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7章 男女有别好伐 - 神医弃女

第627章 男女有别好伐

该不会,她就是鸿十三假扮的吧? 薄情狐疑着,看向了叶凌月的胸口,鼓鼓囊囊的,看上去就像塞了两馒头。 “你往哪看呢!”叶凌月暴走了。 这家伙是缺心眼不成,有没有点男女常识。 “你有没有个哥哥,叫做鸿十三?” 薄情这几日,都在留意叶凌月,除了她是女人之外,他越看越觉得她像是的鸿十三。 “没有。” 叶凌月断然否认。 “有没有可能是自小分别,你不知道。” 薄情继续坚持不懈。 “没有!” 叶凌月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薄情这家伙,这家伙果然不是正常人。 薄情忽然凑近,在叶凌月的脖颈旁嗅了嗅,漂亮的眼睛暗了下去。 “不对,你不是十三。” 那模样,就跟只丢了心爱的肉骨头的小狗似的。 十三的身上,有股让人觉得很舒服的淡淡的药香,可这个叫做黑月的女人身上,却是一种浓郁的脂粉的气味,她和其他女人没什么区别,薄情失望着,走开了。 叶凌月松了一口气,好在她长了个心眼,自打那一天见识到了薄情的另外一面后,她就决定,对这位小祖宗退避三舍。 一个人的容貌声音都是可以改变的,唯独身上的气息很难改变。 为此,她甚至在身上,用了平时从不用的胭脂水粉,果然蒙混过关。 只是,薄情可以欺瞒过去,凤莘那边,又当如何? “凌月,我等你的答复。” 凤莘的话犹然在耳,几个月后的北青帝登基大典嘛……叶凌月叹了一声,心里有些混乱。 事实上,连她自己都知道,凤莘是最适合她的那一个,从蓝彩儿到小吱哟,包括自己的娘亲,义父义母,所有人的人都喜欢凤莘。 可为何,她心中还是犹豫不定,也许是因为那个梦,又或者是因为巫重的那句话。 “叶凌月,你是我的女人。” 深吸了一口气,叶凌月进入了鸿蒙天,采集了果子之后,才返回了营地。 有了昨晚的经历后,叶凌月对与和帝队长一个营帐稍稍适应了些。 龙包包很快就睡着了。 “上半夜,我来守夜。”叶凌月看白天,队长背了龙包包一天,也不好意思让他再守一整夜,主动上前,让他先睡。 “不要在身上涂乱七八糟的东西。” 在躺下来的那一刻,巫重低声说道,言语里,带着几分命令的意味。 叶凌月一愣,乱七八糟的东西,她顿时明白,说得是她身上的脂粉的气味。 她用不用脂粉,关他什么事,可下意识地,她还是嗅了嗅自己的衣服,好像是挺难闻的,明天就不涂了。 上半夜,很安静。 叶凌月将精神力释放出去,确定四周没有任何异样后,索性神识一动。 脑海中,出现了混沌天地阵。 从星宿洞出来后,叶凌月就没有再进入混沌天地阵,她突破天地劫第一重,还没多久。 混沌天地阵,除了能够吸收开启天罡殿和地煞狱外,还有一个最大的作用,就是修炼星力。 叶凌月的神识,盘腿坐在了天地阵里。 天地阵,上不接天下不临地。 当叶凌月呼吸吐纳,吸取着天地阵里散发出来的星力时,周身变成一片古老的星海苍穹。 无数的密密麻麻的星辰,如水晶碎屑般。 无数的星力,缓缓涌入她的体内。 很快,叶凌月就进入了浑然忘我的状态。 后半夜,巫重醒了过来,从六七岁开始,他睡得就极少。 张开眼,他就看到了端坐在一旁的叶凌月。 “让她看着,竟然直接修炼了起来?”巫重很是郁闷。 他走近了几步,意识到叶凌月有些不对劲。 “这是,她在修炼星力?” 巫重眸间闪了闪,他没有忽略,叶凌月身体里,散发出的犹如萤火般的幽光。 这小丫头的天赋,还真不是一般的强。 巫重索性,就抱臂站在了一旁,凝视着叶凌月柔美的脸颊。 叶凌月这一修炼,竟然到了忘我的境界,一直到天大亮,她才醒了过来。 睁开眼的第一眼,就看到了龙包包小朋友那张软乎乎的脸。 自己竟然躺在了被窝里,她什么时候躺下来的,叶凌月大惊,她记得,自己的神识明明在混沌天地阵中修炼星力,后来浑浑噩噩的,好像是睡了过去。 难道是,队长抱着她睡下的? 叶凌月大窘。 这时,营帐外面一阵阵的喧哗声。 叶凌月诧然,走出营帐一看,发现营帐里竟然乱糟糟的。 “抓住了几个难民,他们竟然偷我们的淡水和食物。”说话的是夏晴和诸葛易,他们刚抓住了几名小偷。 原来,由于不像龙包包那样,有储物袋,除了薄情外,大部分“血饮”的成员,都带着一定的淡水和干粮,由几匹马驮着。 至于“帝煞”由于有叶凌月这个“找食物小能手”在的缘故,是不屑带干粮和水的。 第一天时,血饮雇佣兵队的人,携带的干粮和水,数量上都有些不对。 他们只当是被林中的小兽或者鸟雀吃了。 可昨天晚上,他们的干粮和水又少了。 所以他们就守株待兔,一直等到了黎明前后,才抓住了偷儿。 那些难民,个个都是面黄肌瘦,偷东西的是一个三十岁出头的男人,还有几个十几岁的孩子。 “大人,求你放过我们吧,我们也是饿得慌了,才不得已,偷东西的。”那几个难民死命磕头,求着诸葛易和夏晴。 “夏妹妹、诸葛先生,我看这些难民也挺可怜的,就放过他们吧。”宋净云闻声也走了出来。 “这些难民,都是紫竹岭一带的村民,他们流离失所,很是可怜,我们还有一些水和干粮,一路上还够用。不如就分一些给他们。”宋净云边说,边命人去准备干粮。 她的善良和大度,让那些难民个个感激不已。 刀戈也没有异议。 过了一会儿,薄情和阎九等人,也从营帐里走了出来,得知了那些难民的情况后,“血饮”的人,个个对宋净云的深明大义赞不绝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