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8章 花街闹事 - 神医弃女

第768章 花街闹事

再说另一边,樱长老被地尊的人引出了丹宫后,到了城中的一条街道上。 一看到街道两边的牌匾,樱长老的脸色就骤然变了。 原来这条街道,乃是帝阙都里,最有名的一条花街柳巷。 这时候才是黄昏,就有大量的风尘女子,依在了雕栏旁,冲着街道上的路人们抛着媚眼儿。 “长落怎么会约我在这种地方见面?”樱长老恨声问道。 “师傅说,这里会面才隐蔽,樱长老还请不要见怪。”那名弟子,引着樱长老,进了一间叫做飘香院的青楼。 青楼里,乌烟瘴气,男男女女,搂成了一团,公然亲热着。 “哟,这哪来的娘子,告诉爷,多少一个晚上,爷包你过夜。” 这时走过了一名醉眼朦胧的醉汉,看到了樱长老风韵犹存的脸蛋,色心顿起,朝着她的脸上摸去。 樱长老作势就要发作,却被一旁的引路弟子拦住了。 “长老,不可。要是传了出去,会有损两派的名声。” 好说歹说着,那名弟子将那名醉汉给拦住了。 那醉汉没有如愿,一亲芳泽,唾了一口,嘀咕着。 “有什么了不得,又老脾气又差,活该没男人要。” 气得樱长老差点七窍生烟,樱长老出身瑶池仙榭,当年要不是被长落诱骗,也不会失了身,她最恨的,就是是男人们好色的嘴脸,一路走来,看得脸都要青了。 “师傅就在包间‘金镶玉’里,弟子不方便进去。”引路的弟子将樱长老带到了一处厢房外,就脚底抹油溜走了。 樱长老整了整衣冠,正要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可疑的声响。 细细一听,正是男女在做那事的声音,樱长老顿时一股血直冲脑门,嘭的一脚,就将门给踢碎了。 奢华的包间里,一对男女正打得火热,压在上面的,不正就是混元宗的长落大长老。 听到了门外的一阵巨响,正忘魂的长落大长老抬头一看。 这大长老年逾五旬,可保养的极好,看上去也不过是三十多岁。 他此刻怀里抱着的女子,皮白柔嫩,不过十五六岁,一看就是个勾人心魂的小妖精。 “长落,你个老淫棍。”樱长老满心期盼见到老情人,哪知道,却看到了这一幕。 她怒上心头,冲上了前去,一掌震碎了那风尘女子的头,红着眼,就要与长落大长老拼命。 长落大长老胡乱抓起了衣物,遮住了羞处。 这时,在一旁饮酒作乐的开疆王陈拓和陈沐父子俩也闻声赶了过来。 一看到屋内横死的妓*女和狼狈不堪的长落长老,一时之间,也是面面相觑。 原来,长落大长老昨日就已经抵达了帝阙都,他也早就得了消息,樱长老在丹宫帮助雪翩然治脸。 长落大长老和樱长老在一起,也全都是为了仰仗瑶池仙榭的势力,樱长老虽然保养的好,可终究比不过那些个十几岁的少女,长落喜风流,就索性瞒着樱长老,在陈氏父子的招呼下,到了花街柳巷,打算乐呵一把。 哪知道还没尝够甜头,就被樱长老抓奸在床。 “樱长老,有话好说,切勿动手。” 陈拓怎么也想不通,樱长老怎么就找上门来了。 樱长老一看到陈拓父子俩面色更加难看,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带长落大长老来的。 这父子俩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滚开,我和长落的事,还轮不到开疆王府来管。”樱长老煞白着脸,恶狠狠地剜了陈拓父子俩一眼。 门外,已经围了一圈的人,个个都往里面张望着,这一声开疆王府,简直是把王府的脸都丢光了。 “樱水姬,你不过与我有些情谊,又不是我什么人,我到什么地方,与你何干。”长落大长老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衣服都还没穿上,被一个女人堵在床前,早已是颜面尽失。 他此时也无心再顾虑什么瑶池仙榭了,只想让樱长老这个老女人,快点滚出去。 “长落,你个没良心的,你和我生了一个女儿,这还叫没关系?我们女儿,现在还在丹宫里,生死未卜,你倒好,在这里风流快活,你信不信,我把这件事,捅到混元宗你家的那母老虎耳里去,我倒是要看看,她会怎么收拾你!” 樱长老一说完,长落大长老就变了脸。 长落大长老当年之所以能成为大长老,也是亏了娶了混元宗宗主的女儿。 那女人长得很是平庸,长落也是不甘心和那样的女人过一辈子,这才勾搭上了容貌出众的樱长老。 但再怎么美貌的女子,时间一长,也不过如此,他很快就腻味了樱长老,可顾虑着瑶池仙榭的好处,才一直藕断丝连。 若是事情真闹到了他家的母老虎的耳中,他这个混元宗大长老的地位,就不保了。 一旁的陈沐见了,忙冲着师傅使眼色,嘴上更是好话连篇。 “师娘,你怎么能这么误会师傅。师傅一直告诫弟子,你才是我们的师娘,他原本是要直接去四方城的,正是因为担心天女的伤势,才不远千里,专门到了帝阙都。他对你们母女俩的心思,天地可鉴。” 陈拓则命着侍卫,将围观的人都轰走了。 “樱长老,你这又是何苦,当真拼个鱼死网破,你和长落大长老的颜面何存?你们俩都是宗门的长老,真要闹出去,还会伤了两宗的和气。也是我们父子俩糊涂,陪着大长老喝多了几杯,才出了这等糊涂事。”陈拓好言相劝着,长落大长老也恢复了些冷静,忙陪着笑,一起安抚起樱长老来。 樱长老终究是耳根子软,听了几句好话后,再看长落大长老那张不失英挺的脸,心底的气也平了不少。 “水姬,你方才说,我们女儿的伤,究竟怎么样了?”长落长老心知樱长老最疼雪翩然,忙在了雪翩然身上做起了文章。 樱长老一听,瞪了长落大长老一眼,没好气道。 “还不都是因为你,好好的,让你的弟子带我这种鬼地方来,女儿这会儿还在丹宫,进行离魂换魄的最后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