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6章 夺回肉身的时机到了 - 神医弃女

第766章 夺回肉身的时机到了

女帝下意识地用手一抓。 寝宫里,柔和的鲛珠散发出了一片光芒,女帝看到了自己白皙的手掌上,抓住的却是一簇黑色的长发,那是她的头发。 女帝心一慌,迅速又往头上摸去,这一摸更加的了不得。 原本乌黑油亮的头发,就如枯草一样,随手一碰,就大量的落了下来,头发越掉越多,让女帝不禁心惊胆战了起来。 女帝素来爱惜自己的容貌,尤其是长发。 只因为她深知,自己在与人欢*好时,长发可以映衬的她的皮肤更加雪白无瑕。 可现在,她的头发…… 女帝惊慌失色,她几乎是滚下了龙榻,冲到了镜前。 镜子里的那个女人,头发已经落的差不多了,眉毛、睫毛,全都一根不剩。 看着镜子里,那光秃秃的,犹如鸡蛋似的脑袋和突兀的五官,女帝尖叫了一声,手落在了镜子上,一阵疯狂的捶打。 镜子破碎开,女帝美丽的双手,被镜片刺得满手都是血。 “圣上,怎么了?” 听到了寝宫里的动静,女官们冲了进来。 看到了女帝的模样时,几名女官惊呼了一声。 她们看到了什么。 女帝光秃着脑袋,眉睫全都不见了,她的双手满是血污,可随后,只听得一阵惨叫声。 几名女官的眼睛同时一阵剧疼,双眼被剜了出来,血淋淋的眼珠子,滚落在地。 “去,立刻把陈鸿儒找来。”女帝瘫在了地上,掩住了脸,痛哭了起来。 可让女帝恼怒的是,陈鸿儒不在丹宫,来的却是陈鸿儒的近身侍女“小蔷。” 原来,为了这一次的天下第一锻,陈鸿儒外出寻找材料去了,他准备在比终选赛上,让丹宫大放异彩,这会儿并不在宫中。 叶凌月看到了女帝躺在了榻上,她虽然用被子遮挡住了光秃秃的脑袋,可眉宇见,一根毛不剩,让叶凌月心情大好。 她在美容丹里动的手脚,终于发挥作用了。 “圣上,奴婢医术卑微,看不出病因,还请圣上责罚。”叶凌月一脸的惶恐。 女帝变成了这副模样,连御医都不敢叫。 她最先怀疑的就是陈鸿儒给她炼制的美容丹,可是让宫廷方士一查看,丹药的成分,似乎没哟任何问题。 一听叶凌月没有法子,她眼中,厉色一闪而过。 她再过几日,就要和凤澜成婚了,如今成了这副样子,她怎么有脸去见凤澜。 “不过,奴婢有一个法子,也许能帮助圣上。”听叶凌月这么一说,女帝原本黯淡的眼中,多了一抹期盼之色。 一个多时辰后,女帝的头上多了一顶栩栩如生的发髻。 那发髻是用数名长发宫女的发,制作起来的假发。 替女帝制作假发的,却是一个叫做小薇的丹宫侍女。 她是侍女小蔷的好姐妹,听小蔷说,小薇不仅会制作假发,还会描绘各种精致的妆容。 戴上了假发,又精心描绘了眉目的女帝青霜,看上去,总算是又恢复了美貌。 女帝松了口气,这样的她,看上去和早前的自己倒是没什么两样。 “你叫做小薇?倒是有双巧手,比朕的那些女官强多了,屈居在丹宫,倒是委屈了你的手艺。你这几日,就先留下宫中,待朕大婚之日,你替朕梳妆打扮。等到陈鸿儒回来后,朕再向他讨你当朕的宫女。” “多谢圣上赏识。但这个法子只是暂时的,待到鸿儒大师回来,替圣上找出了病因之后,圣上的头发一定会重新长出来的。”附身在“小薇”身上的蝶魅,也是个嘴巴甜的,在一旁安抚着女帝。 一旁的叶凌月却是撇撇嘴。 女帝的头发这辈子都不会再长出来了。 女帝的美容丹里,被她加重了三四倍的药效,美容丹的药效太强,只会物极必反,最终,会透支女帝的美貌,让她加速衰老,普通是御医和方士,根本发现不了。 陈鸿儒若是查看了那些丹药,自然会发现真相,不过那些动过手脚的美容丹,已经被她偷偷掉了包。 女帝依旧坐在了镜前,摩挲着自己的发和面庞。 叶凌月和蝶魅退了出来。 “主人,一切都按照你的吩咐办了,我在那女帝的发上抹上了一些亡灵蝶的鳞粉,这阵子,她会不时看到各种幻境。等到大婚之日,只怕她已经频临崩溃了。”蝶魅抿嘴一笑。 她早就从叶凌月那里,听说了这位女帝的事。 看着高高在上的女帝,却是个蛇蝎妇人,想到了她在大婚之日,所要面临的一切,蝶魅就忍不住,替她掬了一把泪。 蝶魅算是明白了,为啥古话云,宁得罪小人不得罪女人。 “主人,皇宫里的事,交由我来处理就好,今日已经是第六天了,算算时辰,雪翩然身上的护体金光已经减弱了不少,这时候,正是你夺回肉身的最佳时机。你要小心樱长老,她虽然不知道你的魂魄还在,但这几日,必定会加紧看守雪翩然。”蝶魅最担心的还是叶凌月的肉身。 叶凌月颔首,她离开了皇宫后,就去找地尊。 自从女帝青霜和凤澜的婚事公布后,地尊冷静的有些过了头。 她和平常看上去没什么两样,仿佛凤澜和她毫无干系。 叶凌月试探了几次,地尊也是一脸的平静。 “地尊,你就一点都不在意,凤王的婚事?” “凤澜得个性,若是他不愿意娶,谁都逼不了他。他若是要娶,我阻止又如何?如今,我对于凤澜而言,和陌生人没什么区别。”地尊依旧是冰冷着一张脸。 青枫虽然早已死去多年,但难保北青不会有旧人认得她。 所以这阵子,地尊都是带着斗笠外出的,遮掩住了她美丽的外表。 叶凌月无奈,她深知,凤澜忘记青枫的这件事,始终是青枫心头的一根刺。 要想两人破镜重圆,必定要先恢复风懒得记忆,可凤澜的记忆一时半会儿,也是治不好的。 “你无需担心我的事,算算日子,你也该夺回肉身了,我设法帮你引开樱长老。”地尊强颜欢笑着,与叶凌月一同前往丹宫。 房间内的床榻上,“叶凌月”还躺在那儿。 “叶凌月”身上的护体金光,相较于早前几日,已经薄弱了许多。 樱长老在一旁,焦急地等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