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1章 吃味的凤王 - 神医弃女

第731章 吃味的凤王

有了莲子后,叶凌月试验了几次,发现鸿蒙天的彩虹溪里,也能培育涅槃盏心莲。 所以她将莲子播种下后没多久,五彩溪里,就陆续长出了涅槃莲,大概是一个月后,涅槃盏心莲就开了花。 由于吸收了彩虹溪的灵力的缘故,涅槃盏心莲发生了变异,花瓣的颜色,从原本的火焰一般,变成了五彩色。 数量还真不少,大概有几十株,一朵朵,生长在彩虹溪里,微风轻轻一吹,莲叶摇曳,美轮美奂。 叶凌月深信,不出一年,她能培育出的涅槃盏心莲的数量,绝对不下于瑶池仙榭。 有了这么多的涅槃盏心莲,叶凌月治疗起地尊的旧伤自然是有备无患,她算算日子,应该再过一个来月,地尊的脸,应该就能恢复了。 这几日,地尊已经开始换肤,浑身包裹的跟木乃伊似的。 虽说容貌还未恢复,但至少从身形上,已经好了许多,比起早前的干瘪瘪,如今的地尊,也算是身形凹凸有致,恢复了当年青枫公主时的身形。 天尊得知地尊在治疗,也来了几次。 在凤莘的调和下,天尊和地尊的关系,稍微和缓了些。 有一日,叶凌月拉住了凤莘。 “凤莘,你是不是知道了?” 叶凌月原本是打算,在地尊恢复了容貌后,再告知凤莘,青枫公主的身份。 可看凤莘和地尊相处的很是融洽,叶凌月有些怀疑,凤莘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地尊就是自己的娘亲。 “你可是想告诉我,地尊就是我娘。”凤莘一脸淡然。 “你果然知道,你什么时候发现的,那你还撮合你娘和天尊……你不会真的不认凤澜了吧?”叶凌月讪讪着,亏她还想给凤莘一个惊喜。 凤莘但笑不语,其实发现青枫的是巫重。 巫重的五感很是敏锐,地尊曾多次,在暗处看他,那般热切慈爱的眼神,巫重又怎会不知道。 “做错了事,就应该接受惩罚。况且,天尊也是个好的,我这人很开明,一点都不介意,找个后爹。”凤莘笑得露出了一口整齐的白牙。 算算日子,凤澜应该也憋不住,就快上门了吧。 那老头子,妨碍他和月儿在一起,自己这个做儿子的,总该有样学样,给他增加点难度不是嘛。 谁让他居然敢把自己娘俩给忘得一干二净。 凤莘的预感很准,第三天,凤澜就到了雇佣兵城。 他打听了一下,就知道了凤莘住在城主府。 凤澜到了城主府,就看到了一个浑身包裹得跟粽子似的女人,正在府门口命人把前几日蓝彩儿成亲时用的灯笼摘下来。 一看那几个红红的,贴着“喜”字的灯笼,凤澜的脑子轰的一声。 这才多久,那兔崽子就成亲了? 连杯喜酒都没叫他喝,这还真不把他这个当老子的放在眼里了。 “凤莘那兔崽子在哪里?” 凤澜强忍着一口气,拦住了地尊。 地尊一看到凤澜,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慌乱,可一听他的口气,顿时怒气从生,也不搭理他,转身就走。 “站住,本王问你话。” 凤澜长跪一跨,就把地尊给拦住了。 “你来做什么,这里是雇佣兵城,不是北青,少摆你王爷的臭架子。” 经过了叶凌月治疗,地尊受损的声带,也恢复了一些,少了些沙哑,多了几分清润。 她怒中带着嗔,落到了凤澜的耳中,凤澜觉得陌生,又觉得有些耳熟,一时半会儿,却是记不起,在什么地方听过这个声音。 “你站住。” 凤澜皱眉,他好像没得罪这个满身是纱布的怪女人,这人的口气怎么跟吃了火药似的。 他见地尊绕开他就要走,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拽住了。 隔着柔软的纱布,凤澜感觉到了地尊皮肤上传来的温度。 地尊吃疼,抬手就是一个耳光。 “凤澜,你松开!” 本以为凤澜那般的身手,必定会躲闪开。 哪知凤澜竟是没有躲闪,这一个耳光,结结实实落在了凤澜的脸上。 俊脸上,立刻浮起了个五个手指印。 地尊和凤澜同时愣住了。 凤澜的脑海中,电石火光之间,闪过了一个画面。 “凤澜,你松开!” 又急又气的少女,一巴掌打了过来。 打了他一巴掌后,少女的眼眶里,弥漫起了泪水来。 “凤澜,你是想逼死我不成,你不喜欢我,又强留着我干什么!” 凤澜猛地抬起了头来,凝视着地尊。 那双纱布裹着的脸上,一双盈盈的美目,目光里,珠泪涟涟,带着恼怒又有几分悲悸,和脑海中的那双眼,叠在了一起。 凤澜觉得心中一痛,他的手不觉轻了几分,抚上了地尊的脸。 “我……” “凤澜,松开她。” 脑中破碎的画面,还未拼凑起来,凤澜耳边,袭来了一股力。 天尊指尖一点,一股浩瀚的星力,倾斜而出。 凤澜忙将地尊推开了,只见他衣袖一拂,掌风呼啸而来,只听得嘭的一声闷响。 星力和元力撞击在一起,悉数碎裂开。 空气中,还凝固着一股肃杀之意。 凤澜悬着手,立在一旁,再看看地尊,已经被天尊护在了身后。 “又是你,这已经是你第二次,阻拦本王了。”凤澜眸光微动,留意到了天尊犹如护犊般,将地尊拦在了身后。 她是那个黑衣女人? 类似的姿态,凤澜并不陌生。 他迅速掠了眼地尊,发现不过是短短一月,原本形如枯柴的黑衣女人,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这里不欢迎你,滚。”天尊冷眼看着凤澜。 “怎么就不管我的事了,我儿子成亲,我这个当爹的不在,倒是你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人在,你倒是说说,谁更该滚。”凤澜没有忘记他今日来的初衷。 两人的动静,也惊动了城主府里的其他人。 叶凌月看到了凤澜时,也是一脸的惊讶,反倒是凤莘,一脸的云淡风轻,显然,这家伙早就猜到凤澜会来。 “咳咳,这位可是凤三的爹,你怕是误会的,你儿子还没单着呢,成婚的是在下。”阎九见两方箭弩拔张着,冒着被喷口水的风险走上前去,充当和事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