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6章 天下第一锻的终选赛邀请 - 神医弃女

第746章 天下第一锻的终选赛邀请

听出了地尊话中的讽刺,凤澜掀了掀眉。 “你讨厌圣上?” 岂止是讨厌,简直就是憎恨。 那个女人,是她这十几年痛苦地根源。 但这些地尊不会告诉凤澜,只怕凤澜也是不会相信的。 凤澜如今的记忆中,青霜一直是那个睿智得体,善解人意的女帝。 地尊懒得多说,脱下了身上的狐裘,丢回给了凤澜。 “还是说,你讨厌的人是我?”凤澜有些恼了,他一把将那件狐裘丢在了地上,扯住了地尊的手。“为什么这么讨厌我?我们是不是早就认识了?” 凤澜的确打算,明日就启程,只是他在启程前,想问个清楚。 这一句认识,触动了地尊敏感的神经。 她一把甩开了凤澜的手。 “我们不认识,过去不认识,现在也不认识,以后也不要再认识了。凤澜,你总是这么自以为是。你凭什么以为,我要讨厌你,你我不过是萍水相逢,你甚至于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 说罢,她跺了跺脚,转身离开,为的是不让凤澜看到她眼底的泪光。 他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的确,他甚至还不知道她的名字。 他居然会在意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女人的姓名。 可就在方才那一刻,他连询问的勇气都没有了。 凤澜怔怔地,站在了院落里,足足站了一个夜晚。 天亮时分,凤澜动身,返回北青。 来送行的,只有凤莘一个人。 “凤凰令我早晚会回来取的。”凤澜望着凤莘,忽然发现,凤莘的轮廓里,有一些青枫的痕迹。 “小心北青帝那个女人。”在凤澜策马离开的一刹那,凤莘忽的说道。 凤澜紧了紧手中的马缰,没有在说话,双腿一夹马夫,马得得往前行去,很快就没了踪影。 凤澜转过身去,只见城门口踱出了个人来。 “既是来了,为什么不一起来送行。”凤莘见了来人,露出笑意来。 “丑媳妇不遭公公喜欢,只能是躲了起来。”叶凌月冲着凤莘眨了眨眼。“我来想告诉你,地尊的脸差不多就快好了。可惜了,凤澜走了。” 叶凌月看到地尊和凤澜这种温水煮青蛙似的相处法子,也是急死了。 只可惜,凤莘不让她插手。 “走的只是人而已,只要心还在,总是会回来的。我只是担心,女帝不会善罢甘休。” 垂涎了多年的人,就在眼皮子底下,女帝青霜怕是耐不住了。 “那你还把人放回去?” 叶凌月努努嘴。 “就如你说的,温水煮青蛙,半死不活的,不如添一把火。我们这些做晚辈的,不能当那把火,只能是劳烦别人来了。 凤莘捏了捏叶凌月的鼻子。 叶凌月躲闪着凤莘的手,嘴里不满着。 “凤莘,我怎么觉得,你在借刀杀人,凤莘,你这样子,太狡猾了。 “近黑者墨,娘子教的好。”凤莘笑眯眯着。 叶凌月汗颜,好像某人的腹黑是与生俱来的。 身后,一阵马蹄声。 难不成,凤澜又回来了? 叶凌月和凤莘一回头,只见一张陌生的面孔跃然入目,却不是凤澜,而是一名风尘仆仆的外地人。 看到来人时,叶凌月面色凝重,将凤莘挡在了身后,一脸的戒备。 寒冬腊月,此人却是着了件单衣,玄色的衣衫上,是“南方”字。 此人国字脸,紫色的面膛,跨下的骏马更是神采飞扬,与一般的马不同,马背通体无毛,披覆着的是密密麻麻的鳞片。 叶凌月的脑海中,想到了一种灵兽,九阶灵兽龙鳞马。 以叶凌月的眼力,来人的实力,她一眼看过去竟是看不透。 “在下四方城信使,特来送四方令,敢问这座城的城主何在?”那人居高临下,自有一股威势,显然没有将叶凌月看在眼里。 四方城? 叶凌月先是一诧,随即想起了什么。 莫不是举办天下第一锻的四方城? 传闻四方城主手下,有四名四方使,分别为东西南北四大使者,看眼前这位想来是四方城的南方使。 “在下正是雇佣兵城城主叶凌月,不知阁下来雇佣兵城所为何事?”叶凌月不卑不亢地说道。 传讯的真是南方使,听闻叶凌月就是城主,南方面上,划过了一瞬间的诧愣,他没想到,偌大一座雇佣兵城的城主,居然是眼前这名十四五岁的美貌少女。 南方使正迟疑着,叶凌月的身份。 哪知这时,叶凌月的身后,一道目光射来。 南方使不由看了过去,这一眼,南方使只觉得四肢僵硬,一股寒气从脚跟蹿了上来。 那是个俊美的让人侧目的男子,他站在了自称城主的叶凌月身后,南方使自然以为,他是叶凌月的侍卫。 连个侍卫都如此了的,叶凌月的身份不言而喻。 南方使急忙下了马,抱拳行了一礼恭恭敬敬地说道。 “在下失礼了。在下奉四方城主之命,特来邀请贵城的炼器大师黑月小姐和黑小凌少爷参加天下第一锻的终选赛。”南方使说罢,取出了两面令牌,上面刻着四方令三个字,正是代表了四方城象征的四方令。 黑月?黑小凌? 叶凌月困惑着,黑月不就是她嘛? 至于黑小凌,又是什么鬼? 身后凤莘轻声提醒了一句。 “黑小凌是黑月的弟弟,姐弟俩失散多年,前阵子刚相认,城主你一定是这阵子太忙碌了,忘记了。” 凤莘这么一说,叶凌月立刻回过了神来。 敢情龙包包用了黑小凌这个化名去参加天下第一锻了,倒是她什么时候,也去参赛了? 叶凌月将南方使带回了城主府,得知了龙包包的灵器入选终选赛时,阎九和龙包包都很惊喜。 直到龙包包告诉她,叶凌月才后知后觉地知道,自己的生命乾坤袋,被龙包包拿过去以“黑月”的名义,参加天下第一锻了。 “月姐姐,太好了,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一起去四方城参加终选赛了。”龙包包兴奋异常,拉着叶凌月的手,这是他新年里,收到的最好的新年礼物了。 一旁的南方使正奇怪这,这女城主怎么就成了黑月? 凤莘在一旁不动声色地看着,末了,才问了一句。 “敢问四方使,这一次终选赛的参赛者,能否带家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