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3章 龙氏秘辛 - 神医弃女

第633章 龙氏秘辛

在返回营地时,叶凌月就将刺客的幕后指使者是龙包包的四叔的事,告诉了帝和煞。 两人也一致以为,无论黄管家是出于什么原因考虑,隐瞒任务的难度,就是不应该的,当即就决定,解除这次的关系。 黄管家慌了,连忙解释。 “几位,老夫并非是有心相瞒,实在是这涉及到龙家的家丑,况且老夫也没想到,四少爷会这么歹毒,居然雇佣了这么多刺客。” “黄爷爷,你在说什么?你说那些坏人都是龙四叔派过来的?不会的,四叔平日在家里,对我这么好,我炼器,还是他亲手启蒙我的,我不信,四叔会害我。”龙包包摇着头,拽紧了黄管家的衣袖,无论如何也不肯相信黄管家说的话。 “小少爷,老奴没用……”黄管家说到了这里,望着龙包包稚嫩可爱的小脸,泪语哽咽。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黄管家也知道,纸包不住火了。 苍国龙氏,乃是青洲大陆最古老的炼器世家。 历任的龙家家主,都通晓一种叫做五行熔灵术的特殊炼器之法,但这种炼器之法,只有每一任的家主继承人才能学习。 龙包包的父亲龙四海是这一任家主龙槐的长子,自小就被指定为龙氏这一代的五行熔灵术的继承人。 可龙四海夫妻俩在二十四岁那年,却不幸在炼器时遭遇了重大事故。 龙四海为了保护当时有孕在身的妻子,当场被炸死,留下了腹遗子龙包包。 龙包包的娘亲虽然侥幸留了一条性命,但生下龙包包后,不满一个月,就因思念亡夫,离了世。 龙包包自小就是被其爷爷龙槐抚养长大,到了龙包包三岁时,被沧国的大方士确定,是五百年难得一见的星力拥有者。 龙槐得知后,就指定龙包包为未来的家主继承人。 这件事,在龙氏一族中,引起了诸多不满,其中就包括龙包包的四叔龙四玄。 此人为人心机深沉,多年来,一直在龙氏一族中表现的很低调,他更是以长辈之姿,对龙包包关怀备至。 直到有一次,照顾龙包包的黄管家,无意中发现,龙四玄正利诱龙包包,让他告诉自己五灵熔灵术的口诀,黄管家当场就制止了龙四玄,还把这件事告诉了家主龙槐。 龙槐大为震怒,关了龙四玄三个月的禁闭,且勒令他以后不准再接近龙包包。 龙四玄表面愧疚,可暗地里,却对龙包包和龙槐记恨在心。 他趁着龙槐这些年日倚老迈,精力大不如前,就暗中勾结了龙氏一族的外戚,将龙氏一族经营灵器买卖的生意,全都控在了手中,还重金收买了族内的几位炼器方士。 龙槐发现时,已经是为时已晚。 恰是这时候,天下第一锻即将开始,龙槐生怕龙包包遭遇不测,就借着这一次的机会,命了十几名最信任的龙氏侍卫,受命于黄管家,秘密护送龙包包去参加天下第一锻。 哪知他们的行踪,最终还是暴露了,主仆二人离开苍国没多久,就曾多次遭遇偷袭。 亏了那些侍卫拼死相护,可即便如此,侍卫的人数还是一个个减少。 黄管家生怕龙包包难过,就一直以各种借口搪塞他,说是那些人都回苍国去了。 主仆俩到了雇佣兵城附近时,连最后一名保护龙包包的侍卫也身亡了,黄管家只能用着手头所有的积蓄,那些积蓄,只够雇佣两只雇佣兵队,却没法子承担得了一个大型雇佣兵团的钱。 黄管家无奈之下,才隐瞒了事情的真相。 听完黄管家的叙述后,黄管家已经是老泪纵横。 帝煞和血饮的众人,也是沉默不语。 他们之中,也都有出身大家族和门派的子弟,他们很清楚,家族和门派之间,因为争名夺利,掀起了多少的腥风血雨。 “不可能的,黄爷爷,你一定是在骗我,你是说青叔叔他们都死了?四叔不会害我的。” 龙包包的大眼里,满是泪水。 他的眼,红红的,跟只小兔子似的。 “你是坏人,你是大坏人,你一定在骗我,我要回苍国找爷爷。” 龙包包攥起了小拳头,推开了黄管家,就想冲出去。 “小少爷,你不能回去的,家主他如今只怕也已经凶多吉少了。” 黄管家说着,双膝一曲,跪在了众人面前。 “诸位,早前老夫有所欺瞒,那是老夫一人不对。求你们看在龙氏一族,只剩了少爷这么一点血脉的份上,帮帮小少爷啊。只要送小少爷到了四方城,参加了天下第一锻,让小少爷在天下第一锻上扬名,他才能活下去。” 只要龙包包在天下第一锻上,一举成名,以他的天赋和年龄,必定会吸引大陆上无数势力的瞩目。 他们会招徕他,在他成年前,为他提供庇护。 无论是龙槐家主还是黄管家都知道,能否参加天下第一锻,是龙包包能否重新夺回龙氏一族的唯一的希望。 黄管家说着,头朝着地面,重重地磕下去。 那声音落地,听上去,触目惊心。 可两大雇佣兵队的人,一个都没有动。 他们都明白,黄管家的这番坦诚相告,意味着一个全新的任务,这个任务的难度,无疑比早前的护送任务还要艰难许多。 它的背后,是炼器世家龙氏如今的当权者。 若非万不得已,谁都不愿意得罪一个老牌的炼器世家。 况且,龙包包和黄管家现在都是身无分文,帮助他们,无疑是吃力不讨好的活计。 只要是正常的雇佣兵,都不会坐这档子赔本买卖。 经历了昨夜的敌袭,血饮在这次的护送任务中可算是彻底的失败了,他们已经失去了主动权。 除非帝煞的人先点头,否则就算是血饮想要接这个任务,也是不可能的。 “咚咚咚” 黄管家这位忠实的老奴,依旧没有死心,他的额头,已经被坚硬的地面磕出了血来。 “黄爷爷,你不要求他们,包包可以自己照顾自己。我们不用求任何人!” 龙包包看着黄管家这副模样,又羞又怒,就如一头狂暴的小狮子,猛地就冲出了营帐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