳,脚下一跘,险些没跌入水中。 一只手伸了过来,将她拦腰扯了过去。 “放开我!” 蓝彩儿宁可跌进水里,也不愿意被来人救。 “蓝彩儿,你这算是什么意思?”刀戈阴沉着脸,他的眼里,有些细红的血丝,如同杀红了眼的困兽,他死死盯着蓝彩儿。 注意到她白皙的脖子上,多了几个刺目的红痕后,刀戈的胸口更闷了,抱着她的腰的那只手,没有放开,反倒更抱紧了几分。 听到刀戈喊出了她的名字时,蓝彩儿有一瞬间的震惊,可旋即,她就恢复了冰冷的模样。 “你是听不懂人话是吧,我让你放开。”蓝彩儿说罢,一掌拍向了刀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