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0章 峰回路转 - 神医弃女

第890章 峰回路转

“打死那个畜生,他害死了我的侄儿。” “洛宋,你个猪狗不如的东西!” 义愤填膺的众人冲上前去,拉住了洛宋就要他偿命。 “诸位,看在我的面上,还请你能放过这个混小子。”洛三生痛心疾首,跪了下来,朝着一干受伤选手的家眷磕了几个头。 他见洛宋亲口承认,自责的同时,焦急不已。 三生谷乃是九派之一,洛宋又是他唯一的儿子,他不顾尊严,当中下跪求人。 早前闹闹嚷嚷的人群,死寂一片。 就连早前闹得最凶的木英,也不知如何是好。 若是不放过洛宋,洛三生日后必定会追究。 三生谷的势力不小,真要起了冲突,在场除了三宗的人之外,还真没有人能奈何得了洛三生。 洛宋的突然“认罪”,打乱了一干人的计划。 洪明月极其讥讽地瞥了眼负伤的凤莘,再示威性十足地冲着叶凌月笑了笑,眼神之间,似是在说。 什么神虫,就算是你叶凌月再故弄玄虚又如何,还不如我石榴裙下的一个男人。 洪明月早已经料定了,洛宋是洛三生的儿子,就算是洛宋当了替罪羔羊,只要洛三生护着他,叶凌月等人就不能拿他怎么样。 一股恶气,在心底聚集,叶凌月陡然收紧了手指。 难道就这么算了? 手上,凤莘的血才刚刚凝固,那浓重的血腥味,仿佛还在叶凌月的鼻下萦绕。 不!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叶凌月忽的目光一扫,留意到了角落里的一口破鼎。 那口破鼎,是锻造场上不多的没有完全炸毁的炼器鼎。 没有记错的话,那口鼎是烈旭阳的鼎。 鼎灰漆漆的,鼎内似有有什么东西,散发出了极其微弱的光来。 她眼眸眯起,捕捉到了那道光芒。 她悄无声息地往后跨了一步,衣袍掀动,一股精神力聚起。 “谷主,你先起来,洛宋的事,我们稍后再……”四方城主见四周鸦雀无声,再看看洛三生。 他与洛三生相识数十年,洛三生意气风发了几十年,他一生做事,也算是光明磊落,好不容易晚来得子,却一味溺爱,这才让洛宋养成了这般的性格。 可就在四方城主准备搀起洛三生时。 只听得空气,倏然被撕裂开。 一道暗芒,极快地破空而来。 只听得“嗤”的一声闷响。 洛宋跪倒在地的身子,蓦然僵住,紧接着,他的印堂上,多了一个血色的小红窟窿。 那窟窿咕咚一声,大量红的白的,从洛宋的额上冒了出来。 “啊!”洪明月尖叫了一声。 洛宋的血和脑浆溅到了她的身上,洛宋直到断气的那一刻,眼珠子还直勾勾地盯着洪明月。 饶是洪明月杀过人,见过血,可像是这么污秽血腥的场面还是第一次看到。 “宋儿!”洛三生惊呼一声,抢上前去,抱住了儿子渐渐冰冷的身子。 他的样子,仿佛一下子老了数十岁。 “谁!究竟是谁下的毒手。”洛三生怒红了眼, 他目光一厉,发现了击杀洛宋的凶器。 就在距离洛宋数尺之外的地面上,插着一轮金钩。 钩子很小,犹如鱼钩一般,但钩子是用上等的涅槃铁打制而成。 由于钩体很小,速度又快,如同阳光般,瞬息即至,在大陆上被称为日影钩,一种地阶上品的灵器。 看清了日影钩时,洛三生慢慢抬起了头来,看向了一旁的烈旭阳。 日影钩炼制不易,它炼制最困难的一点,就在于它炼制它需要用上极品烈阳石。 而极品的烈阳石,只有烈阳宗才有收藏,也只有身为烈阳宗掌教弟子的烈旭阳的纯阳功才能熔化烈阳石。 “不……我没有。”烈旭阳也认出了日影钩来。 “烈旭阳,你为何要杀宋儿!难不成,你还能说日影钩不是你的。”洛三生怒吼着,旋即手中就运起了招式,劈向了烈旭阳。 “谷主,先冷静一下。”四方城主也没料到,事情会如此陡转直下。 方才他见洛宋浑浑噩噩的模样,有些不对劲,打算将洛宋先押下,查明清楚。 谁知道日影钩会突然出现。 他更想不通,烈旭阳为什么要杀了洛宋。 可除了烈旭阳,又还能有什么人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控制日影钩杀人? 在场的方士都经历了三十六个时辰的炼器过程,每个人的精神力都消耗殆尽。 唯有炼日影钩的方士,最有可能在炼器途中,就炼化了日影钩。 烈旭阳杀了洛宋,事关烈阳宗和三生谷两大门派,这件事,稍有不慎,就会引发两派之间的争斗,四方城主不得不拦下洛三生 别说是四方城主,这时烈旭阳心中也是叫苦连天,那日影钩是他炼制的没错。 他早前在即将炼器成功时,就已经发现,自己炼制的日影钩根本比不上龙包包和龙四玄炼制的灵器。 既是如此,炼制成功与否也就不重要了。 烈旭阳也没想明白,为何本该好好地留在炼器鼎里的日影钩,会自发去偷袭洛宋。 “这还不简单,早前我们就看到了,那个男人和你儿子的未婚妻勾勾搭搭,他一定是嫉恨你们家儿子,因爱生恨,所以杀了他。”就在烈旭阳焦头烂额之际。 小乌丫脆声说道。 “小丫头,你不要胡说。”烈旭阳和洪明月脸色大变。 烈旭阳更是要上前捂住小乌丫的嘴。 “等等,这钩子上的气味怎么这么熟悉。咦,这钩子上的气味和早前那些炸碎的鼎片上的残留气味一模一样。不对,猩猩男,你就是凶手!”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虫宝也凑上前来。 凶手不是洛宋,是烈旭阳? 洛三生只觉得脑中轰鸣一声,再看看日影钩和烈旭阳一下子变化了脸色,一切顿时真相大白。 “这就是杀人灭口。看来小乌丫说的没错,烈旭阳分明是嫉恨洛少谷主,只是洛少谷主为何要替他顶罪,还是说,少谷主根本就是无辜的,他是为了包庇什么人才成了替罪羔羊?”叶凌月又插了一句,说话的同时,她看向了洪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