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7章 她, 越来越依赖他了 - 神医弃女

第837章 她, 越来越依赖他了

再看看两人身前带路的女子,面若芙蓉,很是美貌。 只可惜满脸的傲气,破坏了她整体的美感,在看她的衣着服饰,叶凌月觉得很是眼熟。 仔细一看,衣裙的下摆,绣着涅槃盏心莲的样式,听说涅槃盏心莲正是瑶池仙榭的图腾,这种服侍叶凌月早前还见蝶魅穿着相同的衣裙,看来这名女子是瑶池仙榭的人。 能和陈沐等人认识,难不成这女子就是蝶魅口中的那一位,骄傲自满、平胸还无脑的亲传弟子岳梅? 只不过,岳梅怎么和陈沐、安阳走在了一起。 他们都还没参加完试炼,按理说,是不该在这种时候,出现在四方城的。 “慢着,我要进城。”岳梅连四方城主都不放在眼里,更不用一位小小的南方使了。 “岳姑娘,这个时辰了,你怎么还在城外?还有这两位是……瑶池仙榭不是只收女弟子?” 四方城也不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 否则四方城主也不会规定,每个选手,最多只能携带一人进城。 就连三宗九派的人,进入四方城,事先也都是通报过的。 岳梅才来四方城一天,可她一句话得罪三生谷,两句话得罪城主的事,南方使早有耳闻。 他对这位姑娘,也嫌恶的很,但来者是客,礼数上还是恭恭敬敬的。 “怎么,你怀疑我?我要带人进城,还轮不到你管,滚开,耽搁了本姑娘办事,你们城主都保不了你。” 岳梅美眸一瞪,一脸的不善。 如果不是顾忌着身后还有个陈沐在,她要保全点形象,岳梅早就和南方使动手了。 南方使气得不轻,拦又不是,不拦又怕陈沐和安阳是什么歹人。 两方正在僵持着,就见长落大长快步走来,一脸的急色。 “岳姑娘,多谢你帮老夫找到了两位弟子。” 长落大长老冲着南方使行了个礼,嘴上解释着。 “南方使,这事说来都是我不对,我白日带着几名弟子去裂谷沙河一带参悟,哪知道这两小子不长记性,半路上乱窜,不见了。这事刚好被岳姑娘知道了,她师傅与我还算有些交情,就帮我找了他们回来。” 长落大长老也知岳梅的性格骄纵,怕她和人闹起来,一看情形不对,就出来应对。 大长老边说着,边背过身,往南方使的手上,塞了些好处。 南方使这才面色稍缓了些,放了两人进来。 就趁着南方使和岳梅、长落大长老等人周旋时,叶凌月和凤莘、龙包包等人,趁着众人不留意,偷偷溜进了四方城。 竟也是神不知鬼不觉。 城门口,长落大长老的出现,及时缓和了局面。 陈沐等人只是简单地被搜了身,就被放了进来。 陈沐一进来,就附在了岳梅的耳边,不知说了些什么,岳梅顿时神采飞扬,早前的傲慢之色,顿时消去,换上了一副娇羞的模样。 叶凌月腹诽着。 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长落大长老以前就勾上了樱长老,想不到弟子陈沐也那么快就搭上了岳梅。 只可惜,那个叫做岳梅,被陈沐的外表和甜言蜜语给蒙蔽了,还真以为自己捡到了宝,瑶池仙榭以后,只怕要落到了陈沐师徒的手里了。 不过叶凌月对三宗没什么感觉,没落不了没落,也不是她能管的事。 她此刻只想岳梅不要再被花言巧语给迷昏了头,因为距离岳梅和四方城主约定的时间,已经越来越近了。 “我们运气不错,那人就是岳梅,待会跟着她就好。”叶凌月轻声说道。 又说笑了一会儿,岳梅看看月色,收起了面上的欢喜之色,面色凝重了些。 “陈师兄、安阳师弟,时候已经不早了,我必须前去赴约了,赴约之前,还得劳烦你们,先尾随着我。记住,没有的我信号前,你们不能显露了行踪。” 原来,岳梅胆子大归胆子大,可终归是不敢彻底和四方城主撕破了脸。 她也是打算等到四方城主开启了妖醒之门,自顾不暇时,再让陈沐和安阳出来。 岳梅于是就带着两人,往了城中的某个方向行去。 三人始终保持着三里开外的距离。 只是岳梅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叶凌月和凤莘三人,就尾随在岳梅身后。 妖醒之门的所在,只有四方城主才知道。 岳梅依照约定,到了四方城的北向。 那里坐落着一座小寺庙。 由于担心被岳梅发现,叶凌月不敢跟的太近。 直到岳梅进去一刻钟后,临近子夜,叶凌月和凤莘等人才走了进去。 “!” 那似乎是一间香火不甚鼎盛的寺庙。 破落已久,连墙壁上的佛色墙漆都已经剥落了,门口有几棵树大叶菩提。 虽是破败,但院落里还算干净,只是空无一人,这个时候,空留了满地的月光。 “人怎么不见了?” 叶凌月和龙包包纳闷着。 “慢着,你看看那边有一簇夕颜。” 凤莘提醒着叶凌月,果然就在道观的角落里,盛开着一簇簇如火般的妖花夕颜。 这般的寂静月夜里,火红的花,刺激着人的眼瞳,这让叶凌月不觉想起了上一次,在沙漠花园里时,遭遇的可怕场景。 那一天发生了什么事,她记得不甚清楚,但隐约知道,不是什么好事。 一双微凉而又宽厚的手,覆在了叶凌月的手上,将她的小手,包在了手心里。 “别怕,有我在,这花簇里只是布置了简单的障眼法。”凤莘的话,让叶凌月的的心,没来由放松了许多。 她越来越依赖他了,曾几何时,是她在照看他,可不知何时,凤莘总是站在了她的身前,开始保护她了。 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叶凌月暗想着,却见凤莘已经抬起了手来。 眼前的这一片夕颜,细细一看,共有三簇。 只见凤莘的手,落到了几朵夕颜花上,手一动,只见他在第一簇上,摘下了“三”朵夕颜。 再在第二簇上,摘下了“六”朵夕颜,最后才在第三簇上,摘下了“六”朵。 “凤大哥,这是什么意思?”龙包包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