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9章 真正的家主 - 神医弃女

第729章 真正的家主

一路奔波,叶凌月总算是有惊无险地回到了雇佣兵城。 “总算是回来了。”叶凌月到了雇佣兵城的城门口,就迫不及待地下了马车。 “看你的模样,帝阙城好歹也算是大陆的几大名都之一,倒是比不得一个偏僻的山城了。” 地尊也随着叶凌月下了马车。 她好歹是北青人,又曾是北青的公主,对于叶凌月的话,不免有几分在意。 “地尊,这话可不对了,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狗窝。帝阙城再繁华再好,那也是人家的地盘,在那里我还得时时小心堤防着丹宫和北青帝的算计,在这里,可就是我的天下了。”叶凌月揉了揉腿脚,一路马车下来,她浑身都僵硬了。 她给了雪翩然解药,但她也很清楚,那解药就算服用了,雪翩然这辈子,也注定是个丑八怪。 一路上,叶凌月也询问过凤莘,雪翩然的身世。 凤莘沉吟了下,只是告诉他,雪翩然的生母可能是三宗之一的瑶池仙榭的人。 因为雪翩然拥有的涅槃盏心莲,本就是瑶池仙榭里,特有的一种灵花。 如此一来,叶凌月也大致猜测到,为何陈鸿儒会那么警告自己了。 所以这一路上,叶凌月都在小心警惕着,防止雪翩然的人追上来,但是让她意外的事,丹宫和雪翩然的人都没有出现。 叶凌月自然不知道,那是因为樱长老救治陈沐,耽搁了追踪她们的最佳时机。 提心吊胆的日子,终归是叶凌月不乐意的。 尤其是瑶池仙榭,早前叶凌月就已经开罪过了,对方早晚会找上门来。 叶凌月暗中就想,她还是得想法子,多加修炼,若是能够突破天地劫第二重,再或者是突破到方尊级别,那么,哪怕是正面遇到了三宗的人,也还好抗衡的机会。 她也好阵子,没正儿八经的修炼了,也许是时候,二次进入混沌天地阵,和那些地煞们过过招了。 马车到了城主府外,就听到了一阵欢喜的声响。 早前叶凌月就通知了蓝彩儿和阎九等人,自己今个儿会回来。 城主府外,众人早已是翘首等待了。 “月姐姐,你终于回来了,我可想你了!”龙包包站在了最前头,一看到叶凌月,小正太的眼睛噌的一声就亮了起来。 他如小鸟般,扑了过去。 就要扑倒叶凌月的怀里时,凤莘往前一挡,笑容可掬道。 “龙小少爷,难道只想你的月姐姐,一点都不想我们其他人?” 说罢,他似笑非笑,微眯起了凤眼,斜睨着龙包包。 龙包包心思被看破,水嘟嘟的脸上,憋得发红。 “当然也想,我想月姐姐,还有小吱哟还有凤王哥哥,你们大家我都很想念。” “小吱哟也很想你,所以你和它好好叙叙旧吧。还有,以后不要叫我凤王了,我被赶出凤府了。”凤莘说罢,拎起了还在瞌睡状态的小吱哟一把塞在了龙包包的怀里。 凤莘的话,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 尤其是蓝彩儿,她先是一愣,再是大叫了一声。 “凤妹夫,你不是开玩笑吧,你不当凤王了,那可怎么办?” 其实蓝彩儿的潜台词是,你的钱怎么办?还有我的生意怎么办? “彩虹五珍酿我已经让穆管家引入北青了,相信不久以后,你就会接到很多大单子。至于我,以后就归凌月养了。”凤莘说着笑了笑。 “啥!你要当小白脸,那可不成,男人大丈夫的,必须有一番自己的事业。凌月,你可不能宠坏了他。”蓝彩儿一听,发昏了。 阎九对于自家女人的反应很是无奈,他搂过了蓝彩儿,在她脑门上敲了一记。 “娘子,也不见你这么关心为夫的城主事业,你还真担心凤莘没钱?你别忘了,凤王不过是个头衔,凤凰令才是凤府真正的权利象征,只要凤莘一日拥有凤凰令,那整个凤府,最核心的产业,都还在凤莘手中。” 阎九说的,也正是地尊和凤莘都知道的,只不过,身在北青的凤澜才刚刚发现而已。 “你说身为凤府家主的日常,就是查看审核这些账目?” 由于北青这些年,久无战事,陈拓又一时半会儿不肯交出兵权。 凤澜在苏醒后,闲来无事,在穆管家的建议下,凤澜开始接手凤府的事务。 哪知一看账房里堆积如山的事务,凤澜就头晕了。 这也难怪,凤澜是战将,他年少时,虽然也学习的,是武学兵法,上阵杀敌,对于账目,实在是生疏的很。 “是的,王爷,您不在的这些年和外出打战的这些年,这些账目,最初是王妃打理的,后来王妃去了之后,就由少爷打理。这些只是她们每天要看的,每个月,还有月账,年底还有年账。” 凤澜语塞。 他随手翻了下账本,看着密密麻麻的字,忽的问道。 “那个女人,青枫她会看这么复杂的账目?” “王妃不仅会看,而且还是个中的高手。她一个妇道人家,在五六年的时间里,顶起了整个凤府,就连她怀有身孕的那阵子,也是每天审核账目,日夜不停。”穆管家想起了当年的青枫公主,老眼湿了。 他是先帝的太傅,还未告老还乡前,教导过青霜和青枫两位公主。 外人都道青枫公主顽劣,像只野猴子,鲜少在御书房里坐着超过半个时辰。 可穆太傅才知道,那是因为青枫公主学东西很快,一点就通,她不愿意在御书房多逗留,是怕自己学的太快,让青霜公主为难。 那样一个,自小就懂得体贴的好公主,曾经和王爷百般恩爱的好王妃,为何在王爷时隔多年忽然回来后,会如此嫌恶她。 凤澜没有说话。 他凝视着那些账本,脑海中,出现了青枫模糊的身影,他好像看到了一个大腹便便的女子,坐在了账本堆中,揉着眼,一笔一划的埋头写着。 “王爷,王妃已经去了,如今凤府只剩了你和少爷两父子,无论少爷做错了什么,你还是让他回来吧。你看,凤凰令都还在少爷身上。”穆管家苦口婆心着。 “凤凰令?你是说凤府的传家宝!好个小兔崽子,我说他走的这么不干脆,居然把传家宝给带走了。”凤澜顿时有了理由,不错,他得去找凤莘,不对,确切的说,是他要把凤凰令找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