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1章 冤家路窄,猎妖时的冲突 - 神医弃女

第841章 冤家路窄,猎妖时的冲突

那条“龙”自不是真的龙,而是一道悬崖飞瀑。 妖域的地势远比青洲大陆要陡峭的多,飞瀑的气势也比叶凌月见过的任何一道瀑布要恢弘的多。 那水,更是墨汁般的黑色,氤氲翻腾,冲刷而下,落入一个足有校场大小的深渊里。 深渊附近,水花激荡,水深不见底。 正如小尸所说的那样,这一带是妖醒之门外围唯一的淡水渊,妖临渊。 凡是凶兽和妖兽,都会到不定时到妖临渊附近饮水。 因为妖兽凶兽众多,有时候,甚至会有大妖级别的妖出现在这里,所以运气好的话,也许叶凌月她们还可以在妖临渊发现前来捕食大妖的,生活在无尽世界的神兽们。 当然,那样需要很好的机缘或者是漫长的等待。 一靠近妖临渊,叶凌月就感觉到,周遭的煞气浓郁了很多,定眼看去,原来那煞气是从妖临渊里蒸腾上来的。 火为罡,水为煞,妖临渊存在了不知数以千万年,这里继续的煞气,足以让一个体弱的人当场煞气入体而亡。 叶凌月生怕龙包包和凤莘体力不济,她悄然将自己体内的鼎息散发出来,在三人身旁,形成一道无形的保护屏障,如此一来,煞气对三人的影响明显轻了许多。 “月姐姐,前方有人。”龙包包努努嘴。 果然,妖临渊附近,有三个星点大小的影子在移动。 “怎么会是她们?”叶凌月皱眉。 服用了隐形丹后,叶凌月倒不怕被人发现,她打了个手势,小心地靠近妖临渊。 那三个影子,正是先叶凌月三人一步,进入妖醒之门的岳梅、陈沐和安阳。 那三个星点,是他们身上的定魂香。 原来,叶凌月他们有小尸带路,找到了妖临渊。 而岳梅则是在来到四方城前,得到了她师傅的提醒,进入妖醒之门后,不要耽搁,直奔妖临渊。 岳梅的师傅的那一头浴火神凰,就是在妖临渊附近,偶然捕捉到的。 不过那时候,瑶池仙榭榭主是足足等了七天七夜,才等到了一头来捕食的神鸟凤凰,听师傅说,那也是天大的气运,也不是人人都能有这种机会的。 “岳师妹,这一带真的有妖兽出没?怎么都没感觉到。” 虽然点着定魂香,可安阳还是觉得通体冰寒彻骨,他只是个方士,修为不及陈沐和岳梅,这一路走来,都是提醒吊胆着。 好不容易到了妖临渊,却一头凶兽都没看到,这怎能让他不郁闷。 “谁说没有妖兽,小点声,真要遇上了什么厉害的凶兽,我可保不了你。我们手上的定魂香有驱兽的作用,为了能让更多的凶兽靠近,我建议得把香取下来。”岳梅见一根定魂香已经烧了大半,知道她们已经耗费了一个半时辰。 她可没有师傅那样,拥有七天七夜的时间来消磨,她只有四个半时辰了。 当时的瑶池仙榭榭主已经是神通境的高手,她让四方城主开启了妖醒之门后,直接关闭了妖醒之门,七日七夜后再开启。 岳梅虽然自负,可她如今也不过是轮回境,自然不敢贸然逗留七天七夜。 一直拿着定魂香,只怕很难引来什么厉害的凶兽妖兽。 她来之时,就已经打定了注意,至少也要找到一头大妖级别的妖兽幼崽回去。 安阳一听,瑟缩了下,可在陈沐和岳梅都已经取下了定魂香,他无奈之下,也只好拿下来香,哆哆嗦嗦地跟在了两人的身后。 定魂香的香气,散开后,妖临渊附近的空气,似乎变得更加阴冷了。 远远的传来了一阵兽吼声,由远至近,听着很是恐怖。 “听说兽类喜欢在黎明前后出没寻找食物、饮水,我们可能还需要等一两个时辰。安师弟,为了四方榜,我们也只能等着了。”陈沐倒是比安阳稳健很多,他双眼在四周来回梭动着,警惕着随时可能蹿出来的凶兽。 岳梅也懒得理会安阳这个碍眼的家伙,她刻意踱到了陈沐身旁。 “听说你们早前被一个叫做黑月的暗算了?她现在是四方榜的第一名?” 陈沐一听,心知这是师傅为他们找的借口,他迟疑了下,没有开口。 倒是一旁的安阳不满道。 “那个叫做黑月的,不过是运气好而已。和我们碰面时,还装成了一副弱小的模样,身边还带了个碍眼的小白脸。谁知道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背后不知道阴了多少人,我看她自己,根本没什么本事猎杀那么多凶兽。没准是修炼了什么邪功,我听说,有些邪教的魔女,靠一些狐媚功法,专门采阴补阳,祸害男人。” 安阳认为,黑月没门没派,也没什么本事,就是一张脸,长得狐媚妖娆,连自家大师兄都被她迷得晕头转向。 他也看得出岳梅喜欢自家大师兄,岳梅来自瑶池仙榭,抹黑黑月,没准还能讨好她。 所以那安阳越说越起劲,恨不得把叶凌月形容成了人尽可夫的下贱货色。 岳梅听了,果然面色和缓了许多,看安阳也顺眼了不少。 “安师弟,不要说了。”陈沐有些不悦。 岳梅看了他一眼,话语间带着一股酸溜溜的醋味。 “陈沐,那个叫做黑月的和你是什么关系?” “萍水相逢罢了,不过对方是个正经姑娘,背后议论人总归是不大好的。”陈沐掩饰着。 他很明白,自己如今的身份地位,大不如前,必须要和岳梅打好关系。 岳梅将他眼神里的闪烁,看在了眼里,心中已经肯定了,陈沐对那个叫做黑月的,有些不同。 她眼底划过了一抹霾色。 看来,下次若是遇到了那个叫做黑月的,她势必要好好教训下对方。 她倒是要看看,什么样的狐狸精,敢和她岳梅抢男人。 安阳和陈沐等人的话,一字不落,全都落到了不远处,叶凌月等人的耳边。 叶凌月倒还好,反倒是她身旁的人,气得不轻。 “那个人在侮辱黑月姐姐!”龙包包听了,挥了挥小拳头,恨不得立刻就冲上前去,好好教训下那个叫做安阳的。 “不过是些无关紧要的人而已。”叶凌月劝住了龙包包。 她的身旁,凤莘凤眸微抬,留意到了岳梅眼底的那一抹嫉妒之色,凤莘的眸子一晃,眼中有杀机一闪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