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2章 超脱生死的存在 - 神医弃女

第922章 超脱生死的存在

啵啵的逻辑思维很简单,她不想主人和小月伤心。 人死可以复生,既然凤莘是主人和小月一致喜欢的,那她就想法子,让他活过来。 啵啵说罢,就情急地去翻地书卷。 人死之后,都是要轮回转世的,相应的,他死后,名字也会出现在地书卷中。 只是啵啵翻来翻去,就是没有在地书卷里找到凤莘的名字。 “哎,怎么会没有呢,这本破书,该不会坏了吧。”啵啵一暴躁,就要把书往地上摔。 “娘亲,你若是摔坏了生死纲,父皇又要和你冷战了。” 一本无奈的声音,飘了过来。 啵啵一听,做贼心虚,手中的地书卷一不留神,就摔了下来。 这时,一只稚嫩的小手伸了过来,将那本地书卷稳稳地接住了。 只见一个长得白皙如玉的年轻男子,他浓眉俊目,年纪看上去也就十七八岁,但周身却透着一股优雅高贵的气质。 唯一和他的气质有些不符的是,小男孩也有一头粉红色的发,除此之外,眼前这个男子,俨然就是一个翻版的男版啵啵。 “小晚晚,你个坏小子,没事干嘛乱出声,吓死娘了。”啵啵吐了吐舌头,一看是自己的二儿子,翻了个白眼。 “啵啵,你还是放开二皇子吧。”云笙见了这对母子俩,一个明明上千岁了,依旧跟个小孩子似的,一个恰好相反,出生就被称为文曲星下凡,上通天文下知地理,无一不通。 外人若是看见了,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两人是母子俩。 “这小子,当初生下来可没让我少操心。小晚晚,你来这里干什么?”啵啵又捏了冥二皇子的脸,这才松了手。 “娘亲,孩儿说过很多次了,不要叫我小晚晚,还有,这句话该我问你才对。父皇一直禁止你进入他的书房。”自打啵啵伙同义母云笙,偷偷篡改了干姐姐的生死前程后,父王就三令五申,严谨娘亲踏入书房半步。 父皇这样做,也是用心良苦,是担心娘亲若是再违背了神规,被人一本参到了神帝那里。 不过娘亲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些。 自家娘亲什么时候,才能懂事一些。 二皇子很是忧心地捏了捏眉心,一副未老先衰的样子。 在冥界,二皇子主要负责看管生死纲。 云笙见了这对母子俩的相处模式,不禁好笑。 “好小子,整天父皇长父皇短的,也不想想,是谁拼着性命生下了你的,还有谁当初在你我母子俩难产时救了我们的性命。是你义母云笙,现在你的干姐姐凌月有难,难道你就不担心?” 啵啵可不管那么多,唾沫口水横飞,骂得二皇子满脸口水,一个头两个大,偏连口水都不敢擦一下。 啵啵当初怀孕时,本以为是一个孩子,哪知道却是双胞胎而且还卡在了啵啵的盆腔里,死或生不下来,啵啵哭得死去活来,也亏了云笙亲自动手替她剖腹生产,啵啵母子三人才平安无事。 也是为了这事,吓得冥神冥日这些年,一直不敢让啵啵再怀孕。 “啵啵,你不要动怒。”云笙冲着二皇子笑了笑。 二皇子却是很淡定地端了杯水,递给了自家娘亲,他也知道自家娘亲必定是骂得口干舌燥。 那模样,说有多乖,就有多乖。 看得云笙羡慕不已,自家的两个儿子和知书达理的冥二皇子一比,简直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二皇子,这件事不怪你娘亲,都怪义母不好。” 云笙将叶凌月的事,大致说了下。 关于义母云笙有个女儿的事,二皇子也是知道的。 他出生没多久,夜凌月已经陨落,但也在娘亲和父皇的口中得知这位姐姐的一些事。 就连鲜少夸奖人的父皇,都曾赞赏过,说他这位姐姐,乃是天资卓绝之辈,若是她没有陨落,她的成就绝不会下于他的义母。 二皇子虽是个文人,可性情中,有一些通性还是像父王冥日的,很是护短。 他得知事情的前因后果后,心中很快就有了决定,帮助干姐姐找到自己恋人的魂魄。 “蛋蛋,你总算是开窍了,娘亲果然没白疼你。”啵啵一听,眉开眼笑,开心之余抱住自家儿子,啃上几口。 二皇子自小跟着冥神,对于生死纲的运用,也比啵啵熟悉很多。 一番查看后,二皇子俊秀的眉毛扬了扬,面上也流露出了怪异之色来。 “义母,你确定干姐姐的恋人叫做凤莘?可我也已经看过了,地书卷上,确确实实没有他的名字。” “确确实实,不过,夜狐狸也说过,那凤莘还有一个身份,叫做巫重,也许你可以从他身上着手查查。” 云笙也是在返回神界后,才从夜狐狸口中,得知凤莘另外一重身份的。 她刚得知时,还咋舌不已,那么个温润如玉的少年,竟是杀伐决断的一代鬼帝。 不过无论是鬼帝也好,凤府家主也罢,只要是自家女儿喜欢的,在云笙眼里,都是一样一样的。 “也没有这个人的名字。”二皇子合上了生死纲,陷入了沉思。 “小晚晚,这是不是意味着,月儿的夫婿未死?”啵啵兴奋了起来,地书卷上没有月儿恋人的名字,那是不是就意味着,凤莘根本没有死。 “不,人书卷上记载他死了,他必定是死了。但,地书卷上没有出现他的名字,证明他并没有真正死去。这种情况,极其罕见。它发生的可能原因,只有两个。一个就是他魂飞魄散了,还有一个,就是他超脱了生死轮回,至今还都留在人界。” 二皇子的话,听得啵啵一脸的莫名其妙,而云笙的面色凝重了起来。 这第一种,并不难理解,但第二种,又是怎么回事? 凤莘的魂魄,如今究竟在什么地方? 无论是哪一种,云笙眼下只希望,女儿凌月能够早日走出凤莘之死带来的伤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