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9章 她的第一座城池 - 神医弃女

第669章 她的第一座城池

这倒是让后来赶来的鬼门和金乌老怪等人,捡了个现成便宜。 清理了城内的尸体残骸和盘点了雇佣兵联盟的产业后,叶凌月就拿成了朝廷的委任圣旨,名正言顺地,当了雇佣兵城的城主。 叶凌月成了雇佣兵城的城主,一人得了道,她的好姐妹蓝彩儿也立马来了个“鸡犬升天”,厚着脸皮,讨了个副城主当当。 这样一来,阎九就郁闷了。 他原本打算,这次任务完成后,就带着蓝彩儿回阎城,顺便把两人的亲事给办了。 哪知道,蓝彩儿当上了副城主后,每天忙得不可开交,连和他亲热的时间都所剩无几,更不用说夫唱妇随,随他一起去阎城,管理阎城的事务了。 “我小气?蓝彩儿,我是不是男人,你不是最清楚的的嘛,几天‘不修理’你,你倒是胆肥了。”阎九老鹰扑小鸡似的,一把扛起了蓝彩儿,大步就垮了出去。 后者满面通红,哪里听不出阎九字里行间的意思。 阎九当了二十多年的在室男,初尝了男女滋味,恨不得天天的和蓝彩儿黏在一起。 和蓝彩儿一想起那一晚,自己疼得厉害,独独便宜了阎九一个人,死活不愿意再做那会儿事。 这可把阎九给憋惨了。 说什么,这次他也不放过蓝彩儿。 “死阎九,你放我下来。凌月,救我……救……唔。”到了后来,蓝彩儿的声音像是被什么东西塞住了,慢慢没了声响。 城主府内,叶凌月一脸的无奈。 蓝彩儿和阎九,也都老大不小了。 阎九虽然是阎城的城主,但他无疑是个值得托付终生的人,唯一让人在意的就是他的身份。 她也看得出,姐姐是喜欢阎九的,所以她已经暗中写了一封家书回夏都,告诉了义父义母,蓝彩和阎九的事,相信以义父的火爆脾气,没准过几日,就会杀到雇佣兵城来了。 “我们来告辞的。”蓝彩儿被阎九扛走没多久,薄情和刀戈也来了,只是他们是前来告辞的。 薄情来雇佣兵城历练的一部分原因,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强,打败巫重。 可他发现,即便是如此,自己还是比不上巫重。 这让他下定了决心,下一次,再遇到巫重时,他绝不会输。 “十三,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在我回来之前,不许嫁人,也不许爱上其他人,尤其是那些面目可憎,心地恶毒,还自大傲慢的人。”薄情不顾一旁猛飞眼刀子的巫重,忍不住,轻轻抓住了叶凌月的手。 他虽然也已经知道,叶凌月的真名,但是他和其他人不同,薄情只喜欢叫叶凌月十三。 因为叶凌月是其他人的叶凌月,而十三,是他一个人的十三。 那个在太乙秘境里,背着他,出生入死都不放弃他的十三。 “哼。”巫重冷嗤了一声。 叶凌月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这男人,自从紫竹岭回来后,就一直臭着脸,就好像是有人欠了他十万八万似的。 “薄情,我答应你,我绝对不会爱上你说的面目可憎、心底恶毒、自大傲慢的人。”叶凌月咬牙切齿地说道。 嘭的一声,巫重身旁的一张桌椅报废了。 “这才是我认识的好十三。十三,我很快就会回来的。”薄情笑颜如花。 他的身后,刀戈的目光有些失落。 他没有看到蓝彩儿,到了分别的这一刻,她依旧不愿意见他。 薄情和刀戈告辞之后,叶凌月送了两人出城。 高高的城门上,叶凌月目送着薄情的身影渐渐消失。 薄情一定隐瞒了什么。 想起了红发时的薄情,还有他噬血的模样,叶凌月的眉拧了起来。 薄情对她,可算是掏心掏肺的好,她虽对他没有男女之情,但朋友之谊还是有的。 “你喜欢上那小子了?”巫重如鬼魅般站在了她的身后。“叶凌月,你的喜欢还真是随便,凤莘、夏侯颀现在又多了个薄情。枉费凤莘那废物,还傻傻地等你给他答复。” 薄情酸溜溜地说道,他也受不清,这句气话,是替自己说的,还是替凤莘说的。 “巫重,你放尊重点,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般冷血麻木。还有,凤莘不是废物。你若是再胡眼乱语,立刻给我滚出雇佣兵城。”叶凌月没来由一阵恼火。 两人的冷战,已经持续了很多天了。 巫重一见她,就是冷嘲热讽,她也毫不客气的反唇相讥,用阎九的话说,两人就像是两头刺猬,一靠近对方,就会伤了对方。 “叶凌月,你才是一只养不熟的小白眼狼。你就仗着我喜欢你,不敢对你怎么样,对吧?利用完了,就一脚蹬开?你以为我巫重是什么人?”巫重目光一沉,他一把抓住了叶凌月的手腕。 “巫重,你也配说喜欢?世上最虚伪的人就是你,若是真的喜欢,为何你连用真面目面对我的勇气都没有。”叶凌月被他抓得手腕都要断裂般,她恼火着,指头往了巫重的脸上一抓。 该死的巫重,为什么每次都要拿话伤她,说的她好像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她承认,她的确还在他和凤莘之间摇摆。 可对于夏侯颀和薄情,她从没有主动去招惹过。 叶凌月没有蓄指甲的习惯,可这一抓之下,也是发了狠的。 巫重那张人皮面上,顿时多了一道深痕。 “还敢抓人,叶凌月,你当真是找死。”巫重怒起,如拎小鸡似的,大手抓住了叶凌月,见她的身子翻了过来,狠狠地压在了他的腿上,惩罚性地,用自己坚硬的大腿上的肌肉,碾压着叶凌月胸前的柔软。 叶凌月疼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她蹬踏,想要摆脱巫重的束缚。 诱人的嘴里,还吐成出了一句又一句,咒骂巫重的话。 她不好受,巫重也不好受,叶凌月本就是他喜欢的人,却奈何他与凤莘彼此之间的协议,他不能碰她。 巫重的气息紊乱了起来,他忽的抱起了她,朝着她白皙修长的脖子,一口咬了下去,鲜血的涌了上来,叶凌月痛呼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