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4章 她开始怀疑了,凤莘的秘密 - 神医弃女

第704章 她开始怀疑了,凤莘的秘密

叶凌月的这个请求,再次让北青帝很意外,她还以为,叶凌月会提其他的要求,譬如嫁入凤府。 紫竹岭以北的区域,荒芜偏僻,虽是北青的领地,但早已不被北青帝看重。 在北青帝看来,那一片地域,虽然辽阔,但远远比不上凤府的财富。 “那朕就允了月侯,从今日开始,紫竹岭以北,就永久划给月侯。”北青帝看上去兴致不错,一口答应了叶凌月的请求。 宫宴还在继续着,陆陆续续又有各国的使节送上贺礼和祝福,可经过了方才的乾坤紫龙袍,无论是北青帝亦或者是文武百官,都对大夏的这位月侯另眼相看。 陈沐早已退回了席位,他今日丢了自己和开疆王府的脸,心情自然不大好,埋头喝着闷酒。 从律损了兵器,脸色也很差。 倒是凤莘,怡然自得地喝着酒。 席位上,最欢喜的,还属叶凌月。 夏侯颀早前已经将大夏的那一片,永久性地封赏给了叶凌月,加上北青帝的另外一半的领地,这一次之后,大半的西夏平原,整片的紫竹岭包括雇佣兵城都属于她的麾下。 早前金乌老怪提议的,筹建万兽领的计划,也算是初具雏形了。 这一次的北青之行,完成了夏侯颀交给的任务,又如愿获得了领地完整的统治权,整个行程已经完成了是三分之二了。 余下的三分之一,就只剩凤莘的病了。 只是……叶凌月微微侧头,看了下凤莘。 凤莘看上去没什么两样,此时,他正在应付几名朝臣。 颔首点头,觥筹交错,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正常。 可叶凌月的心中,却有一个疙瘩,因为就在方才,她忽然意识一点,一点她从来没有发现过的。 凤莘他竟然会武。 叶凌月不由捏紧了手中的酒杯,刚倒满了酒的杯子里,酒水洒了出来,叶凌月犹然不知。 方才那一刀,凤莘说是凤府的家传绝学皇刀吟,他并没有用元力。 凤莘的这番话,北青帝信了、文武百官,各国使节信了,就连陈沐也信了,可唯独叶凌月不信。 原因无他,乾坤紫龙袍是叶凌月炼制而成的,在炼制之初,叶凌月就是为了将这件衣袍送给北青帝当贺礼。 所以,她用了不少的心思,其中最大的一个独特之处,就是那条隐匿不出的金龙。 只有在接触到元力时,乾坤紫龙袍上的那一条龙,才会显露出来。 叶凌月的本意就是,使用霸风刃,既能毁了从律的灵器,报早前从律为难自己的仇,又顺带可以让陈沐出丑,再利用自己的元力,让金龙显形。 她的计划,没有一点差错,就独独算漏了一点。 她没想到,凤莘会受了陈沐的挑衅,出来要求试刀。 当时的情况下,她不好阻拦凤莘,她担心自己会伤了凤莘的自尊心。 可事实却是,凤莘忽悠了所有人。 他会武,若是他不会,乾坤紫龙袍上的金龙根本就无法显形。 陈沐认为凤莘是个不会武的废物,他自然不会用元力,那余下的,就只有凤莘了。 想到了凤莘,连她都要隐瞒,叶凌月心中就有些不舒服。 那个男人,她已经将她当成了自己的另一半,可他却从未告诉过自己他会武。 这时,一名宫女走了过来,替叶凌月送上了一道菜肴。 叶凌月收回了思绪,和那名宫女极快地交汇了眼神。 “老大,小心雪翩然,她和她的侍女想用一种会毁容的药水,陷害你。”叶凌月听到了小乌丫熟悉的声音。 叶凌月不动声色着,看了眼雪翩然。 小乌丫假冒成的宫女起身时,叶凌月恰好看到了对面的雪翩然走了过来。 雪翩然脸上,挂着叶凌月最讨厌的笑容。 她走到了叶凌月面前。 “月侯,我敬你一杯。” “天女,客气了。”叶凌月心知有诈,也不说破,很是客气地举起了酒杯,可是酒杯刚凑到了嘴边,就见了雪翩然脚下一绊,连人带着酒杯,将整张桌案都打翻了。 酒水连着桌案上的酒杯碟子,全都倒在了叶凌月的身上,叶凌月身上的那一身华美的北青云锦宫裙顿时遭了秧。 “月侯,实在是不好意思,我方才一定是喝多了,才会站不稳。”雪翩然一脸的惶恐,连声道歉。“你衣服都脏了,不如先下去换一身,我刚好带了一身替换的,不如月侯就随我的侍女一同去,先换身衣服。” “也只好如此了。”叶凌月一脸的“不满”,只能起身向北青帝请辞,这才随着莲玉一起,去换衣物去了。 见了叶凌月退下去后,雪翩然心中狂喜不止。 凤莘若有所思地看了几眼雪翩然,雪翩然冷笑。 凤莘,你不是很喜欢叶凌月嘛,我倒是要看看,等你发现,你的叶凌月变成了一个丑八怪后,你还会不会那么喜欢她。 等了近半个时辰,叶凌月还没回来,凤莘明显有些心不在焉了起来。 雪翩然也焦急地很,也不知莲玉究竟成功了没有。 这时,一名宫女匆匆走了过来。 “天女,有一位叫做莲玉的姐姐,不知道是否是天女的侍女?她让奴婢传话来,说有急事,让天女去侧殿找她。” 该死的莲玉,该不会是把事情给搞砸了吧。 雪翩然在心中暗骂道。 莲玉那丫头,比不上得自己以前的侍女,她胆子小,没准还真会坏事。 雪翩然只能是笑着起了身,推脱了个借口,就匆匆离开了出云殿。 出云殿的侧殿,是平日北青帝和宫中的皇子公主们小憩的地方,今晚,专门被开辟出来,用作女眷梳妆和更换衣物的地方。 到了侧殿后,那名宫女就被雪翩然打发走了。 雪翩然独自一人,穿过了寂静的回廊,推开了侧殿的门。 这个时辰,所有人都还在正殿里饮宴,侧殿里,只点了一盏明亮的松油灯,有个人站在了前方,看着衣物,正是莲玉。 雪翩然不疑有他,走上前去,看口就问。 “莲玉,叶凌月那贱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