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5章 他醒了,却忘了一切 - 神医弃女

第715章 他醒了,却忘了一切

叶凌月心下焦急,不敢妄自行动,就干脆躲在了暗阁处,寻找合适的机会逃匿。 可哪里知道,女帝居然会借着酒劲,做出了那种事说出了那等话,叶凌月差点就没炸毛。 女帝这分明就是想占凤莘的便宜。 凤莘体弱,又不会武。 叶凌月躲在下面,满脑子胡思乱想。 听着女帝娇嗔中带着妩媚的语气,叶凌月郁闷地恨不得冲出去,一巴掌拍死那个老女人。 好在凤莘的反应也不慢。 叶凌月很快就听到了第三个人的声音。 那声音,听上去应该是开疆王陈拓。 本以为陈拓来了之后,凤莘就安全了,哪知女帝居然色虫入脑,居然命令陈抓拿凤莘。 就当叶凌月情急之下,不顾一切,准备出去来个英雄救美男时。 小吱哟忽然躁动了起来。 幽静的地下离宫里,竟然传来了一个脚步声。 整个地下离宫,除了叶凌月和小吱哟只有…… 脑中电石火光之间,叶凌月已经摸出了一颗隐形丹,吞了下去,然后一脚踹开了床板。 就在床板被踢开的那一刻,凤澜,昏迷了十余年的凤澜,也跟着一掠而出。 “嘭”的一声。 寝宫里,亮了起来。 原来是方才的一阵打斗,惊动了外面的侍卫。 当侍卫们如水般,举着火把,冲入了寝宫时。 侍卫们惊呆了。 北青地的寝宫里,一片凌乱。 开疆王陈拓与一个扭曲了的铁笼站在了一起。 女帝和凤王僵愣着,一起望向了前方。 一个高大,而又英俊的男人,他的容貌,和凤王长得如此神似,但与凤王不同的是,男人周身,涌动着怒浪般的可怕元力。 “刺客,有刺客!” 那些侍卫们嗖的拔出了兵器。 “滚出去!留下明火,统统滚出去!” 女帝忽的双肩颤抖,如同风中凌乱的落叶,她的声音里,带着惊诧,带着恐惧,又带着前所未有的激动。 侍卫们面面相觑,可又不敢忤逆女帝的话,只能硬着头皮退了出去。 寝宫里,再度恢复了死寂。 直到凤莘的怀里,小吱哟发出了一阵叫声。 所有人才回过了神来。 “圣上,小心!”陈拓一脚踢飞了那个牢笼,落到了女帝身前,阴翳着防备着凤澜。 当年,女帝设计杀害凤澜和青枫的事,他也参与其中,凤澜的那些旧部,还是他斩杀的。 就连凤澜头部的那一处重伤,也是在他和女帝的夹击下受的。 他当时就想一刀杀了凤澜,却被女帝给制止了。 这些年,他大概也知道,凤澜一直没有死,但纵观整个大陆,没有人可以救凤澜,他一直处于昏迷中。 至于女帝到底把凤澜藏在哪里,陈拓一直不得而知。 谁又能想到,女帝竟痴心至此,居然会胆大到,将凤澜藏在了自己的寝宫之下。 想到了自己思慕的女人,每日每夜都对着凤澜,陈拓的心中,醋海翻腾。 他当年是不如凤澜,可凤澜昏迷了十余年,他却一直在潜心修炼,他相信,如今的凤澜,绝不是自己的对手。 凤澜刚清醒不久,他的眼中还有些迷茫。 他在周围几人的身上,迅速掠了一眼,看到和自己长得很是相似的凤莘时,凤澜微诧,可旋即,他又看到了陈拓身后的青霜。 他觉得脑壳一阵空白,隐隐约约记起了什么。 “青霜?” 这一声青霜,就如一股甘霖,一下子滋润了女帝干涸了多年的心。 自从父皇死后,青枫也死后,已经多少年没有人喊她的名字。 她蓦然睁圆了眼,失态地推开了陈拓。 “凤澜,你真的醒了?”她抱住了凤澜,生怕一放手,他就会消失不见。 “你真的是凤……父王?” 凤莘亦或者说是巫重,此刻神情莫名。 他难以置信地,望着这个只存活在凤莘的记忆中,死去了多年的男人。 他看上去那么的年轻,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轮回五道的巅峰。 这个和凤莘有着几乎一样轮廓的男人,就如一座沉睡了多年的死火山,身体里,蕴藏着可怕的能量,随时都可能会爆发。 “父王?你是谁?”凤澜挣脱了女帝的搂抱,迟疑着看了眼凤莘。 “他是凤莘,是你的……”女帝猛地住了口,她看着微皱着眉头的凤澜,心中一跳,“凤澜,你不记得凤莘,那你记得谁?” 凤澜在昏睡的那阵子里,女帝用尽了各种法子,想让他清醒过来。 但是每个来看过他的方士和医师都说,凤澜的头部受了重伤,就算是他将来能奇迹般醒过来,他也会丧失一部分的记忆。 只是那部分记忆,究竟是什么时候的记忆,那就不好说了。 “我记得你,青霜。我只记得,在我昏睡时,你一直在我耳边呼唤,让我快点醒过来。”凤澜昏迷的那阵子里,他一直听到有个女人在自己耳边呓语,那个声音很熟悉,那个声音一直说,凤澜,我是青霜,你一定要醒过来。 “那青枫呢,那凤莘呢?”女帝急切地抓住了凤澜的手臂。 她太过用力,凤澜微微皱起了眉,他迟缓着,点了点头。 他记得青枫,可不记得得凤莘,对于他而言,凤莘就是陌生人。 “怎么会?”尽管眼下是巫重对身体占了支配地位,可巫重身体里,属于凤莘的那一部分,生出了一种悲悸的情绪。 凤澜,那个活在了凤莘的记忆中,对他和娘亲青枫都同样疼爱有加的男人,竟然一点都不记得他了。 同样震撼的还有吃了隐形丹的叶凌月。 怎么会这样,她救活了凤澜,可是为什么凤澜关于凤莘的记忆全都消失了。 难道是因为鼎息吞没了凤澜的黑斑的缘故? 鼎息具有强大的吞噬作用,难道说,它吞噬了淤血的同时,也将凤澜的记忆也给清除了。 叶凌月顿时觉得,自己做了一件错事。 凤莘……叶凌月看向额凤莘,见他眼神闪烁,凤莘这会儿,心中必定很难过。 “他是谁?为何会和我如此相像,还有,青霜,你为何会在这里?”凤澜的记忆,还停留在当初他进入皇宫,刚认识青霜没多久的那段光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