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9章 龙包包的小心愿 - 神医弃女

第639章 龙包包的小心愿

夜色寂廖。 在龙四玄和龙槐说完那段话时,房间之外,血堡堡主“薛龙”并没有立刻离开。 他就如一只倒挂的蝙蝠,藏在了房间外的屋檐下。 直到房间里又恢复了平静,“薛龙”才鬼影般,离开了苍国。 在苍国的边境上,站着一个人,猎猎的夜风下,明亮的月光,男子的容貌一目了然,正是鬼门副门主燕澈。 “启禀副门主,东西已经交到龙四玄手上了,他果然没有起疑。” “薛龙”看到了来人,单膝跪地,将银票交了上去。 “老七,你这次做的不错。”燕澈接过了银票,没有多看,就收入了怀中,等着到了雇佣兵城后,再转交给叶凌月。 身前跪着的这位“薛龙”自然不是真正的薛龙。 他叫做楼七,是鬼门门下,鬼门十三杀的一员,也是叶凌月建立了鬼门后,培养的最拔尖的一批杀手。 这位楼七,论起刺客的本事,也许还比不上已经死了的薛龙。 可他有一身功夫,和薛龙很像,他也会缩骨功,擅长各种易容的手法,叶凌月在得知了龙四玄许诺了五百万两黄金的重金后,就已经动起了歪歪心思。 龙四玄的钱,那都是见不得人的钱,不讹白不讹啊,她画出了“薛龙”的相貌,送回了鬼门,燕澈在过去的几天里,就部署了这一切。 整个过程天衣无缝,龙四玄果然什么都没发现。 叶凌月还抓着了龙四玄想要灵器的心思,额外多讹诈了一百万两,这些钱,对于将来叶凌月领地的建设而言,都是及时雨啊。 “门主当真是神机妙算,龙家的老家主的确是被龙四玄监禁了起来,营救起来,并不容易。另外,属下有一事不明,门主为何要将地阶上品的灵器,直接送给了龙四玄?” 楼七替门主感到不舍,那可是地阶上品的灵器啊。 “门主的心思,又岂是你我可以猜测的,做好你的本分即可。这阵子,你就留在苍国,密切监视着龙四玄。”燕澈也有些不明白,叶凌月的用意,但想到门主做事,一向有她的分寸,这一次,也绝不会例外。 楼七领命,起身飞驰而去,燕澈却是带着那些刚到手的银票,前往雇佣兵城,和叶凌月会合。 几日之后,燕澈如期抵达雇佣兵城。 看到白花花的六百万两的银票时,蓝彩儿差点眼珠子没看掉下来。 就连出身龙氏一族的小少爷龙包包,也是看得目瞪口呆。 好多钱啊! “天哪,凌月,你难不成又豪赌了一场,这可是六百万两黄金啊?”蓝彩儿看了眼红不已,她辛辛苦苦经营醉仙居,一年也就几十万两白银的收入,自家妹妹怎么一眨眼,就赚了那么一大笔。 “错了,这钱是龙四玄送给我们的。”叶凌月笑道。 “四四叔……你是说钱是龙四玄那个坏人的?”龙包包的小脸,立马皱成了一个货真价实的小笼包。“黑姐姐,你不会把我给卖了吧?” 可再想想,也不对啊。 他的脑袋只值五百万两,他的那个四叔,小气阴险,一文钱都不会多给。 “这钱是‘你’的人头和你的‘灵器’换回来的。我早几日,找了个暴毙身亡的孩童的首级,易容成了你的模样,命人送给了龙四海,一并送过去的,还有一件地阶上品的灵器。然后,这六百万两黄金就到手了。” “地阶灵器?你个败家女,你居然把地阶上品的灵器送给龙四玄了,你姐姐我连一件地阶上品灵器都没有呢。”蓝彩儿一听,有种欲哭无泪之感。 “那件地阶灵器,只是一件鸡肋而已,就是早前,我从洪玉郎那里得来的。它原本只是一件地阶下品的飞行灵器,只是恰好和小笼包的那一件参赛的灵器一样,都是一把扇子。” 叶凌月从洪玉郎那里坑来的地阶灵器,原本是薄情的。 那厮号称“聚宝童子”,什么天材地宝多的没处扔。 作为“分手费”给洪玉郎的这把琉璃玉扇,除了好看之外就只能用来飞行,可对于薄情而言,好看有个屁用,再好看,能有他本人好看? 而且薄情嫌弃那扇子长得太娘,用着没男子气概,丢了嘛,又觉得自己太败家,就随手丢给了洪玉郎。 洪玉郎得了之后,当成了宝贝,天天揣着,只可惜,最终还是落到了叶凌月的手上。 叶凌月收留了龙包包后没多久,就向龙包包打听了他炼制的那件灵器,得知恰好也是一把扇子后,就有了主意。 她知道龙包包的那把扇子,是一件地阶上品的灵器,若是想坑龙四玄,那至少也得拿出相同级别的灵器,她于是就用白色的鼎息,把那把地阶下品的琉璃玉扇给提纯了几次。 靠着白色鼎息逆天的提纯效果,琉璃玉扇里面的杂质,全被淬炼光了,品阶还真是硬生生给拉高了两阶。 但那也只是表象而已,琉璃玉扇看上去是地阶上品,但只要真正的方尊级别的强者一看,必定会发现,它原本只是件地阶下品的灵器。 若是龙四玄拿出去参加天下第一锻,那结果,只能是呵呵了。 “这还差不多,我说想龙四玄这种灭绝人性之辈,你再给他送好处,我就要替小笼包不值了。”蓝彩儿听罢,这才松了口气。 可龙包包听了,却一脸的伤心。 “爷爷……爷爷要是看到了那个假冒的‘龙包包的首级’,一定会很难过的,他身子一向不好。”小家伙的眼红的跟小兔子似的。 “小笼包,你放心,你爷爷虽然中了毒,但是他没死,我的人已经查清楚了,他还活着。还有,你别忘了,你爷爷和你,都知道你炼制的扇子并不是琉璃玉扇。他只要看到了琉璃玉扇,相信就会明白,你没有死。他一定会活下去,等着你回去救他。”叶凌月摸了摸龙包包的小脑袋,安抚道。 龙包包一听,就跟打了鸡血似的,仰起了小脑袋来。 “真的?那包包一定要加油了,我一定会努力,早日还清欠黑姐姐和帝煞雇佣兵队的债,变得更强,救出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