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0章 赶小三,女主人的架势 - 神医弃女

第690章 赶小三,女主人的架势

与上一次来北青时不同,这一次,叶凌月是以大夏月侯、紫竹岭的女领主的身份来的,所以她不方便再住进凤府。 大夏使馆,又有大夏的侍卫把守,凤莘进进出出,不免要惹人闲话,叶凌月可没有忘记,在星宿洞探险时,自己被人非议冷遇时的情形。 凤莘却有几分不高兴了,他冷冷地瞥了眼一旁候着的大夏的侍卫,只当叶凌月是在意那些侍卫向夏侯颀禀告,没缘由的,一阵子发酸。 他也不再争辩,上了马车后,垂下了车帘。 把凤莘强推走后,叶凌月又有些后悔了。 方才离开时,凤莘的脸色不大好。 可叶凌月又有什么法子,她和凤莘的八字相克,这件事,没准早就已经传到了北青帝那里,加上她早前和夏侯颀、薄情等人的关系,若是再频繁和凤莘走动,只怕北青帝更认定她不是什么好货色。 况且,叶凌月这次到北青来,也不是仅仅来参加登基纪念大典的。 夏侯颀送来礼车时,还带来了一封密信,他希望,叶凌月再北青的这阵子里,多结交些他国的使节。 斩断了情丝后的夏侯颀,的确是个很出色的帝王。 他当政不过一年,大夏的国势已经有了改变,只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夏侯颀还不能正面和北青帝交锋。 叶凌月走进驿站时,忽然留意到怀里的小吱哟的背心里塞着什么。 想起了早前地尊不发一言的模样,叶凌月从小吱哟的背心里,果然发现了一颗小小的蜡封弹丸。 将那颗弹丸捏碎后,叶凌月捏碎了弹丸,里面有一张纸条,写着。 “不要再调查凤莘的事。” 叶凌月面色一沉,运力,将纸条捏碎了。 地尊果然是认识凤莘的,可为何,明明都是通天阁的人,地尊所做的,和天尊所做的恰好相反。 天尊的话,无疑是要引叶凌月去找北青帝。 可地尊的字,却是让叶凌月放弃去找北青帝。 通天阁的这两位天尊地尊,到底是是敌还是友? 叶凌月有些心烦,凤莘的病,她是一定要治好的。 早前,即便是作为朋友时,她也一门心思想替凤莘看好病,更何况,他现在,已经是她的男人了。 她要让她的男人,和正常人一样,活蹦乱跳,想住北青就住北青,想住大夏就住大夏。 距离北青的宫宴还有些日子,叶凌月也并不着急,她按照原计划,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和各国使节往来,做足了面子上的功夫。 让叶凌月始料未及的是,她的计划,很快就因为某个人的捣乱,中途洛空了。 她和凤莘分开了几天,凤莘果然没有来找她。 叶凌月不免有些失落,还以为凤莘闹起了脾气。 可第三天的一早,她就被匆匆赶来的穆管家给抓包,塞进了凤府的马车。 “少爷的寒症又发作了。” 叶凌月一听,也有些慌了,到了凤府时,府内已经候着十几名方士和御医。 一干白胡子满脸皱纹的老头子中,叶凌月还看到了她最不想见的那一位。 坐在了一旁,喝着茶,一脸冰清玉洁,一副“我是仙女样”的雪翩然。 她怎么会在这里? 雪翩然也看到了叶凌月,所谓的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雪翩然得知凤莘寒症发作,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还带了丹药,却被刀奴的给拦住了。 说是少爷正在发脾气,生人勿进。 雪翩然听着,却是一喜。 凤莘寒症最严重视,发起病来,那是六亲不认的,别人没见过,雪翩然和从律都是经历过好几次的。 叶凌月还未推开房门,就听到一阵暴躁的声音。 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叶凌月下意识地站住了脚,雪翩然却是冷笑。 “怎么,不敢进去了?你只看到了凤莘好的一面,有没有遇到他真正发病的一面,他每年要是在北青过冬,都会如此。你要是不敢,就滚出凤府。” “穆老师,把钱给几位医师和方士,麻烦他们大冷天的跑一趟。还有备辆马车送天女回丹宫,凤府的事,不劳外人操心。”叶凌月不动声色着,那架势,看得雪翩然一愣,顿时牙齿酸倒了一片。 这算什么,好个叶凌月,还未嫁入凤府,就端起了凤府女主人的架势来了! 可偏,穆管家和刀奴听了,发赏钱的发赏钱去了,备车的备车去了,连一个多余的问题都没有。 主客之分,一目了然。 “凤莘,我进来了。”叶凌月说罢,推门走了进去。 屋内,一股寒气袭来,叶凌月看到了“发病”的凤莘,他缩在了榻上。 看到叶凌月时,他腾的跳了起来。 雪翩然以为,发病的凤莘会让叶凌月滚出去。 哪知道,凤莘抱住了叶凌月,就像她是个大抱枕似的,紧接着,他黑着脸,将房门啪的一声,当着雪翩然的面关上了。 屋内,恢复了平静,没有吵闹,也没有打砸摔的声音。 雪翩然身子僵硬,难以置信地望着那一扇合上的房门。 直到刀奴恭敬着,告诉她马车已经准备好了,雪翩然才艰难地迈动着脚步,走出了凤府。 走出凤府时,雪翩然忍不住发起了脾气。 她恨恨地冲着马车夫说道。 “立刻去皇宫!” 凤莘的房内,叶凌月狠狠地在凤莘的抱紧自己不放的那只“爪子”上咬了一口。 “死凤莘,你了不得了,敢装病骗人了。” “月儿,谁让你这么狠心,三天不见我。你怕人言可畏,那我就想个法子,名正言顺,让你来替我‘治病’。你再咒我死,万一哪天,我真死了,你可要守寡了。”凤莘跟个没事人似的,抱着叶凌月,舒坦地靠在榻上,蹭着她软软的头发,柔软的身躯。 “不准说死,我会找出治好你的病的法子的。”叶凌月绷紧了小脸。 “我的月儿生气了,好,不说就不说。月儿,就算是我真的发生了什么,那怕是轮回转世,我也会回到你身旁的。”凤莘这几日,没休息好,也有些乏了,抱着叶凌月,嗅着她身上药草的香气,他觉得很舒服,心前所未有的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