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6章 死光光 - 神医弃女

第666章 死光光

这混元宗的顾长老也不是普通人,他虽只是外门的一个长老,但是和混元宗的掌门乃是师兄弟,两人交情颇好。 这一次,顾长老亲自带队外出历练,本就是奔着乾坤紫金竹来的,他早知有不少魔门弟子,在紫竹岭一带出没,就特地找掌门借来了这一件镇压邪魔最合用的天阶中品灵器。 镇魔钟比起北斗混元铃来,虽然都是天阶灵器,可北斗混元铃的品质上,稍逊了一筹,而且薄情的实力,比不得已达轮回境五道的顾长老。 “自身都难保,还想多管闲事。”顾长老目露毒光。 两件灵器碰撞在一起。 北斗混元铃倏的一震,被硬生生撼退了数尺,同时,薄情只觉得胸口一阵气血翻涌。 薄情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拥有天阶中品的灵器。 “绝情宗,不过如此,邪不能胜正,今日,我就让你尝尝镇魔钟的威力。” 顾长老见一击得手,心神大振。 他口中吟唱着,那口镇魔钟无风而鸣,钟里,流淌出一个个金黄色的咒文,那咒文形成了一个金钟罩,嗡的一声,将薄情围在了当中。 薄情被那咒文念得心浮气躁,觉得太阳穴要裂开般难受,浑身的血液横冲直撞,体内的元力也失了控制,甚至无法正常操控灵器。 他痛苦地抱住了脑袋,跪在了地上,汗水如溪流般,从他额头滑落。 “还愣着干什么,去把其他的魔门余孽都剿杀干净。”顾长老见了薄情的模样,冷笑着。 苍松在内的内门弟子,迅速往了紫竹林放行赶去。 “不能……不许伤害……十三。”薄情艰难地说道,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些混元宗的弟子们消失在他的眼前。 “苍师兄,前面就是紫竹林。”君羽见了顾长老的本事,艳羡不已,他带着苍松等人,往了紫竹林赶去。 “什么人!”才刚近了紫竹岭,君羽就见了一名黑脸少女行来。 再看看她身后的紫竹林里,乾坤紫金竹早已不知所踪。 叶凌月也是微微一诧,君羽怎么回来了? 还有与他同来的那些弟子,实力比起早前那些人只强不弱,难道薄情出了事? “还用问嘛,她一定也是绝情宗的魔门弟子,乾坤紫金竹就是被她盗走了。魔女,把乾坤紫金竹交出来,我们还可以留你一具全尸。”见了叶凌月皮肤黝黑,苍松不悦地皱了皱眉。 魔门就是魔门,哪里记得上正道宗门里的女弟子,个个美貌无比。 “有本事,你们就追上来。”叶凌月说罢,取出了凰羽,脚踩着凰羽,临空而起。 对方有三十余人,她只有一人,寡不敌众,只能智取,不能硬拼。 “追!”苍松见了叶凌月脚下的凰羽,眼中难掩一股贪婪。 竟然是凤凰羽,这可是可遇不可求的飞行灵宝,看来这黑脸女子的身份地位在绝情宗里也是只高不低。 绝情宗的少宗主已经被顾长老制服了,若是他能抓住这名女子,也是大功一件。 苍松和一干弟子,紧随其后。 可脚踩着凰羽的叶凌月又岂是他们的飞行灵器能追赶上的。 只见叶凌月忽高忽低,一下子蹿到了几百米的高空,一下子又落到了地上,将那群混元宗的弟子们转得晕头转向。 “气死我了,这该死的妖女,你们几个听着,从东西南北包抄,她飞行了那么长时间,元力必定已经衰竭,一鼓作气,将她抓住。”苍松命着身后的混元宗弟子们散开。 叶凌月的速度,果然慢了许多,这时,她恰好落到了一块宽阔的平地上。 “包围她!”多名混元宗的弟子,如恶狗扑食般,一下子扑向了叶凌月。 而这时,叶凌月脚下的凰羽,陡然加速,一下子冲到了数百敏的高空中。 多名混元宗的弟子,撞在了一起,滚落在地。 可就在他们碰到地面时,地下,一股可怕的犹如火山爆发般的力量,破土而出,整个地面,嗡嗡作响。 埋藏在地下的青雷道门的青雷,一下子炸开了。 可怕的青雷引起了连环爆炸,十几名混元宗的弟子,一下子被炸成了灰烬。 苍松和君羽等人,目睹了这一幕,气得面色青白相间。 “妖女,我今日,非杀你不可。”苍松怒到了极致,他忽的长啸一声,体内的元力,如火焰般喷涌而出,身法陡然增快了数倍,就要追上叶凌月,见她杀于拳下。 哪知就是这时,叶凌月的身影忽然不见了。 苍松扑了个空,在半空中盘桓着。 让他诧异的事,那黑脸妖女的气息,像是完全消失了一样。 “砰砰砰” 就在苍松还在寻找叶凌月的踪迹时,天空击落了数十道指风。 那指风落到的每一处地方,正是叶凌月早前做下的青雷标记的所在。 每一指,就会引爆一枚青雷。 连环的青雷爆炸,半个紫竹岭的区域,一下子化为了火海。 包括君羽在内的,那些还没来得及逃跑的混元宗弟子,瞬间就被可怕青雷撕成了碎片。 半空之中,苍松的双目,瞬间染成了红色。 他怒睁着眼,看着自己的师弟师妹们,一下子被夺去了性命,只剩了他一人。 而那个幕后凶手,却依旧没有踪影。 身为内门弟子的苍松,自小就是天子骄子,他从没有像这时候这么愤怒过,也从没像今日这般惊恐过。 他甚至不敢落回地面。 谁也不知道,那看似安全的地面,在什么地方还埋藏着致命的青雷。 “出来!”苍松朝着四周,虚无的空气咆哮着。“有本事就出来光明正大的比一场。” 空气中,似乎又一个嗤笑的声音。 从他身后传来,从他左边,从四面八方都传了过来。 “那就如你所愿。” 苍松猛然转身,看到黑脸少女,就凌空而立,站在了他身后的不远处,她的脚下,依旧踩着凰羽。 可她的手中,则拿着一把弓。 那把弓,早前她背在了身后,丑陋破旧,毫不起眼。 可此时,当弓箭被她握在了手中时,弓箭的箭身上,闪动着流血的光泽,随着红光一闪而过,箭射入了苍松的咽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