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3章 妖魔暴动的前奏 - 神医弃女

第813章 妖魔暴动的前奏

她哭了? 巫重不禁紧了紧手,神情复杂地望着怀里昏睡的人儿。 他认识叶凌月那么久以来,见过狡猾的叶凌月,见过活泼俏皮的叶凌月,唯独没见过她哭的模样。 在邂逅了叶凌月之后,巫重曾命令手下的人,调查过叶凌月有关的一切消息。 从她悲惨的出生到曾经是傻子的十三年。 很多人,在面对那样的身世时,都会一蹶不振,可她没有。 连那样的痛苦,叶凌月都能熬过来,那让她如此痛苦的,会是什么? 前世曲,让人勾起了前世的记忆,她究竟看到了什么? 从叶凌月脑海中抽取出来的那一缕属于她的思绪,灰蒙蒙的,就如一头小鱼儿,在巫重的手掌内,游动着。 叶凌月曾说过,她经常做一个噩梦,可梦醒时,她就不记得了。 巫重知道,他此时应该将这一缕思绪毁掉,可是,他终究是没能下狠心。 琥珀色的瞳凝视着那一缕记忆。 看清了叶凌月昏睡在妖力吞噬了那股思绪时,巫重的面色骤变。 叶凌月的脑海内那段梦境……那其实并不是她梦,而是她的记忆,她前世的记忆? 那一世,她叫做夜凌月。 她的真身竟然是……想起了梦中那血淋淋的一幕,那对可恶的狗男女。 巫重的怒火,熊熊燃起,一想到被他视若珍宝的凌月,竟然被那般欺辱,他要杀了那些让她痛苦绝望的人。 可怕的妖力,化成了一波波黑色的浪潮。 整个沙漠花园,因为巫重的愤怒,战栗抖动着。 沙漠花园里的水,瞬间被蒸干,无数的花草树木,生机被妖力吞噬。 原本生机盎然的沙漠花园,眨眼间,就被妖力吞噬成了第二个黑之谷。 巫重站在那里,就像是个无止境的黑洞。 神,又如何? 他终有一天,要杀了那些曾经负了她的人。 狂怒,让巫重有些失控。 就是这时,他怀里的人微微动了动。 许是感觉到了周遭的环境发生了变化,叶凌月如同一个睡得很没安全感的婴孩,她的双手环绕巫重的脖颈,脑袋在他的怀里蹭了蹭。 巫重心中一颤,心刹那柔软下来。 还不是时候,他得带着他的女孩快点离开这里。 努力压制着体内的妖力,巫重一手,将那一株夕颜王收入衣袖中,再卷起了几朵普通的夕颜花,抱着叶凌月,飞身一掠,出了沙漠花园。 就在叶凌月和巫重离开后一刻钟左右。 四方城主和洛三生赶了过来。 由于叶凌月的精神力的干涉,镜花水月阵被迫中断,任凭四方城主怎么努力,都没法子恢复如常。 不得已的情况下,四方城主赶了过来。 当他看清楚眼前的沙漠花园时,四方城主呆立在当场。 他有没有眼花,前后不过是一个多时辰,他的沙漠花园,经营了多年的沙漠花园,居然被破坏成了这个样子。 这里就好像是经历了一场天灾,所有的花草树木都成了焦黑色,人工湖泊里的水也全都消失了。 “不好,快去春园。”四方城主和洛三生到了的春园。 设有三生阵的夕颜花簇已经成了残花一片,最让四方城主无法接受的是,那一株夕颜王已经不见了。 他甚至不知道,最后那朵夕颜王有没有盛开。 四方城主和洛三生的心情各异,可无疑都是很震惊的。 洛三生吃惊的是,居然有人破解了他的三生曲? 而四方城主担心的却是,那对少年男女究竟对夕颜王做了什么。 她们两人当中,难道真的有妖祖? 尽管两人这时都恨不得立刻找到那对离开沙漠花园的少年男女,可偏他们没有法子找到他们。 负责去调查两人身份的侍卫们还没有回来。 “城主,我有个不情之请,若是找到了那两人,我想和他们单独见见。”洛三生倒是想知道,两人是怎么破解了自己的三生曲的。 “这件事,稍后再议,当务之急,是先将夕颜王发生异变的原因找出来。看沙漠花园里的情况,是妖力破坏的结果。”四方城主沉吟着。 “城主,你难道真的相信那传说,不过是朵花而已。”洛三生不以为然着。 “你懂什么,夕颜王若是不盛开,那就是普通的,最多只能算是比普通的花艳丽一点的花但若是盛开了,那就不同了。传闻每一株夕颜王都象征着一位新等到妖祖诞生。一朵盛开后的夕颜王花,凝聚着上一任妖祖的大部分妖力。它对妖魔们而言,拥有无尽的诱惑力。更不用说,这次的夕颜王还一下子长出了两个花骨。”四方城主皱眉。 夕颜王花,对青洲大陆的人没有任何作用,但是对于妖魔,那就是大补之物而且只有妖魔才能嗅到夕颜王的香气。 洛三生一听,也不由动容。 他明白了四方城主的意思,如果说夕颜王花真的盛开了。 它所到之处,必定会引来无数的妖魔。 为了获得无上的妖祖之力,那些妖魔们会疯狂地厮杀,那就意味着,四方城会陷入危机之中。 难怪,四方城主会命令禁止,严禁裂谷沙河一带的凶兽靠近沙漠花园。 四方城主当即下令,搜寻那对年轻男女的身份,而他不知道的是,巫重和叶凌月,此时就在距离沙漠花园原址不远处的一片荒芜的山壁平台上。 那个平台,距离沙漠花园不远,是早前三足鸟人女王告诉叶凌月等人的聚集地。 叶凌月还在昏睡中,她睡了三四个时辰,在临近黄昏时,才醒了过来。 她醒来时,睁开眼时,发现自己还躺在凤莘的怀里。 他靠在山壁上,维持着一个动作,皱着眉心,凝视着她的睡颜,他的眼神那般的专注,似是陷入了深思中。 临近黄昏,夕阳的余晖照进了凤莘的眼。 那一刹那,他的眼眸似是金色,似是琥珀色。 叶凌月的脑子里,有一瞬间的短路。 她好像记得,在她昏迷前,她看到了巫重。 “巫重?”叶凌月忍不住,伸手碰了碰凤莘的脸。 他的皮肤很冰,在碰触到叶凌月的手指时,他目光一闪,嘴角扯开了和煦如暖阳的笑容。 那是属于,凤莘的笑。 ~这两章是动车上赶着写出来的,返家途中了,这一周,还真够呛的,好在没断更,周末了,卖萌求个月票和推荐票,欠下的两个打赏加更,这几天我调整下后,会努力补上的~

下一篇   第814章 噩梦之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