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9章 命星 - 神医弃女

第719章 命星

天尊淡漠的眼神,如锋利的箭矢,直射向了女帝的心,她惶恐了起来。 好不容易,凤澜又清醒了过来,而且还忘了过去的一切。 青枫也死了。 多年来,横隔在她和凤澜中间的障碍,全都消失了。 这种时候,绝不可以因为一个地尊,和通天阁翻脸,否则天尊若是被逼急了,只怕当年的事全都告诉凤澜。 女帝瞬息之间,心中已经有了决断。 “天尊,你不要误会。朕也绝非是什么独断专横之人,既然凤莘舍弃了凤府的权利和地位,执意要走,朕又怎么会阻拦。我想地尊也是误会了。既是误会已经解开了,朕也不多留两位尊者,你们自可离去。” 女帝换上了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 天尊也不再多说,他搂着地尊转身就走。 “师妹,我们这就走。” 天尊实在懒得呆在这乌烟瘴气的北青皇宫。 见天尊搂住了地尊的腰,亦步亦趋地离开,凤澜握着刀的手,收紧了几分,他恨不得,上去把天尊的手给剁下来。 发现自己的这个冲动时,凤澜吓了一跳,从刚才开始,他就有些不对头。 想来是他昏迷太久,骤然醒来,神志有些不清了。 “凤澜,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女帝见了心上人阴晴不定,关心地走上前去。 身旁,被冷落多时的陈拓闷哼了一声。 “你怎么还没走!”女帝这才意识到,在场还有个陈拓在。 她这会儿,眼中心里,都只有凤澜一个人,恨不得陈拓有多远滚多远。 陈拓被女帝的冷漠刺到了,心中暗道。 凤莘骂的还真没错,青霜女帝还真就是头母狗,以前和自己恩爱时,对自己千依百顺,这会儿一看到凤澜醒了,就跟没了骨头似的,恨不得趴在凤澜的身上不放。 “臣告辞。”陈拓虽是一肚子的怨恨,可终究不敢和女帝对着干。 尤其是凤澜归来,他这开疆王的地位,只怕是岌岌可危。 “时候不早了,臣也告退了。”凤澜脑子里还是一片浆糊,可他也不是傻子,极快地看了眼女帝凌乱的衣服和一身酒气的陈拓,凤澜的眼底,带过了一丝淡漠。 “凤澜,你……”女帝想要挽留凤澜。 可是想想凤澜和自己之间,有十年的沟壑。 以凤澜的性子,若是自己表现的太过急切,反倒会适得其反,反正现在她与凤澜之间,再无其他人。 她的皇夫之位,也一直空置着,女帝深信,只要给她和凤澜一些时间,凤澜一定会折服于她。 想到了这些,女帝立刻改了口。 “你们也辛苦了,都早些回去休息吧。凤澜,明日一早,朕就会昭告天下,恢复你凤王之位。” 凤澜没有作答,他此刻还沉浸在凤莘那兔崽子“私奔”以及天尊搂着“地尊”离开的愤怒之中。 皇宫内,天尊搀扶着地尊,走了出来。 “所以,你早就知道他没死?”一直没有说话的地尊,蓦然推开了天尊,她盯着他,开了口。 她沙哑的声音,在寒冷的冬夜里,听着,就如冰块一样森冷,冷的天尊的心,一下子沉到了无底深渊中。 “……”天尊没有立刻回答。 地尊口中的那个“他”,不用说,他也知道是谁。 过了良久,直到地尊黑色的衣袍上,凝起了一层冰渣子。 天尊才叹了一声。 他脱下了自己的外袍,盖在了地尊的身上。 “不错,当年我就知道,他没有死,只是重伤。因为他的本命星黯淡了许多,但一直还在。” 天尊在占星之能上,远胜地尊。 当年,他也是靠着星力,找到了重伤的青枫公主。 “为何不告诉我?”地尊的身子,因为愤怒,扑簌簌地颤抖了起来。 她一直以为他死了。 这些年,因为凤澜的死,她觉得自己也跟着死了。 若不是心中还记挂着凤莘,她早已随凤澜一起去了。 可笑的是,凤澜没有死。 可他带给自己的,却是比死更痛的打击。 “告诉你又怎么样?青枫,你当初斗不过青霜,以后也斗不过她!她是真命女帝,紫微转世。能杀你一次,就能杀你第二次。师傅已经死了,你若是再出事,谁能救你!若是连你都死了,谁来救凤莘!我也是人,我做不到,让自己喜欢的女人,去找其他人男人!”天尊的声音,也尖锐了起来。 素来淡漠冷静的男子,怒红着眼。 埋藏在他心底那么久的心事,随着凤澜的苏醒,再度被挖了出来,却是血肉模糊,伤了多少人的心。 眼中,模糊一片。 地尊倔强地咬着唇,直到嘴里尝到了血的滋味。 她猛地扯下了自己身上的衣服,摔在了天尊的身上,转身就要走开。 “你要去哪里!”天尊骂出口时,就已经后悔了。 他多年的修养,在面对地尊时,溃不成军。 “离开这个肮脏的地方,这里,我多逗留一刻,都嫌脏。”地尊踏着脚下,厚厚的积雪,踉跄着逃离。 天尊说的一切,她都懂。 只可惜,道理和现实,总是两个极端。 她知道自己斗不过青枫,可她仍旧不死心。 天尊没有追上去,他当年能找青枫,以后依旧能找到她。 终究是割舍不下啊。 身后,一阵踏雪的声响,天尊转过身来。 凤澜站在了雪中,雪越下越大。 天尊的面色沉郁,他不知道,凤澜站在那里多久,又听去了多少。 “她……究竟是什么人?” 前方,地尊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凤澜迟疑着,还是开了口。 “你当年就该直接死掉。凤澜,你不配知道,她是谁。”天尊冷哼了一声,走过了凤澜的身侧。 凤澜皱眉,胸腔里,难以遏制地腾起了一股怒火。 他听出了天尊话语里的挑衅之意。 可等到他回过身来时,天尊已经不见了。 空旷的北青皇宫里,鹅毛般的雪,从天空飘落,雪越来越大,仿佛要将今晚和过去发生的一切,都淹没掉。 凤澜站在雪中,被一种前所未有的孤寂感包围,如此的雪,他似乎在多年前,也曾遭遇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