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1章 特殊的贺礼 - 神医弃女

第701章 特殊的贺礼

面对的北青帝的责问,凤莘却是付之一笑,忽的说道。 “圣上,臣有一事相求,臣心仪月侯已久,趁着今日庆典之时,恳请圣上赐婚。” 一石激起千层浪。 出云殿内,满堂哗然。 方才叶凌月和凤莘一起进宫,两人之间的情意,还有着装,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得出一些门道来。 可谁也想不到,凤王会直接了当,当着所有人的面向北青帝求亲。 就连叶凌月都没料到,凤莘会突然这般说,她还以为,凤莘会在宴席之后,再私下找北青帝。 只听得啪的一声,却是雪翩然案上的一个杯子,跌落在地,碎了个四分五裂。 “臣女罪该万死。” 雪翩然慌忙离席,走到了凤莘身旁,跪在了他的左侧。 她那双美目里,含着泪水和委屈,泫然欲泣,望了凤莘一眼,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北青帝干干笑了两声。 “不过是失手打破了个杯盏而已,何罪之有。一个酒壶本就可配多个酒杯,若是强行只配一个酒杯,反倒显得怪异了。来人,替天女重新准备一个杯盏。” 内侍忙收拾了碎片,送了一个新酒杯。 “凤王,今日乃是朕的登基纪念大典,能喜上加喜自然是好的,但凡事也有个先后次序。你和翩然都先退下,我听闻夏帝为朕准备了别开生面的贺礼,不如月侯呈上来,让朕瞧瞧。”北青帝笑容可掬,也不直接回答,让凤莘碰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 凤莘还要说什么,一旁的叶凌月却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凤莘只得是起了身,回到了席位上。 雪翩然却是如释重负,她狠狠地剜了眼叶凌月,起了身,退了回去。 她的桌案上,已经换了个崭新的杯子。 看到杯子时,雪翩然面露得意的笑容。 北青帝对她的偏袒,可谓是一目了然。 凤莘就是上好的酒壶,叶凌月就好比那个随手可以丢弃的酒杯,一个叶凌月,哪里能配得上凤莘。 况且,大夏使馆遭遇火袭的事,帝阙城内,早已是传得纷纷扬扬。 夏侯颀早前准备的的贺礼,也在那场火中,付之一炬。 她倒是要看看,叶凌月再那么短的时间里,能准备出什么贺礼来。 “启禀圣上,原本夏帝为圣上准备了丰厚的贺礼,只可惜,使馆遭遇了火灾。臣只得是匆忙准备了一件礼物,希望圣上能喜欢。”叶凌月说着,命人送上了一个匣子。 只有一份礼物? 北青帝这一次的纪念大典,各国都很重视,一般的国家,为了讨个彩头,最少的都准备了六件,甚至有些国家,还准备了二十件之多。 大夏虽国力不如北青,可也算是富庶,一件贺礼,未免太寒颤了吧。 其他国家的使节,都流露出了鄙夷之色,心想,大夏未免也太小气了些。 若是这一件礼物,再登不上台面,北青帝龙颜大怒,这大夏的月侯恐怕连皇宫都走不出去了。 叶凌月却是不急不慢。 打开了那个匣子。 匣子里,躺着一件长袍。 那长袍,做工倒是不错,紫色,可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别说是特殊,光是和北青帝身上的那件龙袍相比,这件袍子就显得平平无奇,逊色的恨了。 “居然是件袍子,这不是班门弄斧嘛,谁不知道,北青云锦可是天下一绝。” “这月侯也真是拍马屁拍到了马腿上。” 众使节议论纷纷,比起织工名满天下的北青云锦,大夏的这一件贺礼,实在是不算什么。 “月侯,你倒是解释解释,你这件长袍,又何特殊之处?” 北青女帝倒是没像其他人那样,露出嫌弃之色,反倒是一脸的兴趣,询问起叶凌月来。 叶凌月笑了笑。 “圣上,敢问在场,可有武力高超者,帮臣女示范一下这件衣服的妙处。” 叶凌月这么一说,殿内,一阵轰笑声。 所有人都觉得叶凌月的问题好笑,这可是在北青,北青国武者名满天下,武力超群者,满朝都是。 “月侯,我们北青什么都少,就是武者多,你要是不嫌弃,就由在下帮月侯这个忙,不知意下如何?” 只见凤莘的席位对面,走出了一名冠玉男子。 今日,北青帝宫宴上的排位,还是很有些讲究的。 位置最高的,自然是北青帝,其右首的第一排坐的是通天阁的天地双尊。 左首位,原本是为丹宫的陈鸿儒准备的,只是陈鸿儒淡出朝堂多年,这种场合,一向是不出席的。 所以依次往下,坐的是北青的三公之流,再就是皇亲国戚。 凤莘身为王爷,他的对面,坐的自然也是同级的王侯,正是北青的开疆王府。 叶凌月早前无瑕细看,这会儿听到男子主动出列,叶凌月不由多看了几眼。 来人比凤莘稍长几岁,约莫二十三四岁。 男子眉若长柳,身如玉树,一袭矜贵的穹蓝色宴服,四肢修长有力,因常年修炼,而锤炼的很是结实的身躯,浑身散发出了股贵气而又凛冽的气息。 光是从皮囊看的话,这名男子,算是个极品的美男子。 方才,在宴席上,那些前来饮宴的北青大臣的女儿们,都偷偷瞄着这名美男子。 看行情,居然是比凤莘还要抢手很多。 这些北青的女人,难道眼睛都被屎糊了不成,这男人,会比凤莘好? 叶凌月没理会男人讨好的嘴脸,倒是替自家的男人鸣不平起来了。 “在下开疆王府陈沐,见过月侯。” 叶凌月正想着,男子已经行了一礼。 开疆王府陈沐,叶凌月再一看男人的打扮,恍然大悟,这人原来就是倒霉鬼陈敏之的兄长,陈沐。 可此人,不是说是混元宗的核心弟子嘛? 叶凌月再想,心中很快了然,混元宗和北青关系匪浅,北青帝登基纪念大典,陈沐又是开疆王府的世子,自然要回来恭贺。 陈敏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这陈沐想来更不是什么好东西。 叶凌月的眸在陈沐身上转悠了一圈,欣然笑道: “那就有劳陈世子了,先脱去衣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