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8章 借刀杀人 - 神医弃女

第788章 借刀杀人

陈沐的动静太大。 裂谷沙河上,其他四方舟上的人,也被陈沐的举动吸引了注意力,先后发现了沙蝼的存在。 这一发现,立刻兴起了一场狂潮。 看到了沙蝼,几乎每个人的反应都和陈沐差不多,他们眼前,仿佛出现了成千的猎杀积分。 没有丝毫的犹豫,数十条四方舟立刻都调整了方向,寻找起沙蝼的巢穴来。 沙蝼的巢穴就分布在裂谷沙河的河床旁,那是一个个形如蜂窝似的巢穴。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的选手的加入破坏巢穴,沙蝼的巢穴遭了秧。 米粒大小的沙蝼卵浮在了河面上,四处都是。 各式各样的攻击,让裂谷沙河一下子乱了套,湖面上,那些四方舟就如驰骋的战马,每个人的眼都因为兴奋和贪婪,充血似的发红。 这样的情形,是叶凌月始料未及的,就在她权衡着,是要来个趁乱打劫还是静观其变时。 “凌月,你的蚀元魂链用来支撑我们俩的体重,能坚持多久?”凤莘拉住了叶凌月,语气前所未有的严肃。 “支持一天时间,应该不成问题。”不待叶凌月明白凤莘询问的目的,凤莘就将唇贴到了她的耳边。“用蚀元魂链捆紧我们两人,立刻弃船。” 凤莘从不会做无谓的举动,尽管心中纳闷,可叶凌月没有再多问。 凤莘说罢,搂住了叶凌月,叶凌月用蚀元魂链捆在了两人的腰身上,蚀元魂链沉声刺入了一旁陡峭的山壁上,两人的身子,高高飞起,悬挂在了山壁上,距离沙河河面足有数十丈。 没了人控制的四方舟,顺着流沙,迅速撞向了山壁,碎成了两段。 看到了凤莘和叶凌月的举动,已经绞杀了数个沙蝼巢穴的陈沐眼底满满的不屑。 懦夫。 连这种时候,都要依靠女人,不敢动手,凤莘果然就是个累赘的废物。 陈沐又是一拳挥下,无数的沙蝼被他的拳里,碾压成齑粉。 “凤莘,为何……”叶凌月见众人杀得兴起,不由纳闷。 “这些人都小看了沙蝼。你猜猜为何早前那些经过的人,包括龙四玄等人,都没有端掉那些沙蝼巢穴?”凤莘凤眼扬起,薄唇带了几分冷笑之意。 男人英挺的五官,在这一刻,如石雕般,带着清冷孤绝的意味。 “因为这些沙蝼是沙河里最低等的凶兽……不对,那是因为他们知道,不能去碰沙蝼的巢穴?”叶凌月忽的明白了什么。 “沙蝼虽小,但数量之多,不是寻常人力可以抵抗。而且,沙蝼最喜阳光,只有在正午,太阳最灼热的时候,是沙蝼孵卵的最佳时刻。护卵的沙蝼比任何时候都要凶残。龙四玄那样的老江湖,只怕早就已经知道了这一点。”凤莘自小体弱,自小在皇宫里时,他几乎博览了整个北青藏书阁里的藏书。 关于沙蝼,他的认识也比一般人多的多。 果然,就在凤莘说完这话后没多久,原本呈了一边倒的选手们破坏沙蝼巢穴的局面,已经在发生着变化。 陈沐连端掉了五个沙蝼巢穴后,击杀了无数的沙蝼后,迫不及待地催促安阳,查看他身上的四方令,毕竟这一次,安阳才是参赛选手。 陈沐和安阳都以为,一定可以看到惊人的猎杀数量。 可事实却是,四方令牌上,只有孤零零的一个“五”字。 陈沐顿时有种,气血直冲脑门的吐血感。 这也太坑了吧,端掉一个沙蝼的巢穴,才算猎杀了一头凶兽? 早知如此,他又何必费那么大的气力。 陈沐顿时意兴阑珊,打算继续前行,可就在这时,安阳发出了惊恐的叫声。 他们的那一条四方舟的舟底下,不知何时,多了个指头大小的窟窿,窟窿下,是成片成片的沙蝼。 那窟窿,还在以眨眼的速度,不断扩大,几个呼吸的时间里,舟体已经无法容人站立了。 和陈沐的那条四方舟类似,其他四方舟上,也先后出现了大量的沙蝼。 那些沙蝼相较于早前那一批,更加凶猛,数量也更加惊人。 足有一个江面宽阔的裂谷沙河上,竟然浮起了一片片白色的沙蝼波浪。 而早前,洒落在沙河上的沙蝼卵,正在迅速裂开,每个沙蝼卵里,都会爬出来新生的沙蝼。 这些刚孵化出来的沙蝼,大多饥肠辘辘,它们挟带着巢穴被破坏的愤怒,化成了洪水猛兽,朝着这些不知死活的选手们,发起了一轮轮虐杀似的攻击。 不停有人跌进沙蝼狂潮里,他们甚至还来不及使用灵器逃离现场,就已经手脚麻痹,整个人浮肿起来,被一群群的沙蝼啃咬成了白骨,甚至连脏腑和血迹都看不见。 “逃,快点,用混元天火鼎。”目睹此情此景,陈沐的眼眶几欲裂开。 安阳的脚已经别沙蝼咬了一口,陈沐左臂挟起了他,安阳忍着疼,右手忽然翻出了一物。 那是一口鼎。 叶凌月仔细一看,那玩意正是早前天妖狈在丹宫御前比试时,使用的混元天火鼎。 早前叶凌月还以为,天妖狈被巫重杀了后,这宝贝也落到了巫重的手中。 后来她才从凤莘口中得知,出了星宿洞后,开疆王府的人就向凤莘索要那口鼎,凤莘也懒得贪图一口破鼎,就随手还了回去。 为此,叶凌月还吐槽了一番,说凤莘是典型的败家子。 敢情在叶凌月的价值观里,捡来的那就是自己的! 混元天火鼎,原来就是长落大长老的妻子,安阳的姑姑的所有物。 它在安阳手中能发挥的威力,显然远胜过在天妖狈手中的。 只见天火鼎一离手,安阳和陈沐就迅速地跳入了天火鼎内,天火鼎的几个鼎口里,冒出了一团火焰来。 沙蝼怕火,一遇到火,就纷纷退避开,那鼎就一下子腾入了空中,躲避开了那些沙蝼。 在躲入混元天火鼎的前一刻,陈沐瞥见了叶凌月和凤莘,早前的轻蔑已经荡然无存。 他终于明白,凤莘和叶凌月为何会做出那样的举动。 “凤莘,你给我记住了!”陈沐唾了一口,再看看尸骸遍地的沙河河面,不敢再多做逗留,和安阳火速离开这一片是非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