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5章 致命的吸引力 - 神医弃女

第745章 致命的吸引力

饭桌上,天尊一个劲地给地尊夹菜,不一会儿,地尊的碗里就堆了一座小山。 地尊为难,嘴里如同嚼蜡,从入座原来,一直有道凶猛如虎的目光,瞪着她,瞪着她饭碗里的菜。 地尊自然知道,那道目光来自哪里。 这男人,又犯什么毛病,自打那一日后,他对着自己就没什么好脸色。 好不容易过个年,又跟吃了火药似的。 “我敬你一杯,谢你连日来的授业之恩。” 凤澜的面上,因为火锅的热气,有些红光,他举了举杯子。 地尊的教导,他对着那些账本,已经不那么头疼了。 这句感激,倒是真心实意的。 “师妹,你还在养伤,不宜喝酒。凤澜,你若当真要喝,我代她喝就是了。” 天尊极其体贴的替地尊挡酒,悉心叮嘱着。 天尊的体贴,反倒映衬得他极其不体贴了。 就如那一日,他不过是迟了一步,就一切都显得多余了。 凤澜手中的杯盏,倏的握紧。 “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帮她挡酒!” 两个男人,怒目而视着,原本和乐融融的饭桌上,一下子冷了下来。 彼时,凤莘正往叶凌月的碗里夹了一片涮好的笋片,叶凌月戳戳凤莘,凤莘不以为然,将笋片塞进了叶凌月的嘴里,自己夹起了一片叶凌月嫌膻味太重的羊肉,嚼了几口,不紧不慢道。 “吃你的东西,大人的事,小孩子别管。” 叶凌月翻了个白眼,她也有些饱了,就干脆靠在凤莘身上,懒洋洋地继续看戏。 男女之事,旁人是过问不得的,多一个人,都嫌太挤。 凤莘是过来人,又怎会不知。 与凤莘秉承同样看戏精神的,还有阎九和蓝彩儿。 至于金乌老怪和阿骨朵,早已喝得满面通红,哪里还管的上大眼瞪小眼的凤澜和天尊。 “凤澜,你又凭什么这般和我师兄说话。凤澜,这杯酒,毫无诚意可言,我不喝。”地尊这些日子的冷淡,心凉如水。 感激,他哪有半分感激之意。若是有一点感激的心,他怎么会至今,仍认不得她,他也不会,那么多天对着她时,都是闷不吭声,只会用冰冷冷的眼神,瞪着她。 嘭,凤澜手中的酒杯一下子捏碎了,锋利的瓷片扎在了他的手心上,却不见手疼,心口的某处,倒是先疼了。 他红着眼,也不知是被热气熏的,还是其他。 “叩叩叩” 一阵密集的敲门声,打破了屋内的沉闷,却是名来送讯的信使。 大年三十夜,北青女帝下旨,急召凤澜回宫。 开疆王陈拓因身体抱恙,交出了兵符,北青女帝责令凤澜即日返回北青,接受兵符。 凤澜在雇佣兵城呆了一个多月,女帝也不只一次,要凤澜回京,凤澜都是以各种借口推脱,可以下旨的方式,要求凤澜返回,却是第一次。 凤澜已经找不到任何借口,推托了。 “回去禀告圣上,我择日即会返京。” 凤澜沉声说道,信使迟疑。 “圣上说,让凤王即日返回,刻不容缓。” “知道了。”凤澜有些不耐,下意识地去看地尊。 耳边,一阵冷哼声,却是地尊愤然离了席。 地尊匆匆离了席位,却没有回住处,只是站在了院落里,等到夜色彻底笼罩住了整个天幕,她才发现,自己四肢冰凉。 肩上,多了一件温暖的狐裘。 “师兄,多谢……”这谢字的尾音还在冰冷的空气里回荡,却硬生生卡在了喉咙里。 地尊忽然想了起来,天尊不喜奢华,身上这件毛发厚实的大裘披,又怎会是他的。 身后,哪里是天尊,站着的分明就是凤澜。 凤澜眸间深沉,凝视着地尊,他不知已经在那站了多久,久到英挺的眉上都凝起了一层寒气。 那件狐裘,本是穿在他身上的。 方才地尊走后,天尊也脸色一阵难看,想要起身去追地尊,却被金乌老怪拉住,喝起了酒来。 凤澜也没了吃饭的兴致,怏怏不快就起了身。 走出了厅堂时,他鬼使神差地,嗅到了空气里那股淡淡的,让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气息。 他随着那股气息,往前走去,看到了地尊,一个人站在了院落里。 这个季节,百花凋零,连树木都枯败一片。 地尊就那样站着,她一个人顾自出着神,连凤澜走近都没发现。 凤澜亦没有开口说话,他望着她单薄的双肩,下意识脱下了身上的狐裘,可又不敢送上前去。 方才,她连一杯水酒都不肯同他喝,只怕,他的衣服,她也是不乐意用的。 这些日子,他刻意对她冷漠者。 一方面是知道地尊讨厌他。 另一方面,却是担心,自己又做出莫名其妙的举动来。 凤澜自小,就是个极擅控制自己的人。 不以物喜不以已悲,他的人生中,为数不多的几次失控,是那个叫做青枫的小丫头。 可是青枫已经死了。 女帝青霜,带他亲自去看过青枫的陵墓。 凤澜说不清当时自己的心情,他没有太过悲伤,只是在那个冰冷豪华的陵墓前,站了片刻,就好像,里面躺着的是个完全不相干的人。 青枫的死,让凤澜以为,世上唯一让他失控的人已经不存在了。 可这时候,地尊又出现了。 这个凤澜甚至没有正眼看仔细的女人,她第一次出现,就让凤澜方寸大乱,这种感觉凤澜很不喜欢。 凤澜知道,他得远离她,可是,一次次的,他失败了。 他越来越被她吸引,就像上了毒瘾般。 凤澜就那样纠结着,他拿着狐裘的那只手,就这样僵硬地半举着,悬在了地尊的肩上。 直到地尊发出了一阵轻微的咳嗽声,他忍不住将狐裘披在了她的肩上。 可他很快就后悔了,因为地尊那一句,师兄。 该死的师兄,这个词眼,让凤澜的牙齿都要酸了。 他恶狠狠地瞪着地尊,像是要把她脸上的纱布,瞪出一个洞来。 “怎么是你?”地尊面上,诧异之色一闪而过,旋即又恢复了平静,“你不是答应了你的女皇帝,立刻返回北青的嘛,我还以为,你迫不及待,连夜想赶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