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营地危机 - 神医弃女

第99章 营地危机

被灌了几颗丹药后,安敏霞才醒了过来,早前还跟花孔雀似的安敏霞,这下子可狼狈了,头上是泥,衣服上是泥,连嘴巴里也都是泥。 就在安敏霞缓过一口气来时。 就听到叶凌月肩膀上,那只可恶的小兽用两只肥爪子,捧住了圆滚滚的肚子,笑得前俯后仰。 小吱哟可是个极记仇的,昨天安敏霞侮辱它的事,它还记得一清二楚呢。 今个,它就直接给笑回了本。 “你这小畜生!”安敏霞原本就一肚子的火,再看到小吱哟的嘲笑,顿时火冒三丈,反正现在凤王不在,她就不信,还有人能护得住这小畜生。 冥顽不灵! 叶凌月冷哼了一声,衣袖一拂,一根龙涎针神不知鬼不觉地射向了安敏霞的膝盖。 安敏霞从沼泽里爬出来,本就惊魂不定,这会儿被针射中,膝盖上的穴道一麻,就要跪地。 小吱哟那叫一个眼明手快,飞身一脚,正中安敏霞的脸,后者一咕噜,又滚入了沼泽里。 那八大先天高手中,扑出了两人,就要去抓小吱哟。 哪知道小吱哟原不是啥省油的灯,但见它身手敏捷,左躲右闪,愣是让他们连一根汗毛都捞不到。 好不容易,安敏霞又被捞了上来。 “叶凌月,你个贱人,是不是你在本县主身上,动了什么手脚!”安敏霞被沼泽的臭气一熏,再看叶凌月和蓝彩儿整个没事人似的站在一旁,清醒了几分,她意识到,那些毒峰很不寻常。 还有那头小兽,怎么会那么机灵,分明就是叶凌月早就调教后,命令它做的。 “安县主,看你这话说的,我好心救你,你居然还说我害你。你看看,现在可还有毒蜂?”叶凌月无辜道。 安敏霞看看四周,果然再也看不到什么毒蜂了。 原来是她身上的药水被沼泽的臭气的遮挡了去,自然毒蜂就不会再追着她了。 安敏霞心知其中有些什么东西不对,可一时之间,又找不出什么纰漏来。 一旁的蓝彩儿听得暗中直比大拇指。 凌月这丫头,实在是太阴险了,居然只用了几滴驱兽水,就把醉仙居的份额白白拿了过来。 “凌月、蓝小姐,你们没事吧?”一夜都没有等到两女回来,凤莘天刚蒙蒙亮,就赶了过来。“这不是安县主嘛?你的脸怎么了?” 看到凤莘走了过来,安敏霞大哭了起来,拔腿就跑,丢下了八名侍卫,大眼瞪小眼。 “扑通”一声,只见站在叶凌月肩膀上的小吱哟,看到安敏霞悲痛欲绝的样子,忍不住笑得小腿儿抽筋,很没形象地掉到了地上,摔了个四脚朝天。 看得叶凌月又是好笑又是好气,一旁的凤莘却是凝视着叶凌月,眼底满满的都是无奈。 到了第二天夜晚,叶凌月和蓝彩儿按照原计划,正准备离开营地。 “今晚的沼泽会起雾雾,不如等到雾散了再出发?”凤莘抬起了头来,忧心忡忡地看向了沼泽深处。 这时候,沼泽里,还没有雾,也不知凤莘为何会突然这么说。 “不碍事,我可以用精神力探路。若是真有雾,我们一定会回来的。”叶凌月瞅了瞅凤王,见他面色不大好看,只当他受了寒气,就特意添了些柴火后,这才离开了营地。 就在叶凌月等人离开后不久,沼泽里,果然兴起了一片薄雾,雾气潮湿,打湿了柴火,火渐渐地熄灭了。 营地里,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忽然,大黄朝着某处,吠了一声。 原来,突如其来的这一阵浓雾,将叶凌月早前洒在营地四周的驱兽粉打湿了,药粉的气味渐渐消失了。 周围,听到一阵脚步声,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往这边用来。 大黄的眼神凝重了起来,它飞步一蹴,落到了凤莘的身边,警惕着。 雾气中,多了几双绿幽幽的眼,几匹留着口涎的沼泽饿狼,闻到了人肉的气味,围了过来。 沼泽饿狼,是生活在云梦沼里的二阶灵兽,它们的个头只有野狗大小,可是一身的毛发和爪牙,坚韧十足。 这场雾气的缘故,沼泽里的兽类都很难找到食物,这几匹狼刚好路过附近。 它们已经具备了最低等的灵识,幽绿色的瞳中,倒映出了大黄和凤莘的影子。 乍看到高大威猛的大黄时,那四匹恶狼还有几分畏惧。 它们不敢贸然上前。 “大黄……若是守不住,就去找凌月。”凤莘低声叫了一声大黄。 大黄回过头望了眼凤莘,从他的眼底,看到了一抹关切之色。 大黄似是被触动了,除了主人以外,那些人类都是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看它们兽类的,这个人类,有些不同,他的眼底,是真真切切的关心。 大黄转过头来,低低唤了一声,摇了摇尾巴。 它没有退开,主人和小吱哟在离开前,都叮嘱过,要照顾好身后这个男人,它不会逃跑的。 听到了大黄的叫声和尾巴时,四匹狼都一个激灵。 一头杂种狗? 意识到大黄不是狼时,四匹饿狼的眸里,满是不屑。 狼和狗可是有天壤之别的。 嗷—— 其中一头块头看上去大一些的饿狼,发出了一声冲锋的号令,它的身侧,一头恶狼率先冲了上去。 大黄的下肢陡然发力,以雷霆之势一口咬住了第一头饿狼咽喉上的血管。 前肢用力一撕,连一般铁剑都难以穿透的皮毛,如破布一样被撕裂了。 大黄下颚一甩,干脆利落的将那头沼泽饿狼甩到了一旁。 它的嘴上,还有四肢上,都滴答着血。 三匹恶狼打了个寒颤,眼前那头杂种狗,太凶残了。 这些低等的畜生,哪里知道,大黄在当野狗时,就训练出了一身过硬的搏斗技能,加上鸿蒙天的元力的熏陶,身体早已改造的比狼族还要强悍。 三匹恶狼的咽喉里,发出了咕哝的响声,它们明白,单打独斗,它们是干不过大黄的。 倏倏倏 三头饿狼窜了过来 它们呈四面八方的角度,往营地包抄过来。 形势一下子变得紧张了起来。