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2章 九百九十九只救命福鹤 - 神医弃女

第762章 九百九十九只救命福鹤

说到了这里,地尊想起了一件事来。 “昨晚,女帝突然身体不适,离开了出云殿,这事是不是和你有关?” 地尊得了叶凌月的消息后,就设法潜伏在了出云殿外。 出云殿是前朝皇帝所造,内部也像是女帝寝宫一样,修有密道。 青枫小时候顽劣的很,曾经躲藏在出云殿的密道里,那地方,也就只有她一人知道。 昨晚,她在密道里看得清楚,凤澜在最后关头推开了女帝,女帝勃然大怒,可忽然间,她神情大变,仓促离开,随后就命了一名女官进来,伺候凤澜。 青枫很了解自己的这个姐姐,她的占有欲极强,心记着凤澜那么多年,绝不可能让凤澜碰其他女人。 “我使用了一点小法子,让女帝的身子出了点状况,她这阵子,只怕都不能做那事了。”叶凌月咳了几声。 她的确是在趁着替女帝推拿时,在女帝的子宫附近的穴道上动了些手脚,让她的月事提早来了。 不过,这仅仅只是个开始而已,像是女青霜那样的毒妇,仅仅是让她月事失调,未免太便宜她了。 叶凌月和地尊分手之后,返回了丹宫,等待着五日之后,肉身上的护体金光减弱,重新夺回自己身体的良机。 送走了叶凌月之后,地尊不禁又拿出了那张写有凤莘另外一个生辰八字的纸来。 她捏着纸条的手指,不禁微微颤抖了起来。 她在加入通天阁后,也曾帮凤莘的这个生辰八字推理命盘,可那个命盘的结果却是……大凶之命,活不过十七岁。 十七岁,凤莘出了年,刚好是十七岁,这一点,却是方才地尊没有告诉叶凌月的。 也是为什么地尊不肯将凤莘的另外一个生辰,泄露给天尊的原因。 地尊不禁深锁住了眉头,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而另一方面,天尊带着叶凌月的所谓“药方”,马不停蹄,赶回了雇佣兵城。 “天尊,你回来了,可是找到了凌月?” “人找到了,但被一些事拖住了,暂时不能回来了。”城主府内,众人也是等的焦急不无比。 得知叶凌月暂时没事后,蓝彩儿才松了口气。 她这几日,为了叶凌月的出走,自责不已。 “凤莘的如何?”天尊一问凤莘的情况,众人的神情有些不对劲。 “天尊,一言难尽,阎九也不让我们靠近,他们在后院里。” 蓝彩儿带着天尊,到了凤莘居住的院落。 才一靠近院落,天尊就不由变了脸色。 院落里,已经被阎九设下了禁制。 可即便如此,整个后院还是被一团黑魆魆气息笼罩住,那些黑气,将整个院落笼罩住,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黑色的茧,就连阎九夜只能候在外面,无法长时间停留在里面。 院落里,所有的树木的树叶都已经化为一片焦黑色光芒,方圆一里内,仿佛所有的生机都被吸取一空。 就连天尊靠近时,都觉得心神不宁,有股阴冷的气息。 无论是武者还是方士,一旦靠近,体内的元力乃至精神力,都会被鲸吞般吸干。 这时,恰好有一只野猫经过。 它才刚靠近了那片黑光,只是挣扎了几下,就倒毙在地,没了生命力。 “彩儿,你们几人退出去。”阎九满脸的戒备。 天尊面色凝重,他与阎九走进了院落,打开了房门。 看到病榻上的凤莘时,天尊不自禁嘶了口冷气。 他看到了什么! 病榻上,凤莘的身体里,出现了一个犹如太阳般的巨大光球,光球发出了黑色的光芒。 就是这些光芒,不断地在蚕食凤莘体内的生机以及他周遭一切的生命力。 而就在黑色太阳出现的同时,还有一条金龙腾飞在黑色太阳的上方。 那一金一黑,一龙一太阳,正在相互抗衡着。 金龙似乎破体而入,奋力吞没凤莘体内的那轮黑色的太阳。 而黑色的太阳,也试图吸取了金龙的生机。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凤莘在龙游之地,究竟遭遇了什么?” 如此的情况,即便是见识广博的天尊,也是第一次遇见。 一旁的阎九面色很是难看。 随着黑色太阳的出现,阎九能感觉到,仿佛有一个强大的力量在呼唤自己。 就在阎九和天尊都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 天尊手中的那一个乾坤紫金袋脱手而出,就如长了眼般,飞到了凤莘的床榻边。 “里面是?”阎九诧然。 “是叶姑娘让我带回来的,说是能救凤莘的性命,里面只是些方鹤。”天尊也是太吃惊了,这才回过了神来。 叶凌月让他带回这些方鹤时,天尊还有些不以为然,心道这都什么时候了,叶凌月还有兴趣,弄这些儿女情长的玩意。 乾坤紫金袋子打开了。 从里面,飞出了一只、两只、三只……大量的方鹤,从里面飞了出来,就如无数的蝴蝶般,它们有些,落到了凤莘的身旁,有些飞舞在半空中。 九百九十九只方鹤,正是早前,凤莘送还给叶凌月的那九百九十九只福鹤。 每一只福鹤上都留有凤莘的那七个字。 “凤莘喜欢叶凌月。” “那是?”天尊和阎九不由瞪圆了眼。 一道道犹如星矢般的白色气体,从福鹤的身上射了出来。 那些白气,凝聚在一起,忽的成了一条白色的小蛇。 与黑色太阳相比,白色的小蛇不过手臂粗细,看上去微不足道。 可它却凶悍的很,一张大口,竟是毫不畏惧地迎上了黑色的太阳和金龙。 白、黑、金三道力量撞击在一起时。 阎九和地尊只觉得地动山摇一般,眼前一片刺疼。 只听得轰的一声,两人只觉得一股强大的气浪袭来,两人的身子,竟是猛地被撞飞了出去。 “不好!凤三!” 阎九和地尊才刚站定了身形,阎九神情大变,就要抢进去救凤莘。 “且慢!” 天尊拦住了阎九,目光落到了院落里。 原本一片死意的院落,枯死的树木,渐渐恢复了绿意,就连方才那只已经气绝了的黑猫竟也奇迹般的站了起来。 天尊和阎九如遭雷击般,再齐齐看向了凤莘的房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