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4章 新生,去北青找娘子 - 神医弃女

第764章 新生,去北青找娘子

巫重护体的元力罩被击溃,海水迅速灌了进来。 可供呼吸的空气越来越少,他的面色变成了酱紫色。 太古神龙见状,龙尾又是重重砸了过去。 可就在这时,巫重一把攫住了太古神龙的龙尾。 两臂之间,隐隐可见黑色的元力滚滚如洪水般。 那股元力,竟是让整个龙之境都扭曲了。 这小子,怎么可能! 在龙之境的作用下,他还拥有如此神力! 太古神龙惊诧,龙尾撕裂般的疼痛。 巫重竟是要凭着肉身之力,将神龙龙尾活生生撕裂了下来。 鲜血如泉涌般,海底瞬间被燃成了血的海洋,浓厚的龙血,让巫重呼吸更加困难。 太古神龙断了龙尾,痛吟一声,如小山墩般的龙身翻滚着,它恨极了巫重,木桶粗细的龙身,将巫重死死绞住,疯狂地在海底翻滚着。 它长长的龙身,压在了巫重的身上。 巫重只觉得浑身的骨头,发出了咯咯的响声,像是要随时会断裂开。 龙身每翻滚一下就会碾压一次,巫重喉间都觉得一股血腥味冲了上来。 畜生,居然将他逼到了这个地步。 巫重琥珀色的眼里,杀机陡现,体内,大量黑色的元力,如墨汁般翻滚。 若是用了那力量,他必定能将这头畜生斩杀。 “不可!”凤莘的声音,传了过来。 “本座想怎么做,还由不得你插手!”巫重已经被太古神龙逼到了极致。 “我答应了凌月会回去。你与我,要一同回去!带着太古龙血回去!”凤莘的声音里,透着前所未有的坚定。 若是动用了那股力量,只怕他们就再也回不去了。 轰! 又是一个重击,身体如同被碾压过般。 巫重的瞳收缩着,在琥珀色和漆黑色之间转换着。 最终,巫重闭上了眼,平息着体内的气息。 冷静一点点地回来了,他强忍着身体上的痛楚,嘴边绽开了一抹阴冷的笑来。 “天阙!” 浮在了四周的天阙八剑的碎片忽然颤抖了起来,像是得了命令的兵士那样,凝聚在了一起,化成了一把天阙。 巫重倏的抓着了那把天阙,回忆着太古神龙早前受伤的部位,狠狠的将天阙刺进了太古神龙的腹部。 整把天阙剑没入了太古神龙的身子,一下子僵硬了。 噗嗤—— 一股腥热喷了出来,隐隐之中,巫重感觉到自己的口腔里,多了一股腥热的液体。 鲜血的滋味,刺激着巫重,仿佛唤醒了他体内的某样东西,他一口咬了下去…… 当龙血和龙肉,落入腹中时。 暨南海的上空,划过了一道金色的电闪。 天空像是被撕裂开一般,画面上,兴起了狂风怒浪。 “你以为吞噬了我的神龙之血肉,就能够获得太古龙血,想得美,本神龙会让你付出最惨痛的代价。” 太古神龙满是怨恨的声音,阴魂不散。 直到天空的电闪消失,海面又恢复平静,巫重才靠着最后的一丝气力,游到了附近的一个海岛。 在海岛上,他昏昏沉沉了十几日,在伤势还未痊愈前,就赶回了雇佣兵城。 在回来的路上时,巫重就发现了,他的身体里,有一股蛮横的力量,横冲直撞着,那是太古神龙血。 他啃噬了太古神龙血肉,那是太古神龙一身的修为所在。 凤莘的这具肉身,虽然经过了巫重的强化,变得很是变态,可又怎么比得上,有着万年修为的神龙。 神龙血的力量,一直在试图,破体而出。 他一路压制,可是到了城主府时,终于禁受不住。 为了抗衡神龙之血的力量,体内封印的寒气,也一下子冲了出来。 若非是靠着凤莘和巫重两人一起压制,只怕那股可怕的,携带着死亡之力的黑色元力和蛮横的神龙血之力,早已毁灭了整个雇佣兵城了。 两者抗衡了数日后,就在凤莘和巫重已经是强弩之末,不得不启用封印之力时,天尊赶了回来。 混沌之中,凤莘和巫重感觉到了一股温暖,如潺潺的流水般,涌入了体内。 那股温暖,那么的熟悉。 长长的睫,重重一颤,他艰难地张开晦涩的眼,他看到了无数的福鹤落到了他的身上。 那小小的翅打在了他的脸上,像极了叶凌月的气息,他仿佛看到了那个一笑就眉眼弯弯,宛若新月的少女。 他……不能屈服啊。 若是屈服了,他就再也没资格去拥抱他的女孩了。 他的凌月,还等着他呢…… 淡樱色的唇,扬了起来。 “老家伙,想要本座的性命?你也配!” 黑色的太阳,一下子没入了金龙的体内。 金龙在半空中,扭曲挣扎着,一点点被吞噬,最终化为一滴金色的龙血,落了下来。 鼎息之力,太古神龙之力和封印之力,三力碰撞在一起,瞬间将后院夷为平地。 声响惊动了其他人,蓝彩儿等人冲了进来,她们和同样目瞪口呆的阎九和天尊。 一切归于平静。 倒塌的房屋中,走出了一个人来。 整洁的衣衫,黑发用碧玉冠束起,如刀锋般的凤眸里,带着冷漠的光。 凤莘看上去,毫发无损,甚至于他身上的伤也全都好了。 方才,在房屋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众人不得而知。 他们只知道,凤莘又活了过来,可他又似乎有些不同了。 至于哪里不同,众人说不上来。 天尊的心,重重一跳。 他忽然明白了叶凌月和凤莘的八字,为何会相克。 那九百九十九方鹤象征着叶凌月,那是生的力量。 而凤莘的身上,那奇怪的寒症,却是挟带着死的力量。 生与死,截然不同的两股力量。 如此的两个人,当真能够结合? 天尊叹息着。 他没有明说,但他心中明白,这一对相爱之人,是注定无法走到最后的,他们的中间,横隔的是生与死啊。 “王……”阎九张了张嘴。 就在方才那一瞬,他好像看到了那个人的影子,那个曾经让三界都完为之震撼的男人。 “去北青,凌月还在等着我们。”凤莘一挥手,面上多了一抹和煦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