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4章 欠骂的老母狗 - 神医弃女

第714章 欠骂的老母狗

面对面色各异的女帝和陈拓,凤莘没有一丝波澜。 仿佛方才,看到他们不知廉耻的表现,毫无反应。 “圣上,时辰不早了,既然开疆王来了,臣先告退了。”凤莘近乎淡漠的眼神,如同一把刀子,扎进了女帝的心中。 她有种预感,凤莘早就知道她和陈拓之间有暧昧。 他是何时知道的? 女帝一直以为,自己对凤莘的事了若指掌。 可如今想来,这孩子,又何尝不早就看透了他。 他提出离开皇宫,离开北青,是不是也早就已经发现,自己看他的眼神发生了变化。 女帝心中剧疼,她最怕的事还是发生了,凤莘目睹了她不为人知的一面。 此生,女帝唯一爱过两个男人,一个是凤澜,一个是凤莘。 为了他们,她连身为女帝的尊严都放下了,可就是这对父子,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她,把她的心彻底伤透了。 眼看凤莘抬脚就要走,女帝咬了咬牙,硬声说道。 “陈拓,还愣着干什么,凤王意图轻薄朕,如此大逆不道之徒,你还不将他拿下!” 陈拓脑中一懵,再看看女帝,心中了然,女帝今晚是无论如何也要留下凤莘了。 “凤王,得罪了!” 陈拓忍不住眼角抽了抽,只觉得自己的头顶,有一朵绿云在盘踞,这都算是什么事啊。 他本想今晚享乐一番,哪里想到,居然落到帮自己心仪的女人抓奸夫的地步,心中恼火程度,可想而知。 然圣命难违,就算是陈拓心中有一千一万个不愿意,也只能是照做。 他又是嫉妒,又是恼恨地扫了眼凤莘。 体内涌成了一股元力,凤莘不会武,陈拓连动手都懒得动,就想干脆用元力威压直接震慑他,让他留下来。 “不要伤了他!” 女帝一看,厉声喝道。 她心中也是矛盾的很,凤莘拒绝了她,她恨得要命。 可是一看到凤莘那张俊俏的脸,她又心痒难耐,如此又爱又恨的情感,让女帝难以自控。 就在女帝和陈拓说话之时,凤莘身形一动,往了内殿掠去。 他儿时来过女帝的寝宫,记得内殿了有一处窗户,窗户外就是一个人工湖,湖水直通宫外。 女帝和陈拓自是不肯罢手。 两人飞掠而过,紧跟着凤莘。 哪知道凤莘虽“不会”武功,而开身法却很快。 才没走几步,只听得隆隆一阵作响,女帝大惊。 “小心,有机关。” 一个涅槃铁打制而成的牢笼,从天而降,女帝一退而开,陈拓却被罩入了其中。 “嗖嗖嗖” 一阵疾箭飞驰而来,多枚淬了毒的冷箭,寒光熠熠,几乎是贴着女帝的背脊滑过。 北青女帝的寝宫,因无人看守,内里布置了一些机关和暗器。 这些机关和暗器,只有女帝一人才知道。 小时候,凤莘在女帝的寝宫呆过一阵子,女帝生怕他伤着,曾经和他提过一次,让他不要触动机关暗器。 哪知道,凤莘这么多年了还记得。 女帝和陈拓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 尤其是女帝,她万万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凤莘还记得那些机关暗器的位置,今日,更会用这些机关暗器对付他们。 “凤莘,你以为你用这些手段,就能逃离这里,我告诉你,今晚,你别想离开这里。你,我要定了。” 女帝目光含煞,她脚下踏开了一套步法,身如一抹烟,避开了重重机关和暗器。 忽的,只听得哐啷一声,房中顿时昏暗一片。 原来是凤莘将房内的几颗夜明珠给砸破了。 寝宫顿时黑暗一片。 女帝冷哼了一声,目光迅速在房内移动着。 修为达到了她和陈拓这般境地,就算是在黑夜之中,也只是稍微影响了一点视力,不用多少功夫,她就能找到凤莘。 凤莘站在了暗处,双拳握紧。 他闭上了眼,让自己的呼吸平稳下来。 再睁开眼时,他的眸已经化成了琥珀色。 “青霜!” 暗夜中,这一声,落在了女帝的耳中,就如惊雷一般炸开。 女帝面上,先是呆滞,可旋即又是一阵狂喜。 方才她让凤莘喊自己的闺名,凤莘冷漠待之,他这时又喊自己的闺名,难道说,他想开了? “莘儿,姨知道,你果然还是舍不得姨的。”女帝的脸上染上了一片红晕。 她朝着凤莘的方向摸索去。 “青霜,你个千人骑的老母狗,居然胆敢染指本座。” 女帝闻言怔愣住,脚步一下子钉住了,她难以置信地望向了内殿的某处,目光及处,那个高大,而又森冷的背影,让女帝的心底,同时涌起了惊恐和愤怒之色。 “凤莘,你个贼子,竟敢辱骂女帝。”牢笼里,陈拓面色骤然一变,元力翻腾,如潮水般涌动,坚硬无比的涅槃铁牢笼,竟是被他的元力,生生拧得变了形。 就在这时。 只听得房中的某个方向,传来了咚咚的声响。 女帝心头大震,望向了那个方向。 一道白影,从女帝的床榻位置,扑了出来。 “什么人!” 女帝惊骇,她没想到,自己的寝宫里除了她们三人外,竟还有其他人。 地下离宫,地下离宫了的秘密! 女帝深吸了一口气。 她没有半分迟疑,横冲直撞向了床榻处,一把就要抓住那团白影。 可有个身影比她更快,从床榻里,一跃而出。 一股磅礴的元力,瞬间就充满了整个寝宫。 一那股气息,是那么的熟悉。 女帝的娇躯一震, 几乎是同时,那团白影已经落到了巫重的怀里。 那团白影不用说,正是小吱哟。 至于床榻里出来的另外一个人…… 巫重没有半分迟疑,手在虚空里抓了抓,准确地抓着了一只温软的手。 “不要出声。”巫重极快极低地说了一声。 服用了隐形丹的叶凌月又惊又诧,她也知道,眼下情形很紧迫,不能有半点闪失。 方才,她在地下离宫里,奋力治疗凤澜。 终于,她将凤澜的头部的最后一点黑斑也吞噬了。 她看凤澜还没清醒,就打算先行离开,找到凤莘再说。 哪知道就在她准备开启机关,离开地下离宫时,却听到了凤莘和女帝的声音。 叶凌月这才知道,女帝已经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