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7章 二合一的结果竟是? - 神医弃女

第937章 二合一的结果竟是?

扑通扑通—— 那是人才有的心跳声。 虽然声音不强,可却犹如一记强心针,让早前身心俱损的叶凌月,神识一恍。 她小心翼翼地看着乾鼎,想要看到那一个熟悉的人。 五彩的光团,很是耀眼,她不得不眯起了眼来,努力辨认。 可是让她失望的是,她没能看到那个无数次挡在了她身前的高大人影。 反之,乾鼎里的光团,显露出了一个小小的轮廓。 叶凌月正在困惑时,乾鼎“噗”的一声,吐出了那个光团,不偏不倚,落到了叶凌月的怀里。 叶凌月只觉得手臂上,有股柔软光滑的触觉,刚要低头看时,一阵嘹亮的婴孩的啼哭声,刺破了叶凌月的耳膜。 叶凌月顿时傻了眼,怀里,那五彩的光团终于渐渐散去。 露出了里面包裹着的小东西的庐山真面目来。 叶凌月的脚下,也在同一时刻,发生了异动。 原本很是贫瘠的土地,在那一刻,钻出了无数绿色的夕颜花藤条来。 大量色泽艳丽的夕颜花,在小东西出生的那一刻,同时绽放开。 刹那间,整个矿洞里,不仅是五光十色,同时还开满了妖娆的夕颜花。 这些夕颜花,就像是最忠诚的护卫,簇拥在叶凌月和那小东西的身旁。 叶凌月没来及去理会夕颜花齐放的神奇景象,她此刻,已经被她怀里的小东西给雷了个外焦里嫩了。 竟是一个婴孩! 那是个漂亮的近乎妖孽的男婴,胖嘟嘟的脸,跟个糯米团子似的,摸起来,软乎乎的。 惹火的凤眸,瞳是淡淡的鎏金色,黑亮的毛发,淡樱色的薄唇。 小家伙虽刚炼化出来没多久,却比一般的婴孩大胆的多,他象征性地哭了几声后,就用漂亮的眼睛,盯着抱着自己的这个小女人。 也不知是不是幻觉,叶凌月还发现,小家伙的嘴角,还带着一抹熟悉的笑容。 叶凌月也盯着小家伙。 她脸上的笑,一点点凝固,到了最后,所有的情绪都变成了一句。 “鼎灵!你给我解释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说好的炼化肉身呢! 炼出来的不是凤莘也不是巫重,而是一个严重缩水的粉团子! 虽然,叶凌月不得不承认,这小家伙长得很讨厌。 这要她怎么办!! 难不成,一下子从未婚妻成了奶妈子,玩养成不成,不带这么坑爹的。 她到底是养了个什么鼎灵哦。 叶凌月的尖叫声,吓得鼎灵嗖的一声,钻回来叶凌月的右手掌内。 嘤嘤,它其实早就想和主人说了,它虽然能炼制肉身,可终究还是个鼎灵,加之灵石不足,能炼制出一个迷你版的凤莘巫重的混合体,已经是超水准发挥了。 当然,这些话,和一个已经丧失理智,抱着婴孩满地暴走的女人而言,显然是说不通的。 鼎灵决定了,它要先沉睡一阵子,一来为了躲避灾难,二来,它这次炼制肉身,也的确消耗了大量灵力,在没有灵石补充的情况下,它需要沉睡好一阵子,进行自我修复。 鼎灵一声不吭,就昏睡过去了。 叶凌月气归气,可最终还是无奈的走出了矿洞。 矿洞外,早就听到了叶凌月愤怒的“河东狮吼”的小吱哟和小乌丫已经是急不可耐地等在那里了。 还有一些热心过了头的三足鸟人们,也围在那里。 看到了叶凌月抱着一个小婴孩出来时,知情的小吱哟和小乌丫先是一愣,再仔细看看叶凌月怀里的小家伙,两小家伙再看看阴沉着脸的叶凌月,很默契地保持沉默。 只是那些三足鸟人就不同了。 它们看到了叶凌月再看看她怀里漂亮的过头的小男孩,心里嘀咕着,敢情女王大人在矿洞里呆了七天,是生孩子去了。 只是女王大人生孩子之前,肚子咋都不见大嘞,不过那小婴孩长得那么漂亮,和女王大人一样漂亮,一定是女王大人的孩子。 思想简单的三足鸟人们,齐呼道。 “恭喜女王大人,喜得贵子。” 叶凌月脸一拉,刚想解释,怀里的小婴孩忽然“咯咯”笑了起来,露出了几颗没长全的小牙齿,挥舞着肉肉的小手,蹭着叶凌月。 叶凌月心头一软,叹了一声,也懒得多做解释,就抱着小婴孩离开了鸿蒙天。 叶府内,青枫公主夫妇也焦急等待了七天,尤其是青枫公主,她自从得知了凤莘有机会复活后,就茶饭不思,坐立难安,连带着凤澜也跟着瞎折腾。 “青枫,你先吃点东西,你早前刚剜了一块肉,身子还虚。”凤澜劝着青枫公主。 凤澜虽然自己也取了一块骨头给叶凌月,可他对于凤莘复活的事,还是有些困惑的。 毕竟在青洲大陆上,还从未听说过,有魂魄和肉身都被毁的人,重新复活的先例。 可他也不愿意把自己的顾虑说出来,毕竟,妻子如今所有的寄托就在凤莘复活这件事上。 “不,我有种预感,我们的孩子,他真的会活过来。我感觉得到,那孩子,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我能感觉到,他会活过来的。”青枫公主推开了凤澜送来的丹药,脸上洋溢着母性的光芒。 就在凤澜准备再劝说时,门“吱啊”一声被推开了。 青枫公主腾地一声站了起来,凤澜也跟着看了过去。 叶凌月走了进来,可她的身后,并无其他人,相反的是,叶凌月的手上,抱着个婴孩。 这是? 青枫公主和凤澜都诧异着。 “青枫公主,很抱歉。” 叶凌月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解释。 青枫公主的面色暗淡了下来,凤澜揽住了她的肩膀,低声劝慰着。 可这时,青枫公主留意到了叶凌月怀里的婴孩。 “我没能还你一个完好无缺的儿子,那位世外高人,只炼化出了……他来。”叶凌月将婴孩递上前去。 婴孩这会儿,正用小胖手抓着叶凌月的手指玩,忽见了一对陌生人,大眼睛眨巴了下,抓住了叶凌月的手不放。 “这个孩子是?莘……他怎么和莘儿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凤澜你快看,这个孩子。” ~嗷嗷,看到一地子的玻璃心,邪恶的笑,月票推荐票请你们都到大芙子的碗里来吧,谢谢大家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