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6章 抢了就跑 - 神医弃女

第846章 抢了就跑

妖临渊附近的岳梅,还有另外两名妖人,正在观战,谁都没有留意到,有个鬼祟的人,正往妖蛇龟的尸体走去。 龙包包紧张地咬住了唇,他看不见叶凌月,只是依稀能感觉到,叶凌月离开了。 他想询问凤莘,却被凤莘捂住了嘴。 忽然间,龙包包看到,前方妖蛇龟的尸首,一下子不见了。 他像是明白了什么,一会儿工夫,叶凌月又回来了。 看了眼时间沙漏,她们剩下的时间不超过一个时辰了,叶凌月立刻取出了几颗飞行丹,三人服用之后,毫不犹豫,离开了妖临渊。 而此时,陈沐还在和三大妖人中,那名孩童模样的妖人交手着。 几次对阵下来,两方谁都没有讨到好处。 岳梅也不禁紧张了起来,她点燃的第三根定魂香,也已经燃烧了三分之一,留在妖醒之门里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真是晦气,神兽没找到,只杀了一头妖蛇龟,还招惹上了三个来历不明的妖人。 岳梅恼火着,忽的,她留意到,妖临渊旁,早前被她击杀的那头妖蛇龟不见了。 岳梅眼睛倏然瞪圆了,娇叱一声。 “住手!妖蛇龟不见了。” 陈沐和那名妖人一听,身形同时往后一退,与另外两名妖人,齐齐看向了妖临渊。 果然,早前还在那里的妖蛇龟,就在他们打斗的功夫里,没了。 妖蛇龟已经死了,尸首是不可能不翼而飞的,那余下的只有一个可能。 这里,还有其他人! 在陈沐、岳梅以及三大妖人之外,这附近一直隐匿着第三人。 “夕颜王的气息也消失了!” 三大妖人也留意到,空气里,最后一丝夕颜王的香味也没了。 两方人马面面相觑,陈沐一想到妖蛇龟身上,还有最重要的妖丹没有取出来,就有种吐血的冲动。 “人族,夕颜王真的不在你们身上?”老者妖人的面色也很难看。 早知道夕颜王不在这两人身上,他们又何必大费周章。 “什么夕颜王不夕颜王,分明是你们害死了我师弟。”陈沐方才厮斗,气力消耗不少,没好气道。 “什么你师弟,我们三兄弟刚到不久,你们的人死了,关我们什么事。”三大妖人一脸的莫名其妙。 “陈师兄,事情有点不对劲。这三人,似乎是木妖一系的,它们身上的妖力波动都是木属性,偷袭安阳的人,使用的是土之力。只怕,我们都中了别人的挑拨离间之计。”岳梅发现了那三人的妖力属性不符,一口断定,埋伏在旁,偷袭他们的另有其人。 陈沐一听,怒咆一声。 “是谁!究竟是哪个鼠辈,胆敢暗算我陈沐,若是让我抓到了,我一定让你不得好死!” 只是陈沐发作,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因为叶凌月等人,早已服用了飞行丹,不知逃到哪里去了。 那一边,三大妖人也嘀咕着。 “老大,不对啊,这对男女,用的都是人族正派的功夫,他们不可能持有夕颜王,只怕我们真的上当了。” 三大妖人后悔不已,因为慢了一步,居然错过了夕颜王。 “也罢,夕颜王既然已经出世,除非是落到了妖祖之手,否则总会再现妖域的。这里又是通往妖域的必经之路,我们三兄弟只要占地为王,总能逮住那个拥有夕颜王的正主的。” 两帮人马都是没讨得好处,也就无心再缠斗,岳梅和陈沐只能是带着安阳的尸首,心不甘情不愿地返回妖醒之门。 三大妖人也只能是隐入了妖临渊的深处,再无了踪影。 六个时辰,眼看就要过去。 当叶凌月手中的时间沙漏里的沙子,流淌过了五个半时辰后,三人终于在隐形丹和飞行丹的共同作用下,顺利赶回了妖醒之门的入口处。 巍峨入云的妖醒之门,依旧矗立在前方。 叶凌月等人回来时,小吱哟和小乌丫以及小囚天也已经返回了。 就连小尸也不负重望,及时赶了回来。 叶凌月甚至来不及询问几只小兽的猎杀战果如何,就离开了妖醒之门,返回了四方城。 踏出妖醒之门的那一刻,明亮而又柔和的鲛珠的光明,照亮了前方。 地下井宫的情形和早前一模一样。 叶凌月再看了眼四方城主。 他依旧如一个木桩似的,坐在原地,守卫着阵法,对于外界发生的一切,毫无知觉。 三人外带几只小兽趁着四方城主还未醒来之前,脚底抹油,就离开了地下井宫。 距离六个时辰的期限,还有最后的半个时辰。 而叶凌月等人,已经顺着石阶,爬上了地宫,重新又回到了地面上。 她们进入地下时,是子夜前后,而再次返回地面,却已经是正午后了。 正午的阳光,明晃晃的,让众人的眼睛有一瞬间的不适应。 叶凌月再看了看时间沙漏,由于身在妖醒之门里的缘故,她们错过了第五日的最新一期的四方榜公布的时间,不过叶凌月也不感到遗憾,看了眼安阳的那块四方令,上面累积的猎杀数量,让叶凌月笑弯了眼眸。 陈沐和岳梅还没有回来,叶凌月想起了两人发现了妖蛇龟不见了后,面上可能有的表情,她终于忍不住成了声来。 “龙包包,你这次可真的好好感谢陈沐和岳梅了。”叶凌月将安阳的四方令交给了龙包包。 “月姐姐,这不大好吧,这个四方令是你想法子拿来的。”龙包包挠了挠脑袋,不好意思道。 “谁说的,立下大功的分明是小尸,它是你的兽宠。再说了我们早就说过了,公平分配,你得了四方令,我得了一具妖蛇龟的尸首,各取所需,谁也没占谁的便宜。” 叶凌月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 龙包包这才勉为其难着收下了那个四方令。 这时,叶凌月等人身上的隐形丹的药力也已经消去了,三人都显露出身形来,正有说有笑,准备离开寺庙时,小乌丫忽的尖叫了一色声,哆哆嗦嗦地指着脚下的一簇夕颜花丛。 “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