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7章 醉酒夜 - 神医弃女

第647章 醉酒夜

深夜,雇佣兵城内。 蓝彩儿一人坐在了城中的一座酒楼里,喝着闷酒。 她原本想找叶凌月一起出来喝酒,哪知道扑了个空,自家妹妹时不时就会消失下,蓝彩儿也是习惯了,索性就一个人走了出来。 她的右手侧,还放着那根龙包包给她炼制好的赤炎蛟鞭。 龙包包人小鬼大,炼制好时,还不忘再三强调,让她记得好好感谢阎九。 阎九……这几日,蓝彩儿都在躲着阎九。 尤其是昨日,叶凌月询问她,她觉得阎九究竟怎么样时,她的心乱了。 最初的时候,蓝彩儿觉得,自己是讨厌阎九的,他嘴欠,还老是刻薄她。 可慢慢地,蓝彩儿发现,自己想到阎九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她不是什么情窦初开的少女了,她已经二十多岁了。 可对于刀戈的那一番刻苦铭心的爱,让蓝彩儿身心受创,她爱怕了,也不敢爱了。 背井离乡,娘亲写来的家书中,已经好几次提到她该找个好男人,忘记过往,开始新的生活。 忘记过往,她已经忘记了。 蓝彩儿已经好阵子没想起刀戈了,曾经满脑子只有刀戈的她,慢慢地,在午夜梦回时,会梦到阎九那张让人又爱又憎的脸。 可那男人,若即若离的态度,却让蓝彩儿很害怕。 阎九那样的男人,实力高,容貌俊俏,他怎么可能会看上她这样的女人。 蓝彩儿苦涩地笑了笑,又叫了一坛子烈酒。 不知不觉,她的桌前已经堆起了几个酒坛子,蓝彩儿的酒品一向很好,今晚也不知是不是心情不好的缘故,喝到了第三坛时,她就有些醉了。 这时,附近有几个喝得醉意朦胧的雇佣兵走了上来。 “哟,美人儿,一个人喝酒呢。” “要不要哥几个陪你乐乐。” 蓝彩儿喝得俏脸发红,听着这些如苍蝇般难听的声音,她抬起了脸来。 “滚远点,姑奶奶没空理你们。” 看到了蓝彩儿面上的那一块丑斑,那些雇佣兵们先是吓了一跳,可再看看她另外半边脸和火辣辣的身材,他们非但没有离开,反倒围了上来。 “以为是个天仙,原来是个丑八怪,不过好歹另外半张脸还算不错,身材也很销*魂,来来来,跟哥们几个去乐呵下。” 说着其中两人就想架起了蓝彩儿,将她强行拖走。 酒楼的店小二也不敢吭声,这等闲事,他可不敢管。 蓝彩儿带了醉意的美目间,迸出了两道寒芒,娇喝了一声,手中的灵鞭一卷而出,一股怒浪般的元力,携带着滚滚的烈焰,破空而来。 那一鞭落下,一名雇佣兵惨叫一声,身上多了一条沟壑般的伤痕,深可见骨。 “丑娘们,居然敢伤了大爷我,你可知大爷我是什么人!” 那几名雇佣兵怒喝道。 本以为可以占个便宜,哪知道却是一只母老虎。 这女人的修为不弱,居然是一名轮回境的武者,而且,她手中的那根鞭,居然是地阶的灵器。 一件地阶的灵器,若是能抢到手,可比他们做一年的雇佣兵任务都要多的多。 那群雇佣兵色心刚起,又起贪念。 这几人,也都是城中的老雇佣兵,从属于一个叫做“贪狼”的雇佣兵团,几人中的老大,是一名轮回二道的高手,其余几人,分别是轮回一道和大元丹境。 “那娘们喝醉了酒,坚持不了多久。她修为比我差,只是仗着灵器之利,我们几个人一起上,抢下她的灵器,到时候人财双收。” “落雷拳。”贪狼的老大一拳轰出,数十道滚滚落雷奔涌而出。 紧接着,几名雇佣兵也一拥而上。 蓝彩儿喝醉了酒,五感比平时差了许多。 她强提起精神,手中的灵鞭旋转着,在自己的周身,铸起了一个火焰状的防御圈。 拳影重重,落在了火焰防御圈上,顿时火光四射,蓝彩儿娇躯一震,身后已经中了偷袭而来的一掌。 她只觉得喉咙一甜,鲜血从唇角流了出来。 可她没有半分惊恐之色,手背一抹唇间,手中的灵鞭骤然抽向了偷袭之人。 只听得一阵撕裂声,地阶的灵鞭,将那名大元丹境的武者的身子,直接撕成了两半。 “臭娘们,敢伤我兄弟,大家一起上!” 贪狼的几人见蓝彩儿受了伤,顿时士气大震,几人一声暴吼,冲上前去。 蓝彩儿握着灵鞭的手,掌心一片冰冷。 醉意侵蚀着她的大脑,她尝试着,凝起元力来,再这样下去,她真的会落入这群人的手中。 酒楼里,已经是一片的狼藉。 四处都是桌椅和凳子的残骸。 蓝彩儿只觉得,周身四处都是人影,她已经深陷在包围圈中。 忽的,听到了一声怒啸声,一阵铺天盖地的狂暴元力,携带着杀意,从天而降。 几名贪狼雇佣兵团的人还没意识到怎么一回事,数人的身子飞了出去。 那名带头行凶的男子,还未来得及看清来人,只觉得手臂被人扭住,一声可怕的骨裂声,他如沙包般,被人踩在了地上。 “你们敢动她!” 腾腾的杀气,来人棱角分明脸上,涌动着煞气。 “刀……血饮的刀戈!”那名男子看到刀戈,吓得魂飞魄散。 他还不急回答,又是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声,手臂竟是被刀戈直接打断了。 如同杀神上身,刀戈将那几名雇佣兵打得断手断脚,丢出了酒楼。 刀戈走到了蓝彩儿的面前,眉头皱了起来。 这间酒楼是他和薄情常来的酒楼。 他原本是出来找薄情的,哪知道,却遇上了蓝彩儿被欺凌的事。 看到她被人围住,险些被欺负时,他情不自禁,冲了上来。 她怎么会一个人? 这该死的女人,她难道不知道,雇佣兵城的夜晚,有多么危险,她居然一个人出来买醉? 哪个正常的女人,会学男人一样,喝那么多酒。 至少宋净云不会……可是,他为什么就偏偏,对这个一点都不温柔,不懂事,不聪明的蓝彩儿,那么上心。 刀戈叹了一声,走上前去,扶住了蓝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