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1章 你和他,也许只能留一个 - 神医弃女

第741章 你和他,也许只能留一个

叶凌月和凤莘回到城主府时,没有人发现凤莘已经失踪了。 倒是一大早的,蓝彩儿神秘兮兮地找到了叶凌月。 “王小蝶不见了!” 出于女人的天性,蓝彩儿一直不喜欢王小蝶。归根究底,是因为蓝彩儿总觉得,王小蝶就跟宋净云那类小白花女人是一样的,外表无害,实则最是阴毒。 “她回乡去了,过阵子才能回来。”叶凌月但笑不语。 蝶魅是地煞,即便是她带着离开了天地阵,也无法长时间在外生活,其他地煞君主也是如此,若是想让他们和常人一样活动,还得找上一个宿体。 叶凌月眼下,还没有物色到合适的宿体。 蝶魅也正在密切布局,和叶凌月一起对付其他的地煞君主。 发现“王小蝶”不见了的,不仅只有蓝彩儿,阎九也一大早,到了城主府的书房里。 叶凌月是个不爱看书的,这间书房是凤莘来了之后,额外开辟的,专门用来处理城主府的文职事务。 自从凤澜也住进城主府后,这里就成了凤莘传授凤澜凤府事务的课堂了。 这个时辰,凤澜还没来。 阎九跨进来时,凤莘正手上拿着叶凌月给他做的那双靴子。 “一大早的,你傻笑什么。”阎九还没看清,凤莘就把手上的东西给收了起来。 傻笑?”凤莘纳闷。 “还没傻笑,我站外面好一会儿,就看你一个劲的傻笑,得了什么宝贝,拿出来给我看看。”阎九促狭着。 凤莘犯傻,十之八九和叶凌月有关。 难得看到凤莘也有这种的时候,阎九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绝佳的好机会。 凤莘长腿一踢,一脚将阎九身下的凳子给踢飞了。 阎九没个提防,摔倒在地,跌了个四脚朝天。 “凤三,你敢阴我!早晚我把你的真面目告诉给……”阎九说话的声音,曳然而止。 他看看那条被凤莘踢中的凳子,就跟豆腐渣似的,烂成了一滩。 再想想方才凤莘出脚之快,居然连他都没能反应过来。 “你?!你究竟是凤三还是老大?” 阎九也就只敢在凤莘面前嘲讽他一下,若是换成了巫重,借他几个胆也不够啊。 “你觉得我是谁?”凤莘似笑非笑。 那样子,连阎九一时半会儿也犯迷糊了。 “别说是你,连我自己也已经分不清了。” 凤莘起了身,目光复杂地望着那一滩的木头渣滓。 似乎是上一次,从雇佣兵城返回北青后,他就觉得自己和巫重之间,发生了些变化。 有时候,连他自己都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凤莘还是巫重。 阎九面色凝重了起来。 “阎九,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有话就直说。我看得出,这些年,你一直瞒着我一些事。”凤莘留意到了阎九神情上变化。 撇开和自己共体的巫重,凤莘此生,只有两个好友,一个是从律,一个就是阎九。 从律是他的发小,自幼就认识,但因为雪翩然的事,两人无论如何也回不到过去了。 对于从律,凤莘问心无愧。 而阎九,则是当年,凤莘发现自己身体内还存在一个巫重时,忽然出现在凤莘面前的。 凤莘迄今都记得,他和阎九第一次见面时的情形。 那是凤莘返回凤府后没多久时,发生的事,那时,凤莘十一岁,刚继任家主之位没多久,凤府的旁支中,有不少对凤莘不满。 他们趁着小凤莘视察凤府的产业时,将小凤莘绑架了起来,逼迫他交出凤凰令。 小凤莘自然是不愿意的,于是他被关在了一个黑漆漆的,满是老鼠和爬虫的房间里。 而第一个找到凤莘的,不是别人,正是阎九。 凤莘记得,当第一缕阳光,照亮黑屋时,阎九走了进来。 当他看到蜷缩在角落里,小脸脏兮兮的凤莘时。 那个俊美少年的身躯重重一震。 他走到了小凤莘的身前,不顾肮脏的地面,跪了下来。 他俯身,轻吻着凤莘身前的地面,轻声说了一句。 “吾王,我终于找到你了。” 说罢,阎九就将他高高地举了起来,让他坐在了自己的肩上。 “王,我们回家吧。” 那一刻,小凤莘低头看到了阎九的目光。 少年的眼中,有着怎样的坚毅和决绝。 再之后,阎九送小凤莘回到了凤府。 阎九刚出现时,穆管家等人都对他心存怀疑。 可当阎九以一人之力,打败了凤府全部的高手时,穆管家沉默了。 此后,阎九以小凤莘的师傅的身份,不定时居住在凤府。 白天,他和凤莘一起学习经营之道,而夜晚,则是属于阎九和巫重的。 巫重的很多武学,都是阎九一手传授的。 也是阎九,告诉凤莘,不要惧怕巫重。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凤莘和巫重,以不同的身份出现。 他们一人是凤府家主,一人是阎殿鬼帝,就如事物的阴面和阳面。 再之后,阎九和巫重一起成为雇佣兵,一起成立地下阎殿。 曾经凤莘问过,巫重到底是谁?为何会在他的身体里? 阎九和巫重,又是怎样的关系? 只是,阎九从未明确告诉过他答案。 那时候阎九只是一如既往的笑着说道。 “时候还未到,总有一天,我会告诉你的。” 想起了往事,凤莘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他忽然意识到,也许,阎九所说的那个“总有一天”即将到来了。 “阎九,你说的时候,是不是就快到了。”凤莘的心,沉了沉。 “凤莘,你有没有想过,若是你和巫重只能留一个,最终能留下来的会是谁?”阎九忽然问道。 凤莘没有回答。 “也许是我想多了,那个时候,也许永远都不会来了。”阎九拍了拍凤莘的肩膀,走了出去。 只留一个,那意味着,他和巫重…… 若是说,十一岁的凤莘,对于自己的死活并不在意。 那如今,十七岁的凤莘却是不同了。 他的爹娘还在世,他有了自己想要携手一生的女人。 凤莘在书房里,站了良久,握紧了手中的乾坤紫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