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7章 间接亲吻 - 神医弃女

第857章 间接亲吻

原来,凤莘确认了就叫没有人行走过的痕迹后,就开始怀疑,那偷酒贼并非寻常的贼人。 他索性就只在酒坛口洒了细石灰,如果真的是什么鬼怪,石灰不会留下任何痕迹,反之则相反。 事实证明,酒坛口的痕迹,都和那头小虫的体型大小如出一辙,真凶也就呼之欲出了。 四方城内,早前叶凌月和凤莘进入妖醒之门的那家破旧寺庙里。 早前和叶凌月、凤莘有过一面之缘的花和尚,这会儿正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他的衣衫依旧褴褛,只是身旁的堆放着好些个酒坛子。 坛子里看上去破破烂烂,里面却散发出来的酒香,让人光是闻上几口,就觉得熏熏然。 “嘿嘿,不长眼的四方酒斋,居然敢把和尚我当成了叫花子。得罪了我,让你一个月不到,就倒闭。有我的虫宝在,美酒都让你变成凉白开。” 花和尚酒足饭饱,还打了几个酒嗝。 “嗯?怎么都这个时辰了,虫宝还没回来。” 花和尚纳闷着。 “一定是多心了,以虫宝的能耐,都偷了三次了,这次必定也是手到擒来。” 花和尚摇头晃脑着,继续喝着酒,直到把几坛子的彩虹五珍酿都喝光了,才打了个酒嗝,呼呼大睡了起来。 他哪里知道,自家的那头小虫,居然不幸运地被叶凌月和凤莘抓了个正着。 如今正被“五花大绑”了起来,那小虫睡醒后,摇晃了下脑袋,还打了个酒嗝。 它觉得自己做了个很美好的梦,这个梦是和一坛很好喝的酒有关的。 它跟着主人那么多年,喝遍了青洲大陆几乎所有的酒水,就只有这家四方酒斋的彩虹五珍酿最好喝了。 只可惜,酒斋的掌柜人品太差。 自打那一日,自家的主人被四方酒斋的那个势利眼掌柜给赶了出来后,主人就把这家酒斋的掌柜给记挂上了,说是不把这家酒斋整倒闭了,他就跟着掌柜姓。 它奉了自家主人的命令,到四方酒斋偷酒,连着三日,一切都很顺利。 昨晚,它闻到一个酒坛子里的酒特别香,还没喝几口,就脑袋晕乎乎,一头栽了进去,连主人让它按时回去这档子事都忘记了。 不好,它这一睡,一定误事了。 小家伙的酒清醒了,它爬啊爬,想要落跑。 哪知道一爬才发现,自己浑身没法子动弹,再一看,自己居然被五花大绑了起来。 不仅如此,它的身旁,还蹲着两头小兽。 其中一头,一双婴儿蓝色的眼珠子,另外一头,长得黑不溜秋的,这会儿正对着它嗅来嗅去。 “吱哟(这玩意醒了,小尸,你说它究竟是什么怪物,明明是个虫子,居然还带了触角,整的跟个独角仙似的)”蓝眼睛小兽嘀咕着。 “你说它这么点大,怎么那么能喝酒,十之八九是妖怪。”黑不溜秋的小怪也看不出来,这小虫是什么东西。 它用爪子抓了抓小虫头顶的那根天线似的触角。 才刚一碰,小虫子就浑身发抖,发出了一声高八度的尖叫声。 “非礼啊!公母授受不亲!” 这一声,顿时把屋里屋外的人都给喊了进来。 “小吱哟,小尸,你们在干什么?” 小乌丫和叶凌月等人一起走了进来。 众人的目光,一起落到了那头小虫身上。 小家伙显然已经酒醒了,通红红的身子,已经恢复了常色,却是一身翡翠绿色,看上去翠滴滴的很是好看。 一下子眼前多了一屋子的人,再看看自己被五花大绑的样子,小虫很悲哀地发现,它居然被抓住了。 “你究竟是什么怪物,居然还会说人话?”叶凌月见小家伙醒了,不由啧啧称奇。 “你才怪物,全家都是怪物,我可是大陆第一,超级无敌美貌的虫宝!”小虫虽然被抓住了,可依旧一副不怕死的样子,瞪了眼叶凌月。 不过它随即就看到了凤莘,忽的眼睛一亮,两只眼立马变成了桃心样。 “帅哥,好心的大帅哥快救命,这个坏女人要杀我。” “小家伙,很不幸的告诉你,你口中的这个大帅哥,刚好是我男人。坏女人的男人自然也不是什么好人,求饶无效。你最好快点坦白,到底是谁让你来偷酒的,否则,我不介意晚上来个红烧虫子、火烤虫子或者白灼虫子汤。”叶凌月做出了个凶狠的表情来。 小虫子瞪了瞪眼,非但没被吓到,反倒一脸的傲娇样。 “谁说的,坏女人,你别想欺骗我。大帅哥长得好,一定是好人。你那么丑,他怎么可能看得上你,你也别想威胁我,我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哒。” “哎,这小家伙还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叶凌月还从没见过这么花痴且不怕死的小虫子,捏起了小家伙,就想教训它。 可她很快就发现,小家伙说的居然是真的。 这小家伙,就算是用星涎匕剁,都没一点伤痕,丢进水里也淹不死,反倒是叶凌月要忍受它高人一筹的尖锐嗓音。 叶凌月怀疑,再这样下去,四方酒斋内外都知道她绑架了一条小虫子。 小家伙眼看叶凌月逼供不成,很是得意。 “凌月,把它交给我来试试。”凤莘见了叶凌月气鼓鼓地样子,有些好笑,从叶凌月手里接过了小虫子。 小虫子本来还满脸戒备。 可以看到凤莘那张放大了的,无限靠近的俊脸,立马两眼边桃心,昏昏沉沉了起来。 “小家伙,告诉我,究竟是谁让你来偷酒的?” 凤莘低沉的声音,听得小家伙更加晕头转向。 “大帅哥,如果我告诉你我主人是谁,你可以亲我一下嘛?” 小虫子极其扭捏道。 “不行!”叶凌月毫不犹豫,替凤莘拒绝了。 “凌月,交由我处理即可。”凤莘示意叶凌月暂时不要吭声。 “只要你告诉我,我可以答应你的条件。” “我的主人是九和尚,他这会儿就在城里的四方寺庙里,那个烂醉如泥的就是他了。我告诉你了哦,求亲亲。”小虫子在美男计的作用下,立马丢盔弃甲,撅起嘴来。 凤莘不急不慢,走到了叶凌月面前,旁若无人亲了她一口,叶凌月一愣,却见凤莘笑眯眯道。 “凌月,代我我亲一下那小家伙。我刚亲了你,你再去亲它一下,这叫间接亲吻。” 叶凌月好笑又好气。 小虫宝更是哇啦啦叫了起来,无论如何也不要叶凌月“玷污”了它的清白。 想不到她严刑逼供都没用,哪知凤莘三言两语就直接让小家伙举白旗了。 ~乌拉拉,有票滴记得投下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