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7章 一统地煞狱 - 神医弃女

第977章 一统地煞狱

这一位,让人闻风丧胆的地煞大君主却是个魁梧异常的牛头蛇身的怪物。 他身高九尺,肌肉强劲有力,下半身是让人头皮发麻的水桶粗的一截蟒身,双手中持着两把蹭亮的戒刀,身上散发出来一股可怕的妖力。 此人就是当年祸害了蝶魅一辈子的第七十二层地煞狱的大君主卦牛。 叶凌月曾答应过蝶魅,会为她报仇,今日就是她履行诺言之时! 卦牛此刻,也在打量着叶凌月。 尽管这阵子早就听说了叶凌月的威名,可见到了本人时,卦牛还是不勉有些意外。 他万万没想到,将地煞狱闹得几乎翻了天的,竟是个微不足道的人族。 卦牛轻蔑的嗤笑了一声。 “蝶魅,你居然投靠了一个蝼蚁般的人族,念在你我以前有些情分的份上。只要你亲手砍下她的脑袋,我可以既往不咎。” 卦牛的言辞之间,全然都是轻蔑。 他压根不信,叶凌月可以打败他。 先不说他手下控制的地煞君王的数量更多,光是从修为上看,叶凌月不过是个天地劫二重。 这样的修为,根本不会对地煞大君主形成任何威胁。 “呵~卦牛是吧,这句话该由我来说才对。” 叶凌月笑了出来。 卦牛一听,鼻子里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无知的人族,你胆敢再说一遍。” “再说十遍都可以,给我杀!” 叶凌月话音方落,忽听到了嗤嗤数声。 就如万箭齐发般,只是发出来,并非是真正的飞箭。 在地煞军中,忽有多股血腥的血雾腾起,卦牛手下,多名地煞君王同时手起刀落,将自己身旁的多名地煞君王斩杀。 那些地煞君主还未及反抗,就已经身首异处。 几乎是同一时刻,原本站在了卦牛方向的半数以上的地煞兵也同时倒戈相向,包围了卦牛和樱长老。 “怎么?” 卦牛和樱长老顿时呆若木鸡。 “诈降?叶凌月,你好卑鄙!” 樱长老还没算蠢到家,她立时反应了过来。 难怪他们早前击溃其他地煞君王时会如此轻松,原来他们分明就是有心投降,趁机混入了卦牛的队伍中,在两军对持之际,做出致命一击。 让樱长老最气愤的是,自己竟不知不觉充当了叶凌月的棋子。 “樱长老,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也不需要再装了。”叶凌面对樱长老的怒火,却是故作轻松地笑了笑。 樱长老神情骤变,她恨不得把叶凌月给活生生咬碎了。 “大君主,事实并非那样,属下没有背叛你。” 可卦牛天性好疑,此时此刻,又怎么会听樱长老的辩解。 “你个该死叛徒,本座先杀了你,再杀了那两个贱人。” 卦牛说罢,手中的戒刀上,翻涌起了如同墨汁般的可怕煞气,盛怒之下,他一刀斩出。 刀气如浪潮般,瞬间将樱长老那脆弱不堪的元神震碎。 “叶凌月……你会有报应的!” 樱长老赤目欲裂,刹那间魂飞魄散。 可就在卦牛的刀撕裂樱长老的元神时,樱长老的元神里,忽然传出了一阵轰隆巨响。 犹如龙腾虎啸,有什么东西,从樱长老的元神里,破魂而出。 轰隆隆——却是青雷道门的青雷。 叶凌月竟不知何时,在樱长老的元神力,藏下了数枚青雷。 这青雷乃是青雷道门的镇门之宝,原本就是用来镇压祛除奸邪之用,威力惊人。 叶凌月得到了青雷后,又重新改良过,近距离炸开,顿时将卦牛庞大的妖身都囊括了进去。 昏沉的天空中,一下子被照亮了。 冷不提防的卦牛大君主被青雷可怕的爆炸力,卷入其中。 那些还来不及撤退的敌方地煞军,在这一场可怕的青雷爆炸中,化为了烟尘。 天空一阵轰鸣,早已撤到了一旁的叶凌月、樱长老乃至地煞军们,无不为这幕所震撼。 蝶魅的面色,从阴晴不定,转为了欣喜若狂。 “成功了!主人,我们终于杀了地煞大君主。” “不,还没有。” 可叶凌月的面色却依旧阴沉,因为她可以感觉到,卦牛的气息还未完全消失。 “混账!狡猾的人族,我要杀光你们!” 一阵可怕的咆哮声,天地都为之战栗。 从刺目的爆炸光团中,冲出了一个狼狈的身影。 地煞大君主卦牛的两把戒刀已经不翼而飞,他坚韧的皮肤也早已千疮百孔,裂开了龟纹般的纹路。 早前砍杀樱长老的那一条手臂,早已炸了个稀巴烂。 可凭借着惊人的意志力,他依旧活了下来。 卦牛的眼,通红一片。 它已经记不清,有多少年没有这么狼狈了。 就算是在来到地煞狱之前,它在妖界,对上了那些不可一世的天妖时,也从未像今日这般难堪过。 与卦牛形成了鲜明对比的是,站在了另一侧的叶凌月,衣衫整齐,谈笑自如,看那样子,哪里像是来作战的,倒像是来看戏的。 卦牛盛怒之下,眼中猩光一闪而过。 他朝天大啸一声。 那呼啸声犹如魔音穿脑,叶凌月的身后,蝶魅以及一干地煞君王神情微变。 蝶魅的眼中,闪过了一抹猩红色光,像是失去了控制般,她忽的一掌袭向了叶凌月。 “混元老祖!” 混元老祖身形一闪,挡在了叶凌月的身前。 小吱哟小乌丫等人,也是毫不示弱,一扑而上。 可奈何蝶魅和其他地煞君王一拥而上,数量众多,他们根本不分敌我,疯狂地攻向了混元老祖等人,刹那间,杀声震天。 这是什么武学? 怎么一下子就让蝶魅等人迷失了本性? 再这样下去,混元老祖他们也支持不了多久。 叶凌月意识到不妙,想不到那卦牛还有“蛊惑人心”的本事。 “主人,那是卦牛的天赋妖法,叫做暗黑咆哮。我可以帮你打破他的这种天赋妖法。” 就在叶凌月迟疑之际,鼎灵忽然出声。 “你真有法子?” 叶凌月一听,冷静了几分。 “主人尽管放心,看我的!” 鼎灵说着,叶凌月就听见耳边风声霍霍,却是卦牛已经杀到了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