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8章 遇到故人 - 神医弃女

第948章 遇到故人

一个,两个,三个…… 瀑布下,引路的小老头看着跟滚雪球似的,一个接着一个出现的候选弟子们,神情变化,极富有戏剧性。 就连自己的钓鱼竿被小帝莘给折断了都没发现。 一共是一百零三人,全都下来了。 叶凌月点了点人数后,面露喜色。 “老人家,我们的人都到齐了,麻烦你带我们去参加最终选拔。” “哦,都齐了,数量可真不少。” 小老头回过了神,心中嘀咕着,这一次,可算是孤月海二次选拔史上,通过人数最多的一次了吧。 老祖宗留下来的那一道银河涧天险,头一次失灵了。 小老头也打听清楚了,用铁链过银河涧的主意,就是眼前这个小丫头出的。 如果没有那一条救命的铁链,只怕这一百多人,能活下来的也没几个。 这小丫头,倒是有些意思。 小老头暗想着,偷眼看了看叶凌月。 只见她并无异色,正抱着小帝莘,拉下脸来,似乎是在教训他不能随意“破坏”他人的财物。 那根可怜的钓鱼竿,已经尸首分家了。 叶凌月不得不向老先生赔礼道歉,承诺会赔一把钓鱼竿给小老头。 小老头到也没把叶凌月的话,放在心上。 他那把钓鱼竿,可不是普通的钓鱼竿,也不是说赔就能赔的。 早前无法无天的小家伙,被叶凌月一训,也不怕,他眨巴着大眼睛,在叶凌月的脸颊上,又吧唧着啃了一口,笑的可得意了。 “咳咳,众人听着,我是负责管理海星岛杂务的钓鱼叟,你们可以叫我鱼老。既然人都到齐了,我们就一起去终选赛的所在地。” 钓鱼叟说着,带着一众候选弟子们,朝着岛上走去。 事后,众人才知道,他们穿过的那一道瀑布,叫做银河瀑。 他们如今所处的位置,则是在海星岛,孤。月。海最外围的海星岛之上。 钓鱼叟并没有将叶凌月等人,直接带去最终选拔,而是先到了海星岛最外围的沙滩上。 沙滩上,搭建着大量简陋的临时帐篷,这些帐篷,就是提供给这些选手们居住的。 由于叶凌月这一队的人数特别多,临时帐篷一时竟不够用了。 众人搭建好临时帐篷后,才得知选拔还剩最后的三四天,等到最后的几艘船的候选弟子们,也完成了二次选拔后,所有人才一起进行最终选拔。 由于帐篷数量有限,叶凌月和小帝莘、以及另外一名少女住在一个临时帐篷里。 为了感谢叶凌月早前的帮助,众人都纷纷簇拥过去,向叶凌月道谢。 就在距离叶凌月不远处的一顶临时帐篷里,此时,正有一名黄衣少女,正看向叶凌月等人。 黄衣少女年纪不大,看上去也就十三岁左右。 但她身姿窈窕,和其他年幼的,身形如黄豆芽的少女们一比,她自有一股说不出的风流姿态。 此时,少女正盯着叶凌月出身。 难怪她身旁的数名少年,都如痴如醉地望着她,衬托地少女好比天山高不可攀的明月似的。 怎么会那么像?是她?她怎么会在这里?! 黄衣少女眸光闪烁,她和身旁的一名少年耳语了几句,后者立刻起身,朝着叶凌月等人所在的队伍走去,打听了几句后,又走了回来。 “那女的叫做叶凌月,是大夏人士,也是来参加孤月海的弟子选拔的。听说她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了个弟弟。绯月,你问这个做什么?” 那名打听到消息的少年奇怪着。 “没什么,只是觉得她长的有点像是我的一个故人。” 黄衣少女确认了叶凌月的身份后,眼中毒光一闪,可面上依旧是带着动人的笑容。 那少年看得心中一荡,涎着脸,讨好道。 “故人?绯月,那你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若是以后大家都成了同门,彼此也可以多个照应。” “照应?呵~我和她的渊源的确很深,若是真的能成了同门,自然会好好关照她。不过前提是,她能够顺利入选。” 黄衣少女说罢,手不觉摸过了腰间的一样东西。 那是半根笛子,不知什么缘故,已经被折断了。 仔细一看,那笛子正是沧海三生笛。 眼前的这名少女却是服用了玉蟾丹后,改形易貌的洪明月。 洪明月自从逃离了四方城后,就一直被洛三生在内的九派中人追杀,她虽有些手段,可终究比不得洛三生的人脉。 好几次,都被洛三生的人,逼得走投无路。 也是天无绝人之路,恰是这时候,洪明月得知,孤月海要选拔新弟子。 作为青洲大陆上,最强的宗门,若是能够进入孤月海,再增加修为,到时候又何必再担心三生谷。 说起来,洪明月也是好运,她服用的玉蟾丹,除了能改容易貌外,还有驻颜的作用。 她服用玉蟾丹时,刚好只有十三岁零九个月,刚好还符合孤月海的选拔要求。 她凭着自己的才智,又改了名字叫绯月,洗白了自己的身份,也顺利进入了孤月海。 只是她没想到,叶凌月也会想要加入孤月海。 当真是冤家路窄。 洪明月得知叶凌月的身份后,第一反应,就是揭穿她的年龄,可随即又想,叶凌月如今的容貌和个头,看上去,当真是小了很多。 既然她能通过那位白发长老的火眼金睛,必定也是用了什么手段的。 自己若是贸然揭穿,没准偷鸡不成蚀把米,反倒会被狡猾的叶凌月,看穿了身份。 所以洪明月很快就拿定了主意,暂时不对付叶凌月。 但是,让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仇人,在自己的面前谈笑自如,洪明月又是做不到的。 就是这时,洪明月忽然留意到,叶凌月怀里,还抱着个小婴孩。 那小婴孩看上去只有几个月大。 叶凌月哪来的小孩?难道说,那是她那个贱人娘亲和聂风行的孩子? 洪明月阴晴不定着,看着小帝莘在叶凌月的怀里,发出了咯咯的笑容来。 看着孩童那天真无邪的脸,洪明月的脸色,越来越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