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6章 兔崽子敢骂老子 - 神医弃女

第716章 兔崽子敢骂老子

只是那段光阴中,关于青枫的记忆,却已经模糊了。 “他是凤莘,是你和青枫的儿子,你不记得青枫了,她是我的妹妹。”青霜按耐住激动的心,小心翼翼地解释着。 “青枫?” 凤澜的脑海中,闪过了一张脸。 青枫,那个调皮爱偷懒,爱粘着他的青枫。 凤澜皱了皱眉,眼底有不耐烦之色闪过。 关于青枫的记忆,实在算不上愉快,凤澜甚至记得,就在不久前,他还以为没有保护好二公主青枫,让她落到了水中,生了病,自己被父亲狠狠地教训了一通。 他怎么会和青枫成亲,而且还有了儿子,儿子竟然还这么大了? 凤澜眼底的那抹嫌恶,落到了女帝的眼中,她只觉得,狂喜没顶而来。 凤澜那样的表情,她再熟悉不过,小时候,在凤澜刚遇到青枫时,他就曾露出那样的神色来。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凤澜说自己一开始就喜欢青枫时,青霜怎么也不愿意相信。 真是连老天爷都在帮他。 青枫死了,凤澜活了,而凤澜,把过去自己对他所做的一切,全都忘记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为何会和青枫成亲,是不是她,又缠着圣上,强迫着我娶她?”凤澜的眉间,拧成了个川字。 再看了眼凤莘,他不喜欢青枫,连带着也不喜欢自己莫名其妙多了个儿子,还是和青枫生下的儿子。 “你受了重伤,青枫她,她死了。”女帝深吸了一口气,掩去了眼底的喜色。 死了? 凤澜只觉得心中一阵窒息般的难受。 那个犹如尾巴一样,天天跟在他身旁的青枫死了? 那女人,在强迫了他娶她之后,竟死了。 凤澜觉得脑中,乱糟糟的,一种烦躁感,让他很是难受。 “青霜,你还欠我一个解释,为何他会出现在这里?”巫重冰冷冷地,盯着女帝。 “放肆,你胆敢直呼圣上的名讳。你又为何会在这里?”凤澜不悦道。 尽管不知道,自己为何会重伤,又为何会昏睡了十余年,可青霜说,凤莘是他的儿子。 他的儿子,也就是青霜的外甥,于情于理,凤莘都不该这么和女帝说话,那可是欺君罔上的大罪。 “我为何会在这里?这句话,你该去问问你的好皇上,是她带着我来这里的。”巫重极其讽刺地挑了挑眉。 一双眼中,满是讥讽之意。 “凤莘,你不得无礼。我找你来,只是为了和你商讨你的婚事。叶凌月和你八字相克,而且她是大夏的女侯,绝不能成为凤府的女主人。”女帝慌忙说道,生怕凤澜不信,女帝还将那张写有凤莘和叶凌月的生辰八字交给了凤澜。 她对凤莘动了邪念的事,绝对不能让凤澜知道。 不过,看凤澜的模样,他似乎对自己很忠诚,他对凤莘也没有半点父子之情可言,这正是挑拨他们父子关系的绝佳机会。 凤澜眯着和凤莘八九成相似的凤眸,眼底怒气氤氲。 “你竟然要娶一名他国的女子为妃,而且她的生辰八字,对你极其不利。我昏迷的这阵子里,你既然成了凤府的家主,就必须承担起家主的职责。这女人会害了你,你不能娶她。” “凤莘,你都听到了没有,朕早前劝告你,你不听。那凤澜说的话,你总该听了吧,他是你的父亲,父母之命大过天。你这下子,总该死心了吧。”女帝一副长辈苦口婆心的口吻,那模样,让巫重觉得很是恶心。 “父亲?他算什么父亲。我出生时,他在外头打仗,娘亲二次怀有身孕时,他又在外头打仗,她害得娘亲遇难,一尸两命,那时候,他又在哪里?他昏睡了十几年,一醒来,就把我和娘亲忘得一干二净。这样的男人,算哪门子的父亲?”巫重冷嗤道。 他是巫重,他对凤澜没有任何多余的感情。 至于凤莘,在听到凤澜竟然不记得他和娘亲时,就已经愤怒了。 这番话,是巫重说的,但又何尝不是凤莘的心里话。 凤澜听得,心头一震,他的心中,隐隐有些做疼,却不知,是因为凤莘冷漠的话语,亦或者是听到青枫遇害。 青枫是怀着身孕死掉的,他不喜欢青枫,为何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怀孕。 他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凤莘,你当真是执迷不悟。凤澜,他是你的儿子,又是风府的现任家主,朕不方便管教,一切都由你来做主吧。”见凤澜忽然沉默了,女帝有些焦急。 她不知道,凤澜的遗忘,究竟是一时的,还是永久的。 但凤莘若是再说下去,只怕凤澜会怀疑。 知道凤澜和青枫当年的事的人,死的死,去的去,如今也就只有女帝、陈拓和凤莘等人了。 凤莘不肯屈服于自己,那只能是将他拿下,用就将他囚禁起来。 当初,凤澜呆在了地下离宫。 那以后,就让凤莘留在地下离宫! 女帝的眼中,恶毒之色,一闪而过。 “孽子,你敢骂你老子!我如何做事,由不得你多说。这些年,我疏忽了管教,那今日,就由我这做父亲的,好好管教你一番。”凤澜心底的那股烦躁,化成了一掌。 他昏睡十年,但手脚上的功夫,却没有半点退步。 一掌挥出,一股元力从他掌内漫出。 那一掌就如天罗地网,扣向了巫重的肩膀。 巫重嘴角,浮动着不屑的笑意,正欲回击,猛然想到了,叶凌月就在他的身后。 巫重的背脊上,迅速攀上了冷汗。 糟糕,他方才只知道,掩护服用了隐形丹的叶凌月,却忘记了,凤莘是不会武的。 若是贸然在叶凌月面前动武,而且是鬼帝的绝学,精明如叶凌月,一眼就能看穿。 他是想向叶凌月坦白,他和凤莘的特殊关系。 可绝不是在这种情况下。 以他对叶凌月的了解,这小女人,最讨厌的就是欺骗,若是知道,自己要嫁的男人,隐瞒了那么大的秘密,她只怕会…… 脑中千百个念头,一闪而逝,巫重这一迟疑,不敢再妄动元力。 他只是身形微微一晃,往后退了几步,这几步,看似是因为惊慌而躲避,但却极其不可思议地,躲过了凤澜那一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