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5章 蛇蝎妇的报应来了 - 神医弃女

第705章 蛇蝎妇的报应来了

空荡荡的侧殿里,雪翩然的声音回荡着,“莲玉”没有回答。 她只是盯着不远处的美人榻。 那美人榻是供人休息用的,雪翩然顺着莲玉的视线看过去,这才发现,美人榻上匍匐着人。 那人一动不动,身上穿着那件精致的云锦宫裙,可不正是“叶凌月”。 “你做得很好,莲玉。”雪翩然没有察觉“莲玉”的异样,她忙走向了““叶凌月””,迫不及待地将她的身子翻了过来,想要看到她毁容之后,惨不忍睹的样子。 可看清了““叶凌月””的模样时,雪翩然的眼一下子睁得老大。 那哪里是什么“叶凌月”,分明就是已经断了气的自己的侍女莲玉。 “你!”雪翩然慌乱着,抬起了头来。 有什么东西,泼了过来,雪翩然的眼前,闪过了一张脸,那是“叶凌月”的脸。 可不等雪翩然反应过来,她只觉得,脸上的皮肤一片灼热,紧接着,疼痛感爬满了她的整张脸。 “啊!”雪翩然用手护住了脸,可是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她的手指碰触到的地方,皮肤一大块一大块地落下,血肉迅速溃烂,她的指甚至能摸到自己的骨头。 她的脸,她的脸! 雪翩然面前,穿着宫女服侍的,赫然正是“叶凌月”,她手中的拿着个药瓶,正是早前莲玉藏起来的熔金水。 “叶凌月”,你毁了我的脸。”雪翩然啼哭着,想要上前抓住“叶凌月”,可不等她靠近,叶凌月已经飞起一脚,踢在了她的肚子上。 这一脚下去,雪翩然只觉得五脏六腑挤在了一起,早前喝下的酒水吐了一地,浑身沾满了令人作呕的气味。 “雪翩然,害人终害己,这玩意,你想往我脸上泼,我现在就一滴不剩,全都还给你。别以为你身为丹宫天女,就可以胡作非为。不该你想的,你想都别想。”叶凌月睨视着雪翩然。 “叶凌月”,你别得意,我要把你的所作所为,全都告诉圣上,告诉凤莘。你毁了我的脸,我要让你陪葬,我要让整个大夏给你陪葬。”雪翩然悲号了一声,胡乱抓起了一块纱巾,就跌跌撞撞地往殿外跑去。 见了雪翩然走远了,叶凌月冷笑了一声,走到了美人榻前…… 出云殿里,几名献舞的舞女正婀娜多姿地飞舞着水袖,百官互相敬酒。 凤莘几杯水酒下肚,喝得面上微微泛了红。 这时,雪翩然冲进了侧殿,她冲到了北青帝的面前。 “圣上,圣上救命,叶凌月她行凶伤人,毁了我的脸。” 所有人都愣住了,他们看到了雪翩然的脸。 雪翩然那张,美丽无双的脸,此时已经面目全非,皮肤脱落,肌肉腐烂,只剩了一双满是泪水的眼。 方才,雪翩然毁容之后,心中恼怒之余,很快又想到了一条毒计。 她不知为何,计谋会被“叶凌月”识破,但木已成舟,计划失败就是失败了,她毁容了,可是刚好趁着这次机会弄死叶凌月。 熔金水虽厉害,可终究是丹宫配出来的,只要在十二个时辰里,返回丹宫,解了熔金水的毒,再辅之以丹宫的涅槃盏心莲,她的脸一定会恢复。 为今之计,是先杀了“叶凌月”那贱人。 “翩然,你的脸?究竟是怎么回事?”从律见了雪翩然的模样,心疼不已,忙上前要扶起她。 “是叶凌月,她恼恨我将酒水洒在她身上,又恼恨我和凤莘有口头婚约,她方才假意趁着换衣的机会,让人找我过去。哪知道我才到侧殿,她就朝着我脸上泼毁容的毒药。”雪翩然红着眼,哭得凄楚。 扶着雪翩然的从律,手一僵。 周遭也一片死寂,所有人,都用怪异的目光看着雪翩然。 雪翩然本就是个受人瞩目的人,可眼下她被毁了容,每个人看她的眼神又都很异样,雪翩然不禁止住了哭声,心中暗道,她有什么地方说错了不成,可是不对啊,她来时的路上,分明已经想得很周全了,旁人绝不可能抓到破绽。 “难道你们不信?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去问莲玉,她被“叶凌月”动了手脚,这会儿还昏迷在侧殿。” 雪翩然深怕众人不信,还想再说,扶着她的从律,蓦地松开了手。 “翩然,你不要再说了,我知道你因为凤王的事,很恼恨月侯,可栽赃诬陷这样的事,实在不想是你平素的做事风格。”从律的声音,清冷了许多,他望着雪翩然,看着她不再美丽的脸,心里很是难受。 “从律,你说什么,我栽赃诬陷叶凌月?难道连你也被那狐狸精迷惑了,是她毁了我的脸。”雪翩然难以置信地望着从律,从律居然不信她,那个对她百依百顺的从大哥,竟然不信她。 “雪翩然,你早前针对我,假意把水洒在我的身上,羞辱我也就算了,这次还要说我毁你容貌?你这女人,心思未免太歹毒了些。” 满是讥讽的声音,从另一边传了过来。 雪翩然听到了那个声音时,娇躯一震,难以置信地看了过去。 就在天尊和地尊的席位上,“叶凌月”手里拿着酒杯。 她怎么会在这里? 雪翩然身子晃了晃。 雪翩然狡猾的很,她方才抢在“叶凌月”前头离开侧殿,她算准了就算是脚程再快,“叶凌月”最多也就只能和她差不多时辰抵达。 那时候,“叶凌月”就百口莫辩了。 雪翩然方才进入出云殿时,也看得清楚,“叶凌月”的席位上根本没有人。 原来,她是在向天尊和地尊敬酒。 “叶凌月,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法子赶在了我前头,可方才,就在一刻钟前,你明明让宫女引我去侧殿,然后用熔金水毁我容貌。你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认得你!”雪翩然扑上前去,想要抓住“叶凌月”。 哪知后者就如一条泥鳅似的,退开了几步,雪翩然扑了个空,撞到了桌案上,扑倒在地,她的样子,狼狈不堪,一张脸在灯光下,更是狰狞可怕的很。 “呵~当真是好笑了,一刻钟前?一刻钟前,我就在这出云殿里,雪翩然,你倒是告诉我,我怎么分身乏术,去毁你的容。”“叶凌月”居高临下,不屑地看着雪翩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